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醫人類學家:屍骨代言人

2016/4/23 — 23:40

shankar s. / flickr

shankar s. / flickr

In memory of
Dr. Bruce A. Hyma,
Chief Medical Examiner of the Miami-Dade Medical Examiner's Office
 [1]

如果你有追看美劇,或身邊又追看美劇的朋友,過去 10 年之內一定有聽過他們提起 Bones ,或:欲骨查。你們都會對裏面 Dr Temperance Brennan ,這位數一數二的法醫人類學家這專業感到非常有趣。但到底什麼是法醫人類學 (Forensic Anthropology) ?

法醫人類學為一項應用人類學。在法醫人類學中,法醫人類學家會主要應用到體質人類學、考古學、文化人類學到法律層面上。他們會為找到的人體殘骸提供有關確認死者身份的任何資料,包括:性別、年齡、種族 (ancestry) *、身高、過去的一些醫療背景等。而這些人體殘骸必須只能有50年歷史,否則只能算是考古發現。法醫人類學家跟一般法醫 (Forensic Pathologist/ Coroner/Medical Examiner) 不同,法醫人類學家主要負責處理已經腐爛得非常厲害的的人體殘骸 (Advanced decomposition) 。這情況下的人體殘骸通常會帶著腐爛的惡臭,由於腐爛,身體已經發漲或甚至軟組織 (soft tissue) 已經差不多完全腐爛,只剩下骨骸,幾乎已經不能清楚看到死者生前的樣貌。法醫人類學家用來分辨死者的方法都是按著體質及文化人類學對人類在不同群體、社會文化等條件影響下的適應條件作為指引。

廣告

*這類的種族英文為 Ancestry 而不是 Race 。後者是帶有種族主義的意思,帶有歷史包袱的意味,是個社會賦予人的一個概念。而前者則因為生活條件而形成不同團體,體質結構也隨著環境因素作出調整。

法醫人類學家其中一項比較特別的工作是要將帶有軟組織的人體屍骸「清理」——去除餘下的軟組織,直到只剩下骨頭,而我們稱之為 Maceration 。這個過程跟一般我們在烹調認知的「起骨」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我們要的是骨,而不是肉。整個過程用到的工具為手術刀片、鉗、剪刀為多(所要的專注力就像:你要把一堆雜豆細分回不同種類!)。除了「起骨」外,還要「洗骨」——道理就像煲豬骨湯,豬骨要先拖水一樣,只是水入面會加漂水、清潔劑!在外國,通常存在停屍間很久都無人認領的屍體而便會要這樣處理。「洗骨」後,便會好好記錄骨的狀況,將所有骨連同記錄放到一個紙箱,存放在一個名為 "Bone Room" 的地方。(由於這些骨骸通常已經本身腐化得比較厲害,氣味亦比較強。在我處理過這些屍骸後,我明白為什麼廣東話會叫大體為「鹹魚」了)法醫人類學家的研究所,或是「遊樂場」就是存有一箱箱骨骸的 Bone Room 。

廣告

當然,以屍骸結伴的專業,特別是法醫考古學要把人體遺骸再次出土這個舉動,都會被外界質疑此舉是否有褻瀆,打擾先人長眠。而法醫人類學家把遺骸肢解,再作研究,為了滿足無聊好奇心,實在會令人不適。事實上,《國家地理雜誌》也提過:

專門研究分析人類遺體的「生物考古學家」,通常並不是大家印象中所認知的「冷血」科學家,他們並不會將這些骨骸當作像黏土碎片或石板之類的無生命人工物。

這些研究員非常了解,手上處理的曾經是個活生生的人。他們認為自己不但是個考古學者,更是死者的發言人,讓這些隱沒在青史中的人物生平重見天日。 [2] 

有部分葬儀文化是會有二次埋葬 (Second Burial) ,更有文化會每年把先人出土,為他們舉行慶典後再次埋葬。 此位各文化對死亡及葬儀的不同看法,但都有著同樣的意思:表示對先人的尊敬及敬重。

在 2014 年,筆者有幸到 Dr. Bruce Hyma 主理的邁阿密法醫部門作法醫人類學家實習。 Dr. Bruce Hyma 在接見我們這些實習生後,除了例行的介紹外,更有語重深長的跟我們說:「每一位進來的都是別人的家人及朋友,切記要對大體尊重。作為死者代言人的我們,因他們不能為自己明辨所發生過的事,我們要協助他們!不能忽略每項小證據,更不可讓任何一條生命不明不白的流走!」作為法醫學的一員,作為骨骸的發聲者,是有必要替沉默發聲。因為,至少我相信,每一位都是有尊嚴地來到這世界,亦應該有尊嚴地離開。

我要在一捧灰裡讓你看到恐懼。——《荒原》,T. S. 艾略特 [3]

我們不是懼怕死亡的本身,而是怕連死了都沒有人知道自己存在過,死了也沒有人發現。

注:

[1] Dr. Bruce A. Hyma 於本年四月十七日因癌症去世,特於美國時間四月二十三日的追悼會前撰文紀念,亦特別鳴謝編輯週末加班處理!

[2] 挖死人骨頭也要看時機(一)

[3] "I shall show you fear in a handful of dust." — The Waste Land, T.S. Elio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