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知背後:煙草商、反氣候變化論者的陰謀

2016/1/22 — 18:57

Boby / flickr

Boby / flickr

當討論到不同重大議題時,例如氣候變化,或者煙草問題等,社會上總會出現截然不同的論調令普羅大眾不知誰是誰非。專欄作家 Georgina Kenyon 為此在 BBC 撰文揭開不同既得利益者如何操控大眾所接收的資訊,並質疑客觀可靠的科學證據的秘密。

在日常生活的重大議題中,我們不難會在媒體中接收到一個訊息:要聽正反意見,專家都有錯。

聽起來相當合理,但其實這種心理正正是一般既得利得者所樂見。 1979 年,煙草商的一份名為《吸煙與健康建議 (Smoking and Health Proposal) 》秘密備忘錄曝光,文件中披露了煙草商 Brown & Williamson 如何對抗「反吸煙運動」。這份文件引起了 Robert Proctor 的興趣,並嘗試找出煙草商的手段。 Robert 在調查間更創了新學科:比較無知學 (Agnotology),試圖找出透過甚麼手法傳達無知。

廣告

Proctor 的研究認為,煙草商為了令大眾會不知道煙草實際害處,就借助大眾普遍欠缺分辦資訊真確性的能力,斥資數十億去混淆視聽,終成功引起公眾開始毫無根據地質疑「吸煙致癌」的結論,甚或是將矛頭指向科學家,令問題本身可以矇混過關——錢,公司就賺盡; 受苦的就是大眾。

「凡事都有兩面性」的論調,甚至著力強調「專家分歧」導致人們對真相產生錯誤的認知,進而導致無知。

廣告

Proctor 認為即使到了現在,還有不少人會以為因為「兩邊」都有不同意見,所以我們對議題根本不能下定論。更有些人會將專家不同意見包裝為「專家尚有分歧」,總總因素更加令煙草商或者反氣候變化者可以從中製造混亂,推翻科學證據。其中一個經典例子就是煙草商會指當年大部份煙草實驗均在老鼠進行,未必適用於人類。但同時有不少吸煙者的身體已經承受了相當大的創傷。

除了 Proctor 提出的例子外,香港也逐漸出現一些反疫苗人士試圖將「正反意見」的概念帶到市場,令人誤以為科學界對於疫苗還未有足夠證據支持其安全性。

在資訊爆炸時代,我們接收到的資訊比起以前多上數倍,但不代表大眾已經有所準備去應付和判斷大量這類資訊。 Proctor 警告:「即使如今的知識已經『唾手可得』,但並不意味著人們真正掌握了知識。」

Proctor 認為主要有兩個條件,令無知可以乘虛而入誤導大眾。第一,大眾一般搞不清楚一些概念和事實;第二,有利益集團故意散播錯誤資訊,令缺泛科學常識的社會很容易就被操控,從而引起大眾和科學家間的爭論。

我擔心的不是我們將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而是我們太過輕率地獨立思考。

另一位研究「無知比較學」的康奈爾大學社會科學系教授 David Dunning 就指,比起以前,我們更易在互聯網中學習到新知識,但同時也更易成為傳播無知的受害者。現時最令人擔心的不是我們沒有獨立思考,而是太容易輕率地「思考」,令我們更易將無知傳開。在沒有徵詢真正的專家意見的情況下,互聯網往往會令自己誤以為已經掌握了相關知識,成為專家。

無知本是無罪。我們可以不清楚一些事情,但我們要了解到,自己應該小心尋求真相。而非隨波逐流地輕信他人的說話。正如 Proctor 在文中提及到:「無知不只是『不知道』那麼簡單,這還是一種政治手段,是那些希望你『不知道』的強大利益團體故意營造的一種效果。」

原文:

BBC, 如何向公眾擴散無知混淆視聽, 20 January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