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百歲人生:長壽時代的生活與工作

2016/10/9 — 8:51

圖:2007 年出生人口的預期壽命中位數(來源:Gatton and Scott, "The 100-Year Life")

圖:2007 年出生人口的預期壽命中位數(來源:Gatton and Scott, "The 100-Year Life")

「這雙眼睛曾親見皇帝。」在《明室》開卷首頁,拿破崙幼弟的照片讓羅蘭巴特得到頓悟,從此攝影世界不再一樣。

優秀的作品往往出其不意地改變讀者的視野。當兩位作者在 "The 100-Year Life: Living and working in an age of longevity" 開宗明義,年禧以後的年青人半數有過百歲的壽命,下世紀的未來世界於我不再遙不可及。

從拿破崙幼弟在生的 19 世紀中至今的 180 年間,人類的預期壽命一直每年延長三個月。這位法蘭西元帥終年 75 歲,在大半人活不過 45 歲的工業革命前期絕無僅有,要到二戰後才被多數人超過。百歲壽辰在我輩兒時更是頭版新聞,大英帝國子民會收到女皇親贈的祝賀。

廣告

時至今日,皇室賀卡服務已由一人包辦增至七人,相信即將要隨日本後塵終止。兩位教授作者 Lynda Gratton 及 Andrew Scott 引用大型同齡人口統計及預測指出,人類壽命仍在直線上升,沒有放緩的跡像。今年出生的日本嬰兒預期有一半活過 109 歲,至 2050 年時,退休與工作人口比例將從 60 年代的 1:10 激增至 7:10,其它發達國家亦不遑多讓。

在作者心目中,今天仍不多見的百歲人瑞們一生經歷過兩次大戰和冷戰,從騎兵廝殺升級到核子武器,共產主義和中國的興衰;樂見由 Model T 到 Tesla,電力電台電視電腦,民航以至登月等科技飛躍;家中添置了洗衣機、沖水馬桶和吸塵機,還有拉鏈和胸圍等日常方便⋯⋯ 教授們怎麼不提避孕藥和安全套?人瑞慣見天翻地覆,唯是想起大都先走一步的同輩才不勝唏噓。

廣告

當長命百歲快將成為常態,人們本應如提琴家 Nachmanovitch 所言,更有遠見地「建造偉大的教堂,而非短視的醜陋商場」。可是,現代人首先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今年剛進大學的 Jane 假如要追隨父親和爺爺的人生安排,需要在 44 年的工作期間每月儲蓄 25%,才可提取半薪支持百歲前的 35 年漫長退休生活。這種安排不但對據報每月現金開支已佔八成的香港年青人來說是天方夜譚,對任何國家背負巨額學債或樓債的成年人亦不可能。

“The 100-Year Life” 作者指出,現代人視為天經地義的「教育+工作+ 65 歲退休」的三階段人生模式,即使對 Jane 的 70 後父輩來說,己開始行不通。將需要工作至 70 甚至 80 歲的未來世代必須未雨綢繆,除了儲蓄和買樓,更要「投資」在包括戰鬥力、活力以及轉型力的「無形資產」,才能在未來四、五個階段的多變人生中得到理想的「回報」。

支撐長壽人生的無形資產建基於家庭與友人、技能與知識、健康與活力,全部需要大量時間。唯有將休閒和消費的 recreation 投資在創造無形資產的 re-creation,才能不斷更新和變身,以應付各個穿插在職業生涯的新階段。在不久的將來,漫長的人生路上不能期望永遠「上流」,任何年紀都要準備回到「大唔透」的少年期、連根拔起重新出發的探索期、分散投資的多元期,以至韜光養晦的過渡期。其實,已有很多人為家庭或前程暫離職場,退休人仕做 intern 不是電影情節,更多 Yahoo (Young Adult Holding OptiOns) 年輕人寧願先創業後打工⋯⋯ 未來已在眼前。

上週消息傳來,新研究認為人類壽命不超過 115 歲。換句話說,現代人已逼近生物極限。百歲長壽未知是禍是福,終究是人類的偉大成就,但願是「偉大教堂」的基石。

 

原文刋於《蘋果日報》What we are readi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