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肯亞過千石器證人類複雜社交行為早 10 萬年出現

2018/3/16 — 13:15

左邊的為較大型阿舍利石器,右邊的則是肯亞出土的較新型、複雜中石器時代石器
Credit: Human Origins Programme, Smithsonian

左邊的為較大型阿舍利石器,右邊的則是肯亞出土的較新型、複雜中石器時代石器
Credit: Human Origins Programme, Smithsonian

超過 32 萬年前位於東非肯亞的 Olorgesailie 盆地,一些早期人類放棄用了一百萬年的阿舍利文化 (Acheulean) 大型手斧以及切割粗糙石器,改用更精製、便攜的石器,而且更運用來自遠方的黑曜石 (obsidian) 以及其他白與綠色的燧石製造這些石器,並用顏料裝飾石器,這一切改變均顯示人類技術有飛躍性進步,甚至已經出現交易網絡這些較複雜的人類行為。

不過,這些中石器時代(約 2.5-5 萬年前)人類為什麼有技術以至文化上的改變呢?昨日刊於《科學》的三個研究 [1] [2] [3] 就分別描述這些改變,並指新技術出現比之前所想提早 2 萬年,與現代智人 (Homo sapien) 出現的時間相若。而通過當地相關文物出土,團隊更發現氣候、環境改變,或者推動了這些發展。

該盆地早在 1940 年代由考古學家 Louis 與 Mary Leakey 首先發掘,曾經起出有 120 萬年歷史的早期人類骸骨。由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古人類學家 Rick Potts 與佐治華盛頓大學學者 Alison Brooks 領導的團隊,則首次記錄當地有較先進的石器出現。不過由於古代土壤侵蝕,盆地失去了 49.9-32 萬年的岩層,暫時無法得知這段中石器時代的情況以及這些石器初次研發的過程。團隊亦在發掘中,起出過千件石器,以及 2 萬件動物骸骨化石,從而更了解當時環境與文化互動關係。

廣告

Potts 指,在盆地發現一個約 90 萬年歷史的頭蓋骨顯示早期人類直立人 (H. erectus) 曾居於當地,並使用較大型的阿舍利文化手斧和石刀來切割肉類。到大約 80 萬年前,氣候開始出現劇烈波動變得更加乾旱。到約 61.5 萬年前,早期人類開始製造更小的阿舍利石器,方便他們走更遠的路,並且改以玄武岩作為石器原材料,這種改變或辦因為環境不斷變化而需要轉用其他狩獵策略。遺址最後一把手斧的歷史可追溯到 49.9 萬年前,即在古代土壤侵蝕之前。

團隊在土壤侵蝕過後的 32 萬年前土層發掘時,阿舍利石器已經完全消失,當地亦繼續出現更巨大的環境變化,乾濕天氣循環變得更為極端,出現頻繁地震。超過 80% 的原有大型哺乳動物物種消失,豬、狐狸、大象等較小型的新物種開始在當地草原、溪流出現。與此同時,更精製、靈活的石器在此時大量出現。

廣告

Olorgesailie 盆地考古遺址
Credit: Human Origins Programme, Smithsonian

Olorgesailie 盆地考古遺址
Credit: Human Origins Programme, Smithsonian

由於遺址內並無出現這個關鍵時間內的人類骸骨化石,團隊無法確定新工具製造者是誰。一直以來,考古學家認為這些先進的中石器時代石器年代過於久遠,不可能是現代智人製造,但去年於摩洛哥偏遠山洞出土、有 30 萬年歷史的現代智人化石與石器,都與 Olorgesailie 盆地文物時間吻合,可見現代智人比之前所想更早出現。

這些新石器的特徵也表明來自複雜的人類工藝,並且對原材料有高要求:他們從盆地 25-50 公里以外多個不同地方取得黑曜石,有的甚至是來自 90 公里外地區。 Brooks 指說,材料來自遠方標誌著人類社會組織的出現,不同人類群族成員可能在艱苦時期遷徙到遙遠的地方,並且已出現交易網絡將身上重要物品與其他人交換,時間比之前所想早 10 萬年。同時,這些新石器除了比阿舍利石器更精製外,形狀亦更均勻,突顯當時的人類已有一定程度的抽象思維的一個里程碑。

團隊亦在當地發現了被尖石鑿破的赤礦碎片以及黑色岩石。團隊認為,兩者都被用作色素,以作個人或群體身份的標示,引證當時人類已有高度社會組織觀念。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考古學家 Curtis Marean 在回應研究時稱,大型社交網絡的確是現代人類其中一個關鍵特徵,但團隊未有發現定期以及有系統的交通與交易網絡線索,令他對說法有所保留。

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考古學家 Shannon McPherron 則指,通過將文物與環境數據結合,研究可幫助解釋當時人類為何製作新石器。不過,暫時仍未清楚是環境改變人類行為,抑或是更複雜的行為令人類可居住在更高風險的地區。

為了得到更多 49.9-32 萬年間的環境數據, Potts 團隊正於肯雅其他地方以及埃塞俄比亞進行鑽探工作,分析當中泥土樣本,以了解當時的環境變化是局部性還是在整個非洲都在出現。

來源:
Nature, Advances in human behaviour came surprisingly early in Stone Age, 15 March 2018
Science, Signs of symbolic behavior emerged at the dawn of our species in Africa, 15 March 2018

報告:

  1. Potts, R., Behrensmeyer, A.K., Faith, J.T. & et al. (2018). Environmental dynamics during the onset of the Middle Stone Age in eastern Africa. Science 15 Mar 2018:eaao2200. DOI: 10.1126/science.aao2200
  2. Deino, A.L., Behrensmeyer, A.K., Brooks, A.S. & et al. (2018). Chronology of the Acheulean to Middle Stone Age transition in eastern Africa. Science 15 Mar 2018:eaao2216. DOI: 10.1126/science.aao2216
  3. Brooks, A.S., Yellen, J.E., Potts, R. & et al. (2018). Chronology of the Acheulean to Middle Stone Age transition in eastern Africa. Science 15 Mar 2018:eaao2646. DOI: 10.1126/science.aao2646

文/Alan Chiu、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