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苗與自閉症(二)

2013/12/24 — 23:11

教育電視影片截圖。

教育電視影片截圖。

〈疫苗與自閉症(一)〉指出了湯禎兆聲稱 MMR 疫苗引致自閉症沒有事實根據,而且錯誤理解一篇反駁此說的論文。就如湯先生在〈邪惡一歲針(二)〉中說,「大部分人看浩如煙海的資料,都只是想得到自己的結論」。寫這文章前得做不少功課,也不敢說自己沒有被騙。總不能走去讀幾年醫科才動筆,唯有把那篇論文找出來讀一次,再看看那些反駁、研究一下「原始數據」(我又怎能保證這些數據正確呢?懷疑總可以沒完沒了)。

先把話說清楚了︰根據現有資料,疫苗與自閉症並無關聯。假如有證據足以推翻上一篇文章及本文的內容,並證明 MMR 疫苗確實會導致自閉症,我會修改自己立場。在此之前,我只能夠按所得的資料判斷,盡量清晰列明理據。

追本溯源

「疫苗導致自閉症」這流言的起點,源自 1998 年在期刊 The Lancet 刊登的一份論文(現已撤回,按連結仍可以看到論文),主要作者為 Andrew Wakefield。以下是 BBC 2005 年一套與此事有關的記錄片 Does the MMR Jab Cause Autism?,片中詳細分析及列明 Wakefield 「MMR 導致自閉症」假說不成立的原因︰

廣告

湯先生在〈邪惡一歲針(二)〉中描述︰「這些父母對藥廠說,我不會相信你們的醫學報告,事實就發生在他們面前」,然而這個「事實」可能是不幸的巧合。片中提到,Wakefield 的論文中,十二位小孩注射疫苗與出現自閉症徵兆的時間相近,並非有力證據(後 來的調查甚至發現這些數據造假,詳見下文),因為 MMR 疫苗通常在小孩十二至十八個月大時接種,也是自閉症徵兆最早被發現的時段。統計學家 Stephen Senn 解釋,我們很容易把相近時間發生的事情加上因果關係。即使疫苗和自閉症完全沒有關聯,平均來說每年也會有大約一百個小孩在接種疫苗後一個月內出現自閉症徵 兆。心理醫生 Lorna Wing 則證明倒退型自閉症絕非新鮮事,最遲在六十年代已經有相關記錄。

廣告

由此可見,Wakefield 的證據本來就不足以證明 MMR 疫苗跟自閉症的關聯。當然,這不等如證明了他的假說不成立,不過根據多次大型的傳染病學研究——包括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的兩份——得出的結論,包括在取消疫苗後自閉症個案繼續增長、注射疫苗與沒有接種的兒童自閉症比率相若、在疫苗接種率穩定後自閉症個案繼續增長等,都已經證明兩者無關。(此處談科學,藥廠陰謀論請繼續放在一邊,容後再談。)

Wakefield 以及認同他的家長至此仍不罷休,甚至說不接受傳染病學的研究,堅持只有自己所見的才是「事實」。Wakefield 則提出一套假說,指只有極小部份的兒童才會受 MMR 疫苗影響,因此成了傳染病學研究的漏網之魚。然而,記錄片後段說明他的猜想根本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在此就不多花時間解釋,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去看這套影片, 再作判斷。

一場騙局

Wakefield 的確已被釘牌,而刊登論文的期刊也把論文撤回。不過別被湯先生倒果為因誤導,我不會以此證明 Wakefield 的論文有問題,相反,正因為他造假及沒申報利益,才被釘牌及撤回論文。

下文不少內容來自記者 Brian Deer 的獲獎報導。其網站把相關資料及證據都放出來,任何人均可查閱。此記者因為一系列揭露整個騙局的報導,而被 Wakefield 控告誹謗(BBC 也在被告之列),最終撤回提控並付堂費。

Brian Deer 在醫學期刊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的一篇報導中,詳細記錄他追查 Wakefield 的論文中那十二位兒童的醫療紀錄,發現論文所載與事實不符。以下是來自該報導的圖表︰

