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中醫

2015/8/20 — 16:20

Spot Us / flickr

Spot Us / flickr

我相信中醫嗎?這個問題很難回答,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只好寫了這篇文章。

緣起是降的,我很喜愛的一個中國知識脫口秀《羅輯思維》,談到了中醫(關於《羅輯思維》,請參見〈也來談談「羅輯思維」〉)。羅胖曾多次點到為止地說他不信中醫,但這個話題如果翻開來細談,恐怕會得罪很多人。在這集〈你怎么还信中医〉中,羅胖直接挑戰中醫,不愧是「有種、有趣、有料」XD


我原本想看戲,以為一定能找到攻擊羅胖論點的根據,結果看完了,只能說算他狠,他根本不是真正在談中醫,因為他完全是外行,他談的是「科學方法」。作為一個科學工作者,我能不認同「科學方法」嗎? 

我對中醫也是外行,所以這篇文章,是在「羅輯思維」的臉書非官方討論區社團中,社友討論了起來了,隨之而來的感想。有這個社團讓大家做更多的思索真好!我想多了,就成了篇文章。不過真的只是淺談,而且還保證,你讀完了,也還是不知該不該信中醫XD

先談個人經驗,這部分大家參考就好,沒有要打廣告。我從小體弱多病,常常莫名其妙走路不穩、腳沒力就仆街了,手腳到處是傷痕,很少有沒有傷口的時候;而且還因為出生時短暫缺氧,小腦受了些損傷,手腳協調能力和平衡感很差,大部分運動都無法進行,在學校又長期被霸凌打成內傷。

到了初中,實在受不了全身的傷痛,加上太弱小一直被欺凌,就哀求爸媽帶我去看醫生。我們先去找西醫,什麼X光、心電圖、超聲波、驗血驗尿,當時能做的檢查大都做了,檢查結果全都「正常」,我就跟醫生說我「很弱」,還被醫師斥責說「有病就有病,沒病就沒病,什麼叫做『很弱』!?」就被轟走了XD

可是生活品質就是很差啊,我們只好去找中醫,一上門那位留學台灣的中醫就直接告訴我媽她懷孕時出的狀況,結果還全猜對。他下了很重很貴的藥,要天天吃上好幾個月,主成份是一堆大補的人蔘、田七等等等的。吃了幾個月,覺得漸漸有改善,可是有一天我突然胸悶,家人以為是吃中藥的問題,就找上那位中醫,他原本就因為講話太機車無禮弄得我們很不爽了,所以對他不完全信任。結果上門他才看了我一眼就說只是急性胃炎,不信去醫院檢查,結果去了醫院還真給他猜中。只是因為鬧得實在不太愉快,我只吃了幾個月,沒有完成他的療程就放棄了。

不過說也神奇,我的身體狀況,還真的改善很多,不再三不五時傷風感冒,體力也增強很多,過去很吃力的運動如騎單車和健行等,都可以做到了,也不再天天到處疼痛。這種大幅改善,幾乎不太可能是安慰劑效應。小時候,家人甚至懷疑我能否活過廿歲,可是我現在也快卌歲了,說得肉麻一定,我的命是中醫救的!

儘管如此,我還是對中醫半信半疑,身體出狀況,十之八九還是找西醫。過去有陣子一直鬧胃病,聽說中醫對慢性病比較有效,結果長期吃中藥也沒改善,後來還是放棄完全不吃中藥,看了西醫才治好的。不過,幾年前因為運動傷害,肩膀受傷多年不理,導致左手不舉,所以還是去看了中醫。去了幾次後,中醫有次在把脈時,就斷言我睡眠品質不好,也真確實如此。他先開了健保給付的藥,可是回診時他自己判斷效果不好,又被他猜中了。他就建議我吃自費的煎藥,我半信半疑,結果吃了兩個禮拜後,睡眠品質還真的有改善了,睡得比較沉穩,較少半夜起來睡不著。這又是另一次有效的見證吧。



中醫不只是中藥,還有針炙啊!我在美國看過一位中醫,她說我身體太燥熱,要用針炙調整。我夏天成天滿頭大汗,連冬天都常常穿短袖,吃點燥熱的食物,身體就容易出狀況,確實真如她所說。那是我的針炙初體驗,在針炙治療時,針一紮下去,我身上有些地方就感覺到有強烈的電流通過,像是有「氣」在裡頭跑。有時候是針紮到頭或腹,可是手腳氣感超強,很明顯感覺有像電一樣的東西在裡頭跑,強烈到不可能是心理作用。我不懂穴道和經脈,可是人生有很多事物,不管你原先選擇相信與否,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真的不可能選擇不相信。所以要我不相信中醫,真的很難!

