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評《法證先鋒》第一部:虐兒案(第 3-4 集)

2016/4/26 — 18:40

Golan Levin / flickr

Golan Levin / flickr

劇情摘要(如沒興趣,可直接跳到後面讀觀後感)

因為高空擲物掟磚案,不幸掟到陳珊珊及幫忙托管的小販婆婆。雖然珊珊只是擦傷了少許,但在醫院的時候,醫生們發現珊珊背後有多處瘀傷,因此令警方懷疑有人虐待珊珊。

同一時間,警方就傷人案到陳珊珊家家訪及錄口供。發現陳廣及郭豔萍(陳珊珊的父母)都相繼因工作沒空照顧珊珊,而找上鄰居小販婆婆去托管。警方亦開始調查有人虐兒一事。當警向陳先生提及虐兒一事時,陳氏夫婦都咬定是外傭做的,而外傭已經被他們辭退了。

剛好突然發現珊珊受傷送醫的那天穿的外套上面有個用煙頭燙穿的洞,旁邊有些紅色墨水,而法證人員也記得當天珊珊母親有抽煙的習慣,並記得她當侍應的制服口袋中也有一支紅色原子筆。因此,母親郭艷萍成為虐待珊珊的疑犯。母親也沒有否認,不過, 雖然如此,法醫還沒找到虐打珊珊的用具。法證 Tim Sir 拜託化驗在珊珊外套上的紅色墨水,最後報告回來,發現上面的並不是紅色墨水,而是紅藥水!

廣告

在接珊珊離開醫院時,Tim Sir 發現珊珊爸爸陳廣聽到珊珊哭時表現得非常不耐煩。但是當看到外人 Tim Sir 時,就表現得溫柔備至。 Tim Sir 也發現陳廣手上受傷並塗過紅藥水。之後隨即向法庭申請搜查令,到他們家蒐證。正當陳廣被逼合作,要脫下身上的皮帶時,珊珊剛好從房間走出來,以為又是爸爸要用皮帶打她,隨即大哭。原來,陳廣以為珊珊不是他親生女兒所以才虐待她。法證在他身上脫下來的皮帶上找到珊珊的皮屑, DNA 吻合,同時也透過 DNA 確認了珊珊是陳廣的親生女。

鑑證/法醫人類學觀後感

出現了只兩秒陳珊珊小妹妹的 X 光片並不是人骨的 X 光片。人的大腿骨跟小腿骨末端就算在小時候都不會像劇集中般。劇中的 X 光片中的大腿骨末端 (Distal Femur) 及小腿骨 (Proximal Tibia) 都欠缺了小孩子因還沒進入青春期的骺板,或:生長板 (Epiphyseal Plate, or Growth Plate) 。它是再長骨 (Long Bone) 末端的透明軟骨盤 (Hyaline Cartilage) 。這骺板在青春期時會與長骨融合在一起。在生長停止後就會被骺線取代。成年人的長骨末端都幾乎看不到骺線。由於身體的骨頭有自己生長的次序及時間表,所以可以按照這個時間表來推敲死者死亡時的歲數。舉兩個簡單例子:

廣告
  1. 手腕 (Distal Radius and Distal Ulna) :約在 17 或 18 歲開始融合直到 21 歲。
  2. 鎖骨接近肩膀的那端 (Sternal Clavical) :為人體裡最後一塊融合的長骨,平均在 25 歲,或 23 到 28 歲區間融合。換句話說,當鎖骨融合完成,骨頭就不會再生長了,不會再長高,青春期也完結。

超能膠煙燻法 (Super Fuming) 在一般不能以粉末套取指紋的時候,就會以超能膠煙燻法套取。做法簡單:把需要套取指紋的物品安放再一個已加熱而不漏氣的密封容器中,同時放入超能膠,當中的氰基丙烯酸酯 (Cyanoacrylate) 會受熱風扇帶動在密封的器皿內循環散佈,指紋上殘留的氨基酸及葡萄糖會與這化學物有反應,呈現指紋。一般在處理後指紋都可為肉眼所見。如不能,可以以螢光處理,令指紋呈現。這方法在金屬等表面套取指紋非常有效,但此辦法有一壞處,就是不能把證物還原,及有時候會會破壞指紋的清晰度。至於在文件上從壓痕套取資料的方法,劇中有也用到 Super Fuming ,但這方法好像不適用於此..

一般虐兒案的處理都會比劇情中來的複雜,或傷痕並不止這麼表面。如手骨會不停出現同類骨折及癒合痕跡等。既然說陳珊珊是長期受虐待,這些傷痕都可能會有出現吧,而亦醫院理應幫忙檢驗。

劇情觀後感

雖然犯罪心理學不得不承認真的有用(美劇 NCIS 也是啊!),但我仍不禁要問:為何這麼多法醫都會兼職犯罪心理學家?

劇中有法證科人員因為案件牽動了個人情緒,而比平常更投入於案件中。這是人之常情,我深信每個法醫學者及法證科學家都會有能被牽動情緒的一刻。以我個人而言,我覺得最難過的是 5 個月以上打的胎兒到小孩子。我記得上次在解剖室看著她,差點忍不住要落淚,禁不住想像如果她前面美好的生活,現在卻死了。其實我有十萬個不願意我當天的導師把孩子解剖(他個人我後來問他也不太想!),但必須要搞清楚到底死因等情況。我覺得劇組帶出這個要「客觀持平,阻止不幸事」的目的非常好!

分級

有些情節我到現在還是有疑問,我還沒能搞清楚,及有些情節處理得不夠細緻,對這案件我只能給 B-了。

*這分級只代表筆者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