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路上 需要別人幫你一把嗎?

2018/1/5 — 18:06

pexels

pexels

科研之路每位科學家都在默默耕耘,有誰會中途諳然離開,又有誰能造出驕人的成就呢?而每一位科學家在踏上這個路途前,都會被指派一名指導導師。指導導師會指導學生的研究課題,並確保研究論文的質素。但工作並非如此「簡單」:要成為一位好老師,更重要是「關心學生」。

而在 12 月 4 日自然期刊 (Nature) 頒發了指導大獎 (Nature mentoring awards) ,以表揚不同指導導師。每一屆自然期刊都會指定一個國家作為主題,而今年則為表揚西班牙的指導導師而頒獎。西班牙在科研上是有著認可的成就。即使在獨裁者佛朗哥時期科研界被嚴重打壓,但在這 20 年努力下,飛躍成世界著名的科研大國。歐盟報告顯示西班牙在 2013 年獲得平均影響力指數 (Average impact factor) 為 1.18 ,比歐盟成員國的平均 1.14 為高。

是年得獎者包括 來自阿利坎特 (Alicante) 的 Carlos Belmonte 、馬德里的 Margarita Salas 。另一項職業生涯指導大獎 (Nature mid-career achievement mentoring prize) 則頒予來自奥維耶多大學 (University of Oviedo) 的 Carlos López-Otín 及來自巴塞隆拿的 Lluís Torner 。

廣告

不畏昔日政權的欺壓保護未來的科研主人翁

這幾位科學家何以獲得此項殊榮呢?評審小組表示,這 4 位得獎者全心全意關注學生。即使他們離校後,也有提供指導。評審之一的生態學家 Josep Peñuelas 表示:

西班牙科學家對學生的指導工作的注重,這是十分重要的。這對經常演變的科研界中,為現有及新加入的科學家們提供了支緩和信任。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Spain to recognize the value of mentoring. As an evolving scientific society, we need to enhance mentoring as a relationship of support and trust between senior and junior scientists

廣告

今日西班牙的科研成就裴然超著,但其實西班牙在近代首經歷過統治者的欺壓。 1930 年代,當時西班牙正受獨裁者佛朗哥統治。佛朗哥憂慮科學的成果會直接挑戰宗教系統,因此在就將不少持有異見的科學家被開除,甚至被流放到墨西哥。

Belmonte 在此環境下仍然不忘對學生打氣,為當時科研界的死寂氣氛提供了強心針。許多提名人都表示Belmonte會關切其學生,並鼓勵他們在科研路上耕耘的同時,亦不忘要照顧自己。直至佛朗哥身後,當時所創立的 Spanish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也改變當時的立場,為國內的科學家提供對國外科學界的連接。今日的Belmonte,已經在西班牙的科學界在著崇高的地位。他將阿利坎特 (Alicante) 由幾十年前的一個渡假勝地,發展為世界一流的神經科學交流之地。

對學生而言,學海充滿未知。4位得獎者認為適切的指導就如學生們的明燈 ,帶領他們渡過難關。作為指導者,自己會盡力令研究小組的每個人都覺得屬於這個家庭。 Salsa 和 Torner 亦提到各自的實驗室成員都會用一個親密的名字。例如Salsa的小組成員愛叫自己的實驗室組為「the Margaritos」,而 Torner 的小組成員愛叫自己的實驗室組為「Icfonians」。而即使學生們離校後,亦受著實驗室中的指導向不同地方發展,有許多舊生如今亦在西班牙的科研機構擔任著重要位置。

放手讓學生外闖

一個好導師無論情況有多壞都會支持學生。他們也清楚,不是每一個人都會一直留守研究事業,而且會有更多人會在科研路上中途離場。離場的仍有許多人會轉投和自己本身研究題目相關的行業,甚至當上有研究成份的工種。得獎者之一, López-Otín 就有及時鼓勵其中一個提名人到外面的世界去闖,如今他在外面當上一名調查人員。

在科研界中打拼無非為理想,但很多時候理想會和生活衝撞,令在學海翻滾中的自己也不知如何走下去。有沒有試過在親戚面前被追問你的工作能當飯食麼?去年 10 月《自然期刊》曾發表對新晉博士的調查。調查訪問了超過 5,700 名博士生,有多於一半的受訪者認為指導師能提供一些在學術界以外就業的心得。但只有 15% 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導師有提供適切的就業指引。

很多學術界中人,不論是學生或是己經對發掘新事物已經熟練的人,會賞試尋找一些外面的工種。但招聘廣告大抵不會大剌剌在當眼位置寫上:「博士」或是「科研人材」之類。迷茫之際,導師便是學生第一個找的人。另一提名人並不是 López-Otín 實驗室的成員,但仍記得 López-Otín 會不忘關心像他。即使 López-Otín 經常忙於研究及為其學生提供指導,只要該提名人向 López-Otín 提出疑難, López-Otín 亦會回覆。

善用資源 指導學生

如今西班牙是數一數二的科研大國。但近年來西班牙政府對減少國內的撥款。令西班牙的大學及科研機構裁減大量科研人員。而許多留下的科研人員,亦面對著日益增加的研究及教學工作。令新入學的學生減少機會和導師接觸,這對新晉的研究人員嵌入無助的絕境。

面對西班牙國內的困局,國內的科研界仍在爭取和學生提高親密度。 Cristina Balbás Martínez 是一名在 Spanish National Cancer Research Centre (CNIO) 中攻讀博士生。她在自己的博客文章中提到,一些大學會採納成本較低又能吸引學生興趣的政策。例如舉辨研究海報展,讓學生了解不同研究題目。或不時舉行研究講座供師生能參與。對指導導師來說,這不會佔用太多的私人時間,並能接觸將來有志入行的莘莘學子。對參與的學生來說,有經驗較高的研究人員指導,更有助在研究路上定立清晰路向,減少半途而廢機會。

寶貴的指導 是永恆不變的

即使是高度發展的西班牙,不同時期也面對著不同的問題。都是靠著每一個不懼時代變化的領導者們,細心帶領身邊的人與物。未來轉變,每一位科研人員跟著至少一名指導導師,都能令他們可解決無數挑戰,向翱翔未知的學海進發。

科研路上,一位好老師比一切重要。或者以 Torner 的訓話作結就最好不過:「記住這五要訣:努力工作、不要定下容易的目標、在 ICFO ( Institute for Photonic Sciences, Torner 的任職機構)爭取最大回報、奮力向前,及有事就找我吧!(Five-point take-home message: work hard, don’t settle for easy goals, get the most out of ICFO, pursue your dreams and let me know how I can help you get there.)

參考資料:

  1. Nature, A celebration of Spain’s exemplary lab leaders, 6 December 2017
  2. Science, Q&A: How the Franco dictatorship destroyed Spanish science, 24 August 2015
  3. European Comission, Spain R&D 2017
  4. Science, Spain needs 'major cultural change' to do better in science, international panel says, 28 July 2014
  5. Nature, Spain's science rivalry, 18 October 2017
  6. Lindau Nobel Laureate Meetings, Science in Spain: Bridging the Gap, 14 July 2014
  7. Nature, Graduate survey: A love–hurt relationship, 25 October 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