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肉食工業:世衛三大全球危機的幕後黑手

2017/5/24 — 16:53

背景圖片來源:《samsara》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samsara》片段截圖

隨著「大花筒」陳馮富珍即將下台,世衛新選出的總幹事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將要面對不少困難:整頓高層使用公款模式、對抗伊波拉、 Zika 等傳染病,更重要是處理對環境與人類健康構成重大威脅的工廠式農場 (factory farm) 問題。

太多肉不健康

去年的衛生大會,陳太已表示抗藥性病菌、氣候變化以及慢性非傳染疾病是「三大慢性災難」,會改變全球公共衛生面貌,而工廠式農場正正與這三大事項有緊密關係。

二戰過後,美國畜牧業工業化,大幅提升了以豬牛雞為首的肉食產量,增加業界的經濟效益;也正因如此,美國人均肉食消耗量戰後至今急增 62% ,國民營養不良自然成為史前之事。根據研究可持續發展機構世界觀察研究所 (Worldwatch Institute) ,全球現時肉食產量已是 40 年前的 3 倍,而在短短過去 10 年已增加 20% 。

廣告

不過,便宜的肉類與奶類製品也增加了人患慢性疾病的機會。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及評估研究所估計, 2015 年全球有近 50 萬人因進食大量紅肉及加工肉類而死,而世衛在同年已將加工肉及紅肉,分別列入第一類及第 2A 類致癌物,詳細可看立場博客 Edward Ho 此前文章了解世衛致癌類別評級

抗生素肉致抗藥惡菌

本周初,逾二百個學者及政策專家發出公開信,要求新任世衛總幹事正視工廠式農場的公共衛生問題。信中要求,禁止使用抗生素催生,各國亦應停止資助工廠式農場並提供指示,讓業界在不污染環境下,棄置抗生素及動物糞便。

廣告

另外,信中又提到應對另類、以植物為基礎的肉食產品(如 Beyond Meat) 應予以更多資助,減低全球人口對肉食的依賴。

抗生素催生牲畜已促使超級細菌的掘起,最後一線抗生素粘桿菌素 (colistin) 早在 2015 年出現抗藥性,其抗藥性更極有可能來自中國雞場。世衛於二月尾首度發表抗生素抗藥性重點病原清單,列出當代最危險的 12 種細菌,藉此推動醫藥界盡快開發新抗生素,避免感染惡菌後無藥可醫的情況。而歐美所用的抗生素竟有 75% 用於農業上,情況極度讓人憂慮;近在咫尺的中國單是粘桿菌素,使用量則高達每年八千噸——雖然中國政府已宣佈本年四月開始,禁止在禽畜使用粘桿菌素,但措施來得明顯太遲。

更重要一點是,用抗生素飼養牲畜無法幫助動物於狹窄空間中預防感染疾病。人在不自覺地吃下這些抗生素肉類,殘餘劑量雖小,但累積下來的份量,會令細菌產生抗藥性,肺炎、尿道炎等疾病我們也變得毫無抵抗力。

工廠式農場加劇氣候變化

工廠式農場除了有以上兩個壞處,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其溫室氣體排放。 聯合國糧農組織曾指,農業排放的溫室氣體,比所有交通排放總和還要多。 2014 年一份報告亦指,與糧食製造相關的排放將會幾近用盡全球剩餘的碳預算,要在 2050 年前將溫升限制於 2℃ 以內,人類必須改變飲食習慣,少吃肉。

小肥波之前的文章也提過,如果全人類都吃素,我們可減排 17% 二氧化碳、 21% 氮化物 (N2O) 以及 24% 的甲烷 (CH4) ,就算你不吃全素,跟隨健康指引的肉食量,也可減低自己的碳足跡達 29-45% ,令地球發展較可持續真的責無旁貸。

以前吃肉可能對我們生存意義重大,但現在的工廠式養肉,未必對你有好處甚至會將你殺死。從今天起做隻精明食肉獸吧!

參考:
The New York Times, Health Leaders Must Focus on the Threats From Factory Farms, 21 May 2017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