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私人執業不一定是吸血鬼

2018/8/3 — 17:08

最近留意到不少帖文批評——香港私人執業醫生是吸血鬼,將病人當作搖錢樹。但說法是否屬實?我覺得有需要為大家提鍁多一點背景資料。

私家醫生要求拍下照成像 (不論是 CT/MRI/ 超聲波)就必然是想從中獲利?

首先,診所醫生大致分為內科和外科,而進行影像掃描的則是放射科醫生。無論是內/外科醫生都不會從成像掃描中獲得任何金錢。當然任誰都可以以陰謀論猜想,指兩位醫生早已認識,會憑回佣互惠互利——but it’s just insensible 。

近年醫學發展得最好的,就是研發出愈來愈多身體檢查。而成象掃描更是可是把人體內裡的器官、血管、骨骼等,以 2D/3D 呈現出來。在有成像掃描前,很多外科疾病都只能靠臨床去判斷,導致斷錯症、開錯刀的嚴重問題。但有了 CT、 MRI 等成象技術後後,醫生可以在進行具創傷性手術前,讓病人先「照一照」,確診了才做手術。不僅如此,他們還可利用影像導航,減低手術風險。

廣告

是的,CT 是會釋出輻射,但同時亦要明白「針無兩頭利」的道理。價錢相對便宜、快捷,且好用的 CT 自然也有其壞處。不過,任何一個醫生都會採用 ALARA 原則 (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 ,盡量減低病人接受輻射量。我們同時也必須認清一個事實:就是如果臨床上有需要的話,是絕對值得照、應該照,且應盡快照,以排除一些嚴重、緊急的疾病。

如果對醫生的診斷有懷疑時,要找另一個醫生咨詢嗎?

是的,如果醫生的診斷真的出人意表地古怪, 又令你感到懷疑;又或者醫生建議進行一個大手術,而你想知道有沒有其他 alternative 的話,都是值得去找第二或第三方意見確定。不過,找第二第三方意見的同時,也在某程度上延遲了整個治療,同時需接受當中風險。

廣告

話雖如此,絕對不用擔心醫生會因為你去咨詢另一位醫生意見而「嬲豬」。因為一個有名氣、可靠的醫生是不會介意病人尋求其他意見的。如果對自己的診斷有信心,即使病人找另一個醫生,都一樣會得到同一個診斷和建議。

Doctor shopping 的最大的問題,是當你轉醫生時,新的醫生要從頭開始調查過整件事。醫生不是 House 或小說神醫,不可能一眼就看得出病人得了甚麼病,有時候更需重新檢查、再安排抽血/成像掃描。如果你每次看一個醫生兩次便轉,每位醫生都只能調查一點點,而最後無法診斷。這些情況在病人患上某一些自體免疫系統疾病時,疾病的非典型臨床表現 (atypical presentation of) 特性,就變得更為明顯。

無可否認,有時候是值得尋求更多意見,但我們都不應該鼓勵病人瘋狂地尋覓第二/三方意見,因為這會破壞醫患互信,為香港正崩壞醫療環境雪上加霜。

你一有保險,醫生便會把你當肥豬仔劏?

醫學裡有一樣東西稱為 :「測試前後可能性 (pre-test probability and post test probability)」。

意思是當你接受臨床上問診和檢查後,醫生就會提出一系列假設:病人應該患上了 A、B、C 或 D 病的其中一種。不過,病人在接受(驗血/程序/影像等)測試前,都不能確診,最多只能有個可能性 (pre test probability)。

但病人完成測試後,醫生就可診斷病人患上 A 的可能性非常高,也就是測試後可能性 (post test probability),醫生便可根據診斷,安排接受對應 A 疾病的治療。

私人執業世界中,每個測試都要用到錢(你不能期望放射科醫生、實驗室的技術人員、抽血姑娘等等打免費工)。私人執業醫生會因應病人財政狀況,平衡要不要做某些測試。無疑完成每個測試當然是最好,但如果病人根本負擔不了時,或許可以不做某一兩個測試,且跟病人商討不作相關測試的風險。

無奈的是,很多時候醫生沒有解釋清楚測試,而網絡世界充滿荒謬言論,再加上有心人「 spin 多兩 spin 」,又無人幫忙糾正這些錯誤概念,私家醫生便成為了人人口中「見你有保險,便瘋狂搶錢的吸血魔鬼」。

當然,樹大總有枯枝,云云私家醫生中總有一兩個庸醫和吸血魔鬼,文科生都曾迫遇過。但我想指出的是,作為網絡作家/ blogger,或許都在社會中有些微的影響力。在批判私人執業市場時,更加需要盡量確保言論中肯、公平,而且可同時跟市民大眾分享一些醫療概念,才不會引起醫患對立。

醫患對立源於誤解,醫生也要時刻提點自己,在看診時是否做得不夠好,又或者解釋得夠不夠清楚。或許我們未能阻止網絡謠言,但醫生們仍可以從可改變的因素上著手,做好自己的角色。

#私家醫生不一定是洪水猛獸
#影像掃描其實是很好的檢查
#做好自己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