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苗與自閉症(一)

2013/12/3 — 19:42

英格蘭及威爾斯 1940 至 2007 年的麻疹個案趨勢,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英格蘭及威爾斯 1940 至 2007 年的麻疹個案趨勢,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本地文化人湯禎兆自二零一三年九月尾開始,不斷在其文匯報的專欄「路地觀察」中宣揚「疫苗有毒、導致自閉」的訊息。假如成立的話,雖不及順勢療法震撼,但也極之重要;相反,如果這是流言,則要比宣揚順勢療法為禍更廣。

入正題之前再次聲明︰醫學及生物學均非本人專長,如有錯漏歡迎指正

在此把湯禎兆這一系列的文章連結抄出來,按時序排列︰

廣告
  1. 邪惡一歲針(一)
  2. 邪惡一歲針(二)
  3. 不打針沒有學校收?
  4. 開放心靈的重要
  5. 打針發燒還能做什麼?
  6. 打針發燒還能做甚麼?(二)
  7. 打針發燒還能做甚麼?(三)
  8. 疫苗副作用

逐一討論太花時間,我嘗試簡略介紹各篇內容,稍後才詳細分析個別篇章。

首兩篇〈邪惡一歲針〉(一)、(二)主要針對 MMR(麻疹、腮腺炎和德國麻疹混合疫苗),指此疫苗會導致自閉症。〈不打針沒有學校收?〉主要寫給不讓孩子接種疫苗的家長,回應其擔憂。〈開放心靈的重要〉自述其反疫苗的見解,並再暗示疫苗導致自閉症。〈打針發燒還能做什麼?〉(一)、(二)及(三)介紹一些另類療法「治療針毒」。最後一篇〈疫苗副作用〉則回到疫苗之上,指疫苗本身已有問題(而非單指 MMR 疫苗有問題)。

廣告

為方便討論,先簡介一些相關概念和知識。

統計關聯與因果關係

閱讀論文的實驗數據時,我們必須提醒自己,兩件事情在統計上相關,並不等如當中存在因果關係。「統計上相關」是術語,不能望文生義理解成日常語言中的「相關」。雖然本能上我們會把看起來相關的事情自動連上因果關係,但要探求真相就得抵抗這種想當然而的誘惑。

粗略來說,假如兩件事 A 和 B 發生的次數分佈、增減相若(我不打算在這兒定義「相若」,免得又引進一大堆數學工具),我們就會說兩者統計上相關。出現這個關聯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可以是 A 導致 B,或 B 導致 A(視乎先後次序),或是 A 和 B 有共同原因,也可以是兩者無關,其數字增減各有不同的原因解釋。

首三個情況不難理解,舉個例說明最後一種情況。假如某地近十年的人口數字與超市物價出現關連,前者增加時後者同時增加,前者減少時後者同時減少,甚至比率接近,除非有進一步證據,我們的結論仍只能夠是兩組數字統計上相關。而我們可以設想,人口數字增減有社會學的理由,而超市物價則受經濟因素(包括全球經濟)影響。即使兩者可以互相影響,但假如在各自範疇上我們有充分原因解釋數字,就不能強行說超市物價導致人口數字增減。

當然任何人觀察到這項關聯後都可以提出猜想去解釋,不過必須進一步驗證,否則無論多合乎直覺也不應斷言其成立。

自閉症光譜

泛自閉症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簡寫ASD)是個統稱,包含多種不同的症狀,自閉症屬其中一員。就算同屬自閉症,兩患者的症狀也不盡相同。自閉症光譜中的倒退型自閉症(Regressive Autism,又作 Autism with Regression),就被指跟疫苗有關。患此症的兒童起初根其他兒童無異,通常在十五至三十個月大時喪失發展出來的語言能力,並診斷為自閉症。

目前科學界對自閉症的成因尚未有定論,提出的假說倒有很多。湯先生在〈開放心靈的重要〉中引述其太太的一句「我很希望丈夫把這些資料刊報,是因為見到『自閉寶寶』討論區裡,一個媽媽說覺得自己累了自己的孩子。不僅要一生照顧自閉的兒子,還要一世內疚……」。這倒使我想起早前讀《我即我腦》時作者指以往有醫生提倡自閉症乃源自照顧不當,對自閉症兒童的父母傷害很大。若疫苗非自閉症成因,這些傳言不但增加傳染病出現的機會,也使這些家長背負不必要的自責。

事實問題

湯先生在〈邪惡一歲針(一)〉中說︰

日本和英國曾經停用,但因為再度爆發德國麻疹而恢復使用。這麼多年來,不同國家的藥廠和政府都有賠償給自閉兒童的家庭,某程度上承認了疫苗對腦神經有影響,但由於德國麻疹等會引致併發症甚至死亡,各國繼續鼓勵家長為孩子接種疫苗。

日本當年停用疫苗,是因為發生了使用過期疫苗的嚴重事故,導致三名兒童死亡。日本政府曾賠償受害家庭,涉事藥廠亦被判需要賠償。但必須留意,問題出於疫苗過期,並且與自閉症無關。

