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緬甸琥珀】億年前鳥類尾羽或為防禦誘餌 甩掉避獵食

2018/12/17 — 12:13

約一億年前的白堊紀,雖然雀鳥經已出現,但牠們並不如現代鳥類般擁有修長裝飾尾羽。中國地質大學古生物學家邢立達的團隊分析了 31 塊內藏 9,900 萬年歷史雀鳥尾羽、來自緬甸北部的琥珀,並製作立體模型,顯示這些羽毛結構完全與現代雀鳥完全不同,或為防禦性誘餌避過獵食者將其吃掉。研究上周五 (14.12) 已刊於 Journal of Palaeogeography

其中一塊研究所用琥珀
Credit: Pierre Cockx

其中一塊研究所用琥珀
Credit: Pierre Cockx

廣告

白堊紀雀鳥的裝飾尾羽,有的甚至比身體更長,例如在中國發現的聖賢孔子鳥 (Confuciusornis sanctus) ,類似羽毛在部份恐龍中亦有發現。一直以來,古生物學家推測這些類似現代蜂鳥和天堂鳥 (Paradisaeidae) 的尾羽只為觀賞性,且兩性之間亦有獨立不同顏色與羽毛形態,但只有一些現代鳥類祖先物種化石擁有這種特徵,而這些化石都被壓扁,其結構難以被研究。有份參與研究的 Jingmai O’Connor 指,即使有學者從化石中推論尾羽的用途,亦很大機會是錯誤的。

很多白堊紀鳥類都如孔子鳥(中)一樣,有長尾羽。
Credit: Cheung Chung Tat

很多白堊紀鳥類都如孔子鳥(中)一樣,有長尾羽。
Credit: Cheung Chung Tat

廣告

邢立達的團隊分析的 31 塊琥珀,大部份雀鳥尾羽都以一對出現於琥珀之內。經分析後發現,這些尾羽與現代鳥類羽毛結構完全不同,後者的羽毛中軸是空心的,但琥珀中的羽毛則呈 C 型;另外,與現代雀鳥飛行羽毛相比,白堊紀雀鳥尾羽兩側均有顯著較少的羽枝 (barbs) ,使整條尾羽更直更硬,研究團隊成員 Ryan McKellar 更將之形容為「捲尺」一樣。

Credit: Xing, L.D. & et al. (2018).

Credit: Xing, L.D. & et al. (2018).

不過,這些尾羽亦異常薄,部份樣本更只有 3 微米;相反,人類頭髮則粗 100 微米,亦比紅血球的 7.5 微米厚還要薄。團隊對羽毛能保持結構完整感到相當驚訝,而團隊亦推測 C 型中軸與超薄尾羽,是為更有效率地使用能量:尾羽的能量需求較少,顯示其可能可隨時如蜥蜴尾一樣甩掉再生,以擺脫獵食者;團隊相信琥珀中有大量成對的尾羽,但無發現鳥屍也可作為這說法的佐證。

現時大部份緬甸出產的琥珀,來自緬北胡康河谷。該地產出的琥珀多數藏有白堊紀的動植物,是全球考古重要來源。此前已有不同團隊從中發現過反鳥亞綱 (Enantiornithes) 雛鳥有尾蜘蛛,甚至是蛙類等等。而邢立達的團隊在十月中亦曾發表報告,於緬甸琥珀內發現蝸牛軟組織,顯示其死前掙扎情況。然而,胡康河谷被克欽獨立軍所控制,琥珀的開採與販賣均不受政府規管,學界相信很多含未見過生物的琥珀已落入私人收藏家手中。

來源:
Science, Ancient bird fossils have ‘the weirdest feathers I have ever seen’, 14 December 2018

報告:
Xing, L.D., Cockx, P., Mckellar, R.C. & O’Connor, J. (2018). Ornamental feathers in Cretaceous Burmese amber: resolving the enigma of rachis-dominated feather structure. Journal of Palaeogeography 2018 7:13. doi: 10.1186/s42501-018-0014-2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