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物理文青:淺談在博雅學院讀物理

2015/6/17 — 10:09

博雅學院 Williams College 遠景。來源: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博雅學院 Williams College 遠景。來源: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在自我介紹裡面提到我是一個博雅學院的畢業生。那麼,博雅教育又是何物呢?

博雅學院 (liberal arts college ;又稱文理學院),最著名的都聚集在美國;美國總統奧巴馬就在博雅學院渡過了大學的頭兩年。這些學校注於本科教學,而很少提供碩士課程;班中人數通常小於五十人,透過小班教學來趨進師生交流——例如我四年級的 Advanced Electromagnetism 課堂裡面就只有六位同學。教育內容方面強調「通識」,令學生懂得主修科的核心概念之餘,亦對文史科學有所認知;後者不單培養學生於大學程度的說、寫和應對數字的能力,(理想中)還令他們胸懷更廣闊,對社會時事和世界上的不同價值觀產生觸角及同理心。

例如,我的母校要求學生必須修讀一年的外語(我選擇了俄文),並選擇三個對應不同地區領域的課程;題目例如俄國冷戰後的外交政策、中國古代鬼故事等等。這些『閒』科的學分佔整個本科課程的四分之一也不出為奇。當然,能否融會貫通形成自己的知識系統,那倒要看個人見識了。

廣告

那麼,博雅學院會培養出怎樣的物理學生呢?如果喜歡科學的話,為什麼要接受這種半咸淡、不太深入的科學教育呢?畢業後我想了很久,暫時得到的結論如下:

第一,校園小而師生比例高。教授能夠分配較多時間照顧每位學生,而學生亦能容易跟教授結下私交。三、四年級時,我的宿舍碰巧在科學大樓的二十米內。每當想問問題的時候,踢著拖鞋、穿著短褲就走到教授的辦公室,然後高談闊論推演解題。暑假時跟教授做研究,每個星期五都會出去食午餐,試過亞美尼亞菜色,亦試過港式「飲茶」。十五個人靠我用廣東話跟點心車阿姐溝通,感覺是 pleasure 和 pressure 的混合。

廣告

總體來說,感覺自由又親切,是做學術的好環境。這樣被培育出來的學生,望能敢言敢當。

第二, 師資和研究機會不一定差。除了我主觀覺得老師教得精彩之外,母校和某些博雅學院也得到以理科著名的大學肯定:加州理工和哥倫比亞大學等院校跟博雅學院成立所謂的 3-2 計劃 [1]:也就是讓學生接受三年的博雅教育,然後到大學校用兩年學習應用物理或工程。能加入類似計劃的博雅學院,師資應該有一定的水準。另外,在合作計劃 (collaboration) 大行其道的年代,小小博雅學院 [2] 的教授也可以在跨院校甚至是跨國界的團隊裡面發揮所長。例如,我曾經參加的 dark matter search 計劃,得到了聯邦政府提供的研究經費,並且有英國的院校參與其中。

四年的大學生活難以用一篇文章概括。隨著我到英國進修碩士,或許再會有新的得著呢?

原載於作者博客

注:

[1] US News & Report, 3-2 Engineering Programs at Liberal Arts Colleges

[2] 通常只有 2000 幾人,算唔算細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