況且這還不是唯一一次,我幾年前患上骨刺,壓迫神經而手麻,還有頸椎嚴重退化,有次在打坐時,突然覺得氣脈打通了,原本僵硬的肌肉居然都突然間鬆弛了,舒服得令人狂喜!原本復健科醫師判斷我至少要完全四五次療程才稍有改善,我只完成一次就大幅改善,他也覺得很驚訝。我知道,這種親身經歷,聽起來就像是怪力亂神。我是科學工作者,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絕對不會想說。而事實上,聽過我這段經歷的人,有超過一半是質疑、吐槽和嘲笑的,弄到我愈來愈不想談起。我不想當神棍,也當不了神棍啊XD

自己的親身經歷說得差不多了,來談談中醫科不科學吧。舖梗之前,先跳到結論,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我不知道」XD

為什麼這麼說,是因為我真的不懂中醫!我受的是西方的科學訓練,而中醫在哲學、觀念、方法上,和西方科學是全然不同的。在科學上,簡單來說,是「不可共量的」,因為兩者有完全不同的語言。繼續深入談下去,要談到一些科學哲學的概念,我盡量不用科學哲學的術語,對科學哲學有興趣且有耐性的朋友,請參見這幾篇文章〈科學不是什麼?-【哲思台灣】16. 跟科學家聊一聊科學哲學:究竟什麼是科學〉〈我們需要擔心科學霸權嗎?〉〈為什麼那兩個TEDx演講最好寫成科幻小說?〉〈為何倡導偽科學是犯賤?〉〈TED死都不該讓你看的兩個演講?〉。  

回到中醫。有些人斥責中醫不科學,因為一堆中醫術語,在科學上就不對,例如「氣」、「濕」、「虛」、「毒」等等,完全不像是有這麼回事。什麼是「氣」?空氣會在身上跑?毒是什麼化學物質啊?

等等,如果降說,反而是誤解了中醫。是西醫借用中醫的術語來翻譯西方的術語才對!當然西醫要引進中國,在翻譯時借用了中醫的名詞,所以一堆專有名詞,版權是在中醫,而非中醫亂用科學名詞,例如人家中醫講「腎虧」,概念上就不是西醫概念上的腎壞掉,導致有人駁斥中醫說性能力和腎臟無關,這根本就是張飛打岳飛啊!中醫的解釋不見得是對的,可是卻常常不是錯在西醫的理解方式上!

既然兩者沒有交集,那麼用西醫或科學的觀念去探討中醫,就一直會充分誤解中醫。可是我又沒學過中醫,所以我就無法判斷,中醫是一個和西醫不可共量的理論嗎?在一定範圍內是對的嗎?

可是,即使我無法去用中醫的理論來談,也非不能用科學來理解一些現象,因為只要現象存在,就有一天能夠用科學的方法來研究。

再來談個小故事。我不是說過從前吃中藥補身嗎?吃中藥時,中醫不是會告誡要戒吃一些東西嗎?我在大伯家和堂哥吃飯時,我就不吃中醫說不能吃的苦瓜。堂哥問我是不是怕苦,我說是中醫說不能吃。結果在台灣唸台大微免所的堂哥就暴走了,跳起來大罵說滾回去問中醫苦瓜裡有什麼成份會讓人不能吃!那時候我才初中,除了很害怕就只能默默不吃苦瓜XD

不過,現在我在學術界混了幾年了,可能說些話了。苦瓜有什麼成份?老實說,我們並不完全清楚XD 這不是說了等於沒說?好啦,是降的,過去我們知道食物不外就是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和脂肪?據說有科學家過去主張只要分別攝取這三種成份就能把人養大,結果實驗失敗了,後來知道原來還需要維生素、礦物質等微量元素。

後來,人們以為食物不過就是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和脂肪加維生素、礦物質而已。結果又發現,其實不然,許多植物含有的次級代謝物(secondary metabolites),如一些生物鹼、萜類化合物、多酚、聚酮等等,也會影響人的生理。次級代謝物是不直接涉及到生命正常生長、發育或繁殖的有機化合物,可是卻有長期的生理功能。

由此可見,現象的存在與否,不是它們是否是真的存在,還涉及科學知識和研究技術的進展。很多我們現在熟知的、有生理效用的次級代謝物,幾十年前科學上是「不存在」的,因為沒有被發現,因為沒有分離的技術,因為沒有研究的方法,所以才「不存在」。現在很多次級代謝物名聲可響亮的,如可能延年益壽的白藜蘆醇等等。  

除了發現新化合物,更重要的是,科學的進展,帶來了觀念和方法上的突破,過去科學家只能在實驗室裡控制大部分變數,只研究少數變量,簡單來說就是只能一次研究一種化合物和一個基因,可是現在早已興起一種「系統生物學」(systems biology),或者一堆「-omics」(XX體學或XX組學),像是基因體學(genomics)、轉錄體學(transcriptomics)、蛋白質體學(proteomics)、代謝體學(metabolomics)、反應體學(reactomics)等等。這些新學門就是要捨棄過去單打獨鬥的研究方法,以更全面性地、完整地、系統地全盤瞭解生物系統如何行使功能。

