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類狗隻萬年馴化史:人類改變狗隻大腦結構

2019/9/3 — 23:23

過萬年來,人類不斷馴化狗隻,使其比狼隻更服從人類指令。最新刊於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的研究指,馴化過程除了改變犬隻的體型,亦影響其腦部結構,使不同種類的狗隻更能應付要求所做的工作。

該研究由哈佛大學神經科學家 Erin Hecht 領導,團隊分析了包括拉布拉多、比熊犬等 33 個不同品種的 62 隻純種狗腦部磁力共振掃描,了解其腦部結構差異。團隊確認有六個大腦區域的大小會因品種不同而有所變化,並影響其於根據美國養犬俱樂部記錄的行為特徵。

報告指,這六個大腦區域每一個改變都至少與一種特徵有關。例如通常用作警犬的拳師犬和杜賓犬,其視覺和嗅覺相關的大腦區域大小,與其他品種明顯有分別。

廣告

Hecht 尤其對分別以視覺與嗅覺為狩獵方式的獵犬大腦會否不同。結果顯示,後者的大腦負責嗅覺的位置並非特別發達,相反幫助理解和傳達信息的位置,比以視覺為狩獵方式的獵犬有差別。 Hecht 指,這是合理的發現,因為她曾聽過訓練員表示,要訓練嗅覺為狩獵方式的獵犬,並非訓練狗隻的嗅覺而是訓練牠們報告發現到甚麼。

Hecht 補充,雖然研究所用的狗隻全部都並非已被訓練僅是寵物狗,但足以找到不同品種腦部結構都與其原本工作所需有關,是相當神奇的事,亦顯出人類已對狗隻腦部造成非常深刻的影響,應是時候對配種,以及如何對待狗隻負上責任。

廣告

來源:
Science, Humans haven’t just changed what dogs look like—we’ve altered the very structure of their brains, 2 September 2019

報告:
Hecht, E.E., Smaers, J.B., Dunn, W.J. & et al. (2019). Significant neuroanatomical variation among domestic dog breeds.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 September 2019, 0303-19. DOI: 10.1523/JNEUROSCI.0303-19.2019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