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下星星的妳

2015/2/1 — 10:43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最近在執拾辦公室時,看到幾個膠樽,想起初出茅蘆時的一件往事。

「醫生,送給你的!」她拿出了一個裝滿幸運星的膠樽。

Jane是個20歲的住院病人。她大約1米5高,有點胖胖的,雙眼分得有點開,而且有點斜視。因長相不美,自小不斷被取笑。不幸地,父母在她小時候便離婚了。與她同住的母親是個怪人,每天向她貫輸著不可相信別人的訊息。因此除了自信心很低,還有很強的自我防衛傾向,總是對人惡言相向。久而久之,朋友開始疏遠她,她卻變本加厲,形成了惡性循環。她也以同樣的態度對媽媽,所以她的家沒有一天是安寧的。她大約在一年多前被診斷有鬱躁症,治療後情緒一直穩定。

廣告

這次住院,Jane被當成一個小朋友。母親要出國旅行兩星期,怕沒人照顧她,便把她帶到急症室,講了些奇怪的理由:

「醫生,我在個多月前把她服的藥減低了劑量,她最近很不正常、很暴力……」就這樣,她便進了精神科病房了。

廣告

在病房裏,她很穩定。她對母親把精神科病房當成是「託兒所」感到憤怒,但也知道現在出院還是會自己一個在家,所以還是選擇在病房「渡假」。緊張的母女關係是主要壓力來源。因此,即使她沒甚麼病癥,醫生還是多關心了她在家所承受的壓力。起初,她比較保護自己,很多問題都回答「不知道」或「不清楚」。過了幾天,她依然對護士及病房助理呼呼喝喝。但對醫生的態度卻明顯地轉變了。

在會談後,她便拿出了那個幸運星膠樽。

「送給你的!」

「咦?謝謝,但為甚麼?」

她沒有回應,走回病床。

第一次收到時還是有點開心,覺得付出的努力獲得肯定,而且不是甚麼貴重的東西,所以還是收下了。

誰知道,第二天、第三天……幾乎每天也收到幸運星。

「為甚麼每天也送幸運星給我?」

「沒甚麼,嘻嘻……」

再遲鈍的人也感受到,她的感情殊不簡單,再把禮物收下恐怕會增加她的誤會。

之後,每當我出現在病房時,她總是隔著傻笑著,隔著玻璃盯著。起初還是會打個招呼,慢慢便覺得很不舒服,開始迴避她的眼神。

過了幾天,她又拿出了幸運星,這次,我沒有收下。一方面是我忙著到另一病房工作,另一方面是不想加深誤會。她,好像有點失望。

第二天,護士跟我說她要見醫生。

「你鍾唔鍾意我?」

只是剛剛坐下便來一個突襲,不太懂回應,便以問代答。

「係咩令你會有依個問題呢?」

「我問你鍾唔鍾意我呀!」

老實說,很不喜歡被迫逼的感覺。加上她平日對護士呼喝、但對醫生奉承的態度也令人反感。

我重覆了我的以問代答。

她憤怒了。

「你一定係Gay!」

坐在旁的護士在竊笑。我便唯有急急解釋「我唔係GAY。」

目的就是講給同事聽罷了……

她母親旅行回來後,便「康復」出院了。

輕輕的她走了,她揮一揮衣袖,只留下數瓶星星。

病人戀上醫生,在精神科時有出現。然而,這種只是移情作用。若能把握這個機會,病人終會學懂把愛放在現實生活中的家人及朋友上。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