我們曉得,一個人有兩萬多個基因,很多時候至少有好幾千個基因在作用,才產生一個生物功能。科學在進步,過去只能研究單一基因或化合物,是受限於技術,而且也有其必要。但拜技術的進步,科學家現在可以用先進的儀器,如次世代DNA定序儀、質譜儀、晶片等等收集更全面的大數據,利用高速電腦做運算解析,讓我們對生命現象的理解突破了一個層次!小弟對這些領域略懂略懂,因為我的研究就直接涉及了基因體學和轉錄體學。 

像是前述的苦主…哦不…苦瓜,有許多次級代謝物,過去可能只能一一分離出來研究,可是現在可以用代謝體學的方法,來瞭解苦瓜有多少種未知的次級代謝物,有可能是哪種化合物,日後可以把它們的功能和生理效果一一檢定出來。所以說,我們現在跟苦瓜很熟嗎?其實還不,可是未來會變熟嗎?很有可能!苦瓜只是其中一例,許許多多中藥具有療效的,也是次級代謝物,現在已有不少實驗室開始對中藥進行大規模的系統生物學研究,未來肯定對正確瞭解中藥療效會有具體的幫助!

除了中藥,中醫不是很強調人體質的差異嗎?所以不僅要對症下藥,也要對人下不同的藥。西醫過去根本沒「體質」的概念吧?或者完全不強調。可是,族群基因體學的進展,讓我們開始在科學上理解到,不同「體質」是真實存在的!許多疾病,尤其是文明病,是多基因造成的,所以即使是相同的病徵,不同病人就有可能帶有些許差異。在藥理學上,也漸漸發現不同對偶基因,會影響藥物的藥效。因此,現在新興起一門「個人化醫療」(personalized medicine),簡單來說,就是為不同遺傳背景的病人,量身訂做醫療服務! 

舉個例,我有朋友有高血壓,剛去治療時,醫師會先開一種藥,回去吃一個月看看有沒有效,如果沒有效就換藥,一直換到有效為止。為何如此?因為同樣是本態性高血壓,不同病人的遺傳背景可能有所不同,或者吸收、運輸、代謝藥物的效力也不同,因此適合不同的藥。數量遺傳學的研究也發現,歐洲人和亞洲人的高血壓,有些基因是不太一樣的,因為不同遺傳因子造成相似疾病是很有可能的。這就算是「體質」的不同吧?雖然我不敢說一定就符合中醫上體質的概念。

對「體質」愈來愈有科學上的理解,未來只要有足夠的知識,或許做個檢驗就能對症又對人下藥,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想深入瞭解,請容小弟私心推介一本和好友合作出版的書《未來的基因體醫療:從基因標靶藥物,到實現個人化醫藥》(これからのゲノム医療を知る:遺伝子の基本から分子標的薬、オーダーメイド医療で)(請參見〈從基因標靶藥物,到實現個人化醫藥的未來基因體醫療〉)。

我相信,隨著科學的進步,過去以為不存在,或者不被重視的現象,可能會科學家發現,是不無可能的。我們現在的科學技術還不能研究「氣」,不代表它一定不存在,雖然某前校長的研究不見得靠譜。科學還是得講求可證偽性,要能夠讓同儕在別的實驗室再現才算數!所以羅胖談到的科學方法,確實是必要的!

在七八千年前,遠在牛頓力學興起前很久很久,埃及人就建起了金字塔。因此,建造埃及的金字塔和歐洲的大教堂和高棉的吳哥窟不需要「科學」,只需要經驗的累積!可是沒有現在科學、工程技術,是建造不出台北101的!以為中醫是國粹一定比西醫優勢,是不可取的心態!拜現代醫學和公衛所賜,我們現代的生活品質和壽命比只有中醫的時代還好很多很多。

對古人的實際醫療狀況想知道多一些,可參考譚健鍬醫師的兩本好書《病榻上的龍:現代醫學破解千年歷史疑案,從晉景公到清嘉慶25位帝王病歷首度揭密》《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那些帝王將相才子的苦痛》(請參見〈25條病榻上的龍,完全顛覆你的想像!〉〈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疾〉)。

現代醫學,雖然不完美,可是攻克的疾病愈來愈多!我們不該只因為還有疾病無法被完全治癒就對現代醫學失去信心!我有位好友,父親剛逝世。他父親晚年患上一種罕見的貧血,原本可以透過藥物來控制病情延長至少好幾年壽命。可是他卻鐵齒拒服西藥,自己去四處尋覓偏方,結果沒有任何偏方救到他的命!因為不聽信任醫師專業把命玩掉的,我敢保證絕對比被偏方救活的,還要多個千百倍! 

最後,作個總結。我還是不能保證中醫未來一定真能讓科學給破解,但是我仍有信心。如果說要下個定論,我會說,中醫可能真的還不夠科學,可是中醫還是有價值的!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