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與宗教:一段課堂對話

2015/4/5 — 17:38

這個學期的科學哲學一科,學生的質素異常地高,不但大多留心上課,還有不少學生踴躍回答提問及主動發表意見,而且見解都不俗。這兩星期的課題是「科學與宗教的關係」,指定的讀物只是一篇 Philip Kitcher 的論文,題為 "Challenges for Secularism";論文的前三分一論述科學如何與某些宗教信念不相容(或至少對這些信念造成衝擊),在課堂上少不免要談到反演化論和年輕地球創造論(young earth creationism)。

由於「科學與宗教的關係」是個敏感課題,我在開始前先來個不記名的意見調查(用 IQ Polls 做,很方便),以約略知道這班學生對宗教的看法,結果是接近七成的學生是無神論者或不可知論者,有宗教信仰的只有約三成。這個結果有點出乎我意料,因為美國人中有宗教信仰的佔大多數;這一班的情況,也許只是巧合,也許是因為修這科的學生大多是讀科學的,而讀科學的學生比較多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

昨天是第三堂講這個課題,我問學生對過往兩堂的討論有甚麼意見;一位從未在堂上發過言的學生竟然第一時間舉手,然後跟我對話了好一會。這段對話頗有意思,不妨寫出來,大致是這樣的:

廣告

學生:我要坦白告訴你,上兩堂的討論令我感到有點不自在(uncomfortable)。

我:噢,為甚麼呢?

廣告

學生:我是一位基督徒,上兩堂的討論令我感到班裏有一種普遍的態度,就是認為宗教是可笑的、有宗教信仰的人都是無知兼愚蠢的(ignorant and dumb)。

我:是因為我們討論反演化論和年輕地球創造論時說的話嗎?

學生:間接是。

我:你說的「間接」是甚麼意思?可以說明一下嗎?

學生:我的意思是,雖然我是基督徒,但不是反對演化論和接受年輕地球創造論的那種,因此,同學們批評反演化論和年輕地球創造論,並沒有直接令我不安;可是,有些同學表達意見時流露的態度,反映出他們認為所有宗教信仰都是明顯錯誤的、所有信徒都是無知兼愚蠢的,這就令我感到不自在了。我並不認為自己比他們無知和愚蠢,我的宗教信仰不是盲目的,我主修的是生物學,對科學怎也不算是無知。

我:謝謝你坦誠告訴我們你的感受和看法,我不能代表其他同學說話,但我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訴你,我並不認為所有信徒都是無知和愚蠢的,因為至少有些一流的科學家和學者是教徒,我也有不少朋友有宗教信仰,而他們不但智力很高,還受過高深教育,很有學問。

學生:多謝教授你這麼說,也許是我太敏感了。不過,我想補充兩點,第一,那些反科學的宗教並不代表所有宗教;第二,宗教不只是創造論或其他超自然的解釋,宗教其實主要是一種生活方式和人生態度,我的宗教信仰對我很重要,是因為它給我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態度。

我:你說的我都明白,也大致同意。我希望其他同學也緊記宗教的多樣化,作批評時不應一概而論,例如我們上兩堂談過的,便大部份都不適用於佛教。這個課題我們還要多講兩三堂,希望大家在討論時能盡量客觀公道,不要有無神論者的傲慢(atheist arrogance)。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