簡單來說,論文中研究那十二個小孩的三項特徵︰倒退型自閉症、結腸炎、接種 MMR 疫苗後短時間內出現自閉症徵兆,數據上均有造假。Wakefield 希望把三者拉上關係(請參考 BBC 記錄片),然而根本無人同時擁有此三項特徵。

另外,Brian Deer 比較了論文與刊登前六個月的版本, 發現數據有若干差異(同樣是那十二位小孩)。比方說,原本有九位家長把 MMR 疫苗跟自閉症拉上關係,到正式刊出時卻只有八位。原因很簡單,修改前接種疫苗與出現自閉徵兆的時間間距為 1 至 56 天,平均為 14 天;修改後——也就是減去第九位小孩——間距縮窄為 1 至 14 天,平均 6.3 天。

更重要的是,原始版本第一句是 “We present the first 12 children, investigated for a new syndrome comprising chronic enterocolitis and regressive behavioural disorder.",後來改成 “We investigated a consecutive series of children with chronic enterocolitis and regres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Consecutive series” 在醫學研究中,是指在某段時間內收回來的所有病人,不加篩選,通常就沒有對照組(按湯氏說法「這位醫生沒有用『科學』的方法去印證,連中學生用的『對照實驗』也沒有」)。

因此在正式刊登的版本中,Wakefield 宣稱這十二位小孩是連續收回來的病人。可是按 Brian Deer 的調查,這些小孩和家長是經不同渠道找回來的。例如九號及十號小孩是透過二號小孩的家長聯絡,而這位二號家長本身就反對 MMR 疫苗。Wakefield 在此處造假,已足夠令整篇論文作廢,這也是期刊撤回論文的主要原因。

退一大步說,即使論文把自閉症歸咎於 MMR 疫苗的家長沒有說謊,也不代表他們說的是事實。除了如上文所言我們不能排除巧合外,選取過程中也會改變這些家長的想法。我們的記憶確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靠,有人曾因為證人的虛假記憶(由認人時一個錯誤造成),被誤判入獄,即使後來還了清白,也失去了一切(詳見此影片介紹)。

篇幅所限,關於此論文的數據問題就此打住。

假如這還不足以說服反疫苗派原本的論文是場騙局,不妨多看一項資料︰Wakefield 曾收取近四十四萬鎊去研究疫苗與自閉症的關係,聘用他的律師 Richard Barr 希望能證明兩者有關然而 Wakefield 提交論文時並無披露這項資助,當中的利益衝突顯而易見。此事被記者 Brian Deer 揭發及報導後約一星期,Wakefield 便放棄原先的誹謗訴訟

意大利法庭判決

湯先生說︰

對盲目相信權威的人而言,一切大概也不及今年四月意大利法庭的裁決那樣有說服力——法庭首次判定此混合劑對引起自閉症有關連,是近年第一宗徹底承認的法庭案 (在美國、英國等國家,大多只是判疫苗引起發炎,或導致某些副作用而令腦神經受損,及引起自閉行為等。)

假如沒有進一步資料,單憑法庭判決就視作有力證據的話,未免太盲信權威了。所以我嘗試了解判決背後的理由,然而暫時只能在一個宣稱 MMR 疫苗導致自閉症的網站中找到判詞英譯本,無法得知法院專家如何證明兩者有關,因此我只能夠表示懷疑。

畢竟法庭不是決定科學理論真偽的機構,假如這些專家真證明了兩者有關,應該公開研究成果。正如上一篇文所說,科學社群處理科學問題,需要清楚列明方法、把研究資料公開,讓其他人檢視。這不代表科學家永不犯錯,可是最有效減少錯誤的方法莫過於此。

小結

最後特別想說明免疫針的重要。上述 BBC 記錄片中,有一位兒童 Matthew 兩歲時需要移植腎臟保命,手術使他的免疫系統比一般人弱,不能接種疫苗,所以他的健康某程度上取決於其他小孩的免疫力。後來他不幸被麻疹病毒入侵,腦部受損,左邊身體終生癱瘓。他的媽媽說其興趣是閱讀,可是他失去視力。假如這還不夠嚴重的話,請記住孕婦染上德國麻疹會導致胎兒先天殘障。

我希望提醒反對疫苗的人,傳播錯誤資訊可以導致嚴重後果,所以才需要科學的謹慎小心去求證。

原刊於 etc-ter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