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家或發現長期痛楚神經路徑

2018/12/14 — 15:17

痛楚可簡單分為兩種:一種是受傷一刻感到的劇痛,而另一種則是持續痛感。哈佛醫學丹娜—法伯癌症研究中心神經生物學家馬秋福卻認為,兩種痛感可能是源自不同神經路徑。

痛楚是警告生物脫離危險的自然反應,以減少更嚴重的傷害。一般研究認為,動物痛楚感覺涉及相當複雜的神經網路,包括痛感受體 (nociceptors) ,再將痛楚訊號經中樞神經系統傳回腦部的痛楚。不過,當中的細節謎團卻未完全解開。

為進一步了解痛楚神經, 馬秋福研究隊伍集中研究與傷害性刺激感有關的一種中樞神經元內的 Tac1 基因。透過基因工程,研究人員成功將在小鼠體內停用 Tac1 。研究人員發現停用了 Tac1 基因一樣會對痛楚有反應,並明顯會避開痛楚來源。

廣告

有趣的是,停用 Tac1 小鼠卻不會如同一般小鼠般會透過舔傷患處來減輕痛楚。研究人員認為結果或反映中樞神經元可能有不同的神經元路徑向大腦傳遞痛楚訊息。他們相信引起長期痛楚的,是擁有辣椒素受體 TRPV1 的神經元。這類神經元受體會對溫度、辣感化學物質產生熱感反應,在發炎時更會釋出化合物使動物反應變得更敏感。

不過,此份刊於《自然》的研究仍未可完全確認是否存有兩套痛楚神經,其中一個原因現時只觀察小鼠有沒有輕舔傷處的表現,未必能反映相關痛感神經元確實存在。未來研究或需檢測細胞活動確認此系統的存在,以及進一步了解有沒有其他藥物可針對這可能存在的機制,舒緩長期痛楚。

廣告

來源:
ScienceAlert, Scientists Just Found a Previously Unknown Nerve Pathway For Pain, 12 December 2018

報告:

Huang, T., Lin, S. H., Malewicz, N.M., Zhang, Y., Zhang Y., Goulding, M., LaMotte, R.H. & Ma, Q. (2018). Identifying the pathways required for coping behaviours associated with sustained pain. Nature, Published Online. DOI: 10.1038/s41586-018-0793-8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