英國方面則於九二年九月停用 Urabe 株 MMR 疫苗,以 Jeryl Lynn 株取代。原因是 Urabe 株疫苗統計上跟患無菌性腦膜炎有關聯(未知當中的因果關係),比率約為十萬分之一,同一研究指在 Jeryl Lynn 株疫苗中找不到這個關聯。同樣沒有證據顯示疫苗跟自閉症有關。

同一篇文章中,湯先生說:

其實研究早已證實,無論是自然病菌又或是疫苗病菌,引起的併發症是相同的;也即是說,疫苗對大部分孩子來說,與本身的病菌一樣惡毒。

其實疫苗分為多種,要讓身體的後天免疫系統辨認致病原構造,並不只有「直接打進病菌」一種方法。當中有部份只含有已死亡的細菌/病毒,有些甚至不含任何細菌/病毒。而含有微生物的疫苗,也不是直接把要預防的細菌/病毒打進身體,其所含的微生物已去除或減低毒性。

順帶一提,當年 Edward Jenner 也是牛痘這種不那麼「惡毒」的病毒去預防致命的天花︰

如何閱讀科學研究

然後湯先生又批評 Hideo Honda, Yasuo Shimizu 及 Michael Rutter 三人的調查︰No effect of MMR withdrawal on the incidence of autism: a total population study。此研究針對 MMR 疫苗會引致自閉症的說法,調查日本政府停用 MMR 後的影響。

日本政府在 1989 年引入 MMR 疫苗,1993 年停用,因此注射 MMR 疫苗的兒童在 1988 年至 1992 年期間出生。上述調查的對象是逾三萬個在 1988 年至 1996 年橫濱市港北區出生的兒童,比較不同年份出生者的自閉症數字。

調查結果顯示,停用 MMR 疫苗後自閉症數字繼續上升,而且停用前疫苗接種率不斷下跌,對自閉症數字亦無影響。湯先生指「(參與研究的)兩名醫生與藥廠有密切關係」,這個容後再談,現在先處理科學問題。他另一個批評是︰

而且在他們的研究中,根本不構成有效的「科學實驗」。不少人質疑這兩位醫生沒有用「科學」的方法去印證,連中學生用的「對照實驗」也沒有。

如此「質疑」倒令人質疑湯先生根本不明白研究方法,甚至根本沒看過該篇論文。這個調查是針對「MMR 疫苗引起自閉症」的說法,去比較疫苗接種率及自閉症數字。如果此假說屬實,則能夠在數字中發現統計關聯。結果顯示兩組數字中找不到關聯,因此假說不成立。把方法弄清楚,不難明白「沒有用對照實驗」之說錯得離譜,甚麼「沒有用『科學』的方法去印證」是個笑話。

湯先生又說︰

說回他們的結論,可幸的是他們有公佈「原始數據」。日本是於一九九二年開始停用混合疫苗,到一九九三年開始用獨立疫苗——即一九九二至九三年這一年,很多 小孩是沒有接種任何與這三種病菌有關的疫苗。而從這兩位日本醫生的圖表來看,一九九一年出生的小孩,自閉症的個案下降了百分之二十,這一批正是一九九二至 九三年倖免於疫苗一代的小孩。之後,一九九二年出生的孩子,因在九三年復用分開疫苗接種法,自閉個案才再次攀升。

不得不指出,湯先生說「可幸的是他們有公佈『原始數據』」頗為可笑,難道發表論文只提結論而不讓人知道研究方法、數據等重要資料嗎?這可不是科學社群的做法。回應這種解讀前,先把論文其中一個圖表貼出來︰

圖中顯示 1988 年至 1993 年的接種率逐步減至零(論文開頭已有提及,數字分別是 69.8%, 42.9%, 33.6%, 24.0%, 1.8%, 0%)。從中可見,1991 年出生的小孩有兩成多接種疫苗,不像湯先生所言是「倖免於疫苗一代的小孩」。而自閉症(圖中分為三種︰確定是倒退型、可能是倒退型和並非倒退型)數字的變動未有隨接種率下跌。

混合疫苗 MMR 跟自閉症——特別是倒退型自閉症——的關聯極弱,就更沒法說獨立疫苗「同樣對自閉症起引導作用」——除非把論題改為「獨立疫苗導致自閉症」,可這是搬龍門了。

如果以日本例子作反證仍未足夠,可以再參考這篇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of measles, mumps, and rubella vaccination and autism,對象是 1991 年至 1998 年出生近五十四萬個丹麥兒童。

小結

我不是提倡凡疫苗都應該立即接種,每種疫苗的成效、副作用、研發、推行過程等不盡相同,有些問題是科學本身無法解決的,也許得靠制度。風險總會存在,我們的社會選擇了汽車,撞車傷亡者為數不少,同樣是「無事就無事,有事就大件事」,可是我們不會以此為理由要人不用汽車。重點應該放在如何能確保道路安全,以及研發能減少意外的科技。

懷疑是好事,為人父母多疑慮我也能明白。不過在傳播訊息時,還是應該準確一點,專業一點,以免令其他家長不必要的擔憂。

原刊於 etc-ter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