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水炮車胡椒水危險性

2019/9/17 — 0:01

雖然林鄭宣佈撤回反送中條例,但仍然無法平息民怨。多個月來香港人已見識過警方不同武力,近期升級使用水炮車。昨日 (15/9) 水炮車亦有出動,且無差別地用藍水攻擊在場記者,致部份記者眼睛與呼吸道立即不適,亦令皮膚有火燒感覺長達數小時。此些徵狀均相信與當中含胡椒噴劑成份有關,而本文將會試圖簡略講解水炮中的胡椒成份會否對中招記者與示威者有長遠危險。

大家對水炮車最大的憂慮是其水壓,南韓、德國也曾有死傷案例,水炮加入胡椒噴劑無疑更具殺傷力,然而,現時均無正式研究過水炮車加入胡椒成份的水炮殺傷力有多大,長遠對健康造成怎樣的影響。如果香港有這類研究雖會成為世界第一,但也非常悲哀。

胡椒水、胡椒噴劑最主要成份為辣椒油樹脂 (oleoresin capsicum) ,通常由辣椒屬植物提煉,又或人工合成製造,在國際間認定為一種非致命性武器。不過,各式胡椒武器的強度會因不同製造商提煉方法而有所不同,國際間亦無單一安全使用標準,而且製造商也不會在其產品標示由哪種植物提煉,又或使用了何種合成物質,所以真的自求多福。

廣告

胡椒武器跟催淚彈一樣會影響皮膚、呼吸道,使中招者立即需要閉眼、呼吸困難、咳咳與流鼻水,至於受影響時間視乎使用的武器濃度,概括而言完整破壞行動力效能為 20-90 分鐘,但昨日有記者向筆者表示即使多次清潔身體過後,有至少 5 小時皮膚仍感刺痛,需要服用醫生開出的止痛藥紓緩痛楚,到底警方使用的胡椒成份有多濃,為何要射向記者,是有需要向公眾交代。

2000 年歐洲議會科技評估組織 (EPTA) 已在人群管制科技報告中明言 [1] :「研究發現,在歐洲內證明某些人群控制技術部署有合理性所需的生物醫學研究不是缺乏、不足,就是不完整,而且這些科技在生產水平上,無足夠質量控制來確保無對健康有負面影響甚至避免出現致命性。」換言之,無論警方怎樣說胡椒武器是最低武力、非致命性,也一樣可殺人,就如 John Wick 用鉛筆都可以殺人,只看你怎樣用手上的工具。

廣告

過去的研究亦發現,包括胡椒噴劑、催淚彈的所謂非致命性武器,同樣可造成嚴重傷害甚至致命。 2017 年的一份審視報告 [2] 翻查 1990-2015 年的記錄,發現這些非致命性武器在全球 11 個國家造成 5,131 人傷亡,其中 58 人永久傷殘, 8.7% 為嚴重傷害。

如果你認為這包括了催淚彈的研究未能反映胡椒噴劑真實殺傷力,不如看一看其他研究。 1997 年澳洲國際安全專家 Michael Cohen 已指 [3] ,在警方訓練中已顯示,胡椒噴劑會對警察肺部、中呼吸道、保護性反射(如咳嗽)和皮膚有不良影響。如果當局濫用胡椒噴劑,也可能對受害者造成行為和心理健康影響,包括使其更有暴力傾向、患創傷後遺症,以及有更多自毀甚至自殺傾向。

哈佛學者 2004 年針對警方使用胡椒武器造成的死亡數量 [4] ,該研究指 63 宗案例中有 7 個死亡個案懷疑是與胡椒噴劑有關,這批人部份本身有長期疾病又或受藥物影響,再加上警方制服方式導致疑犯出現體位性窒息 (positional asphyxia) ,使胡椒噴劑催化了疑犯死亡。另外, 2000 年的研究也顯示 [5] 雖然胡椒噴劑不會造成長遠視力衰退,但會令角膜受損與眼睛敏感,團隊更強調這並非罕見事件。

2015 年刊於香港醫學雜誌的一份報告曾指 [6] ,現時並無任何辣椒油樹脂或辣椒素的針對性解毒劑,只能以徹底去除受污染範圍、症狀支援和及早發現出現系統性毒性為主的治療。不過,由於胡椒武器與催淚彈 CS 氣體成份一樣,會刺激 TRPV1 的離子通道(因而造成刺痛),有研究就曾指 TRPV1 阻斷劑可能是其中一個減輕或緩解不適反應的潛在藥物 [7] 。問題是,我們無法以臨床測試去了解何種方法是最有效治療出現併發症的傷者,因為有違道德,不符合國際準則,造成不必要的痛楚。

所以示威者與記者如果到示威現場應穿上長袖衣褲,避免大範圍皮膚接觸到水炮水;如不幸中招,應盡快脫去衣物,避免進一步污染周圍皮膚。胡椒武器中的辣椒油樹脂或辣椒素與 CS 氣體同樣不是水溶性,不可只靠清水清洗懷疑受污染範圍,應以生理鹽水或番梘水(或其他微鹼性溶液)慢慢沖洗 10-20 分鐘,受污染衣物則必須配合清潔劑清潔。

筆者自然不希望有任何人因為任何活動而受傷,但解鈴還需繫鈴人到底何時才能有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警暴問題呢?

報告:

  1. OMEGA Foundation. (June 2000). Crowd Control Technologies (An appraisal of technologies for political control). European Parliament Directorate General for Research Directorate A The STOA Programme. Retrieved from http://www.europarl.europa.eu/RegData/etudes/etudes/stoa/2000/168394/DG-4-STOA_ET(2000)168394_EN(PAR02).pdf
  2. Hear, R.J., Iacopino, V., Ranadive, N. & et al. (2017). Health impacts of chemical irritants used for crowd contro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injuries and deaths caused by tear gas and pepper spray. BMC Public Health. 2017; 17: 831. doi: 10.1186/s12889-017-4814-6
  3. Cohen, M.D. (1997). The Human Health Effects of Pepperspray -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d Commentary. Journal of Correctional Health Care Volume: 4 issue: 1, page(s): 73-88. doi: 10.1177/107834589700400106
  4. Petty, C.S. (2004). Deaths in Police Confrontations When Oleoresin Capsicum is Use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innovations.harvard.edu/sites/default/files/4705.pdf
  5. Brown, L., Takeuchi, D. & Challoner, K. (2000). Corneal abrasions associated with pepper spray exposur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Volume 18, Issue 3, May 2000, Pages 271-272. doi: 10.1016/S0735-6757(00)90120-7
  6. Yeung, M.F. & Tang, W.Y.M. (2015). Clinicopathological effects of pepper (oleoresin capsicum) spray. Hong Kong Med J 2015 Dec;21(6):542–52 | Epub 6 Nov 2015. DOI: 10.12809/hkmj154691
  7. Krishnatreyya, H., Hazarika, H., Saha, A. & Chattopadhyay, P. (2018). Capsaicin, the primary constituent of pepper sprays and its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on mammalian ocular tissues. Eur J Pharmacol. 2018 Jan 15;819:114-121. doi: 10.1016/j.ejphar.2017.11.042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