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然》刊文促修訂《禁止化學武器公約》 更嚴格管制各國使用催淚彈

2019/9/6 — 13:17

過去數月,在香港、加沙、巴黎和美墨邊境的街頭抗議活動,防暴警察都有使用催淚彈和胡椒噴霧驅散示威者,理論上對於民居的影響是非常少,因為示威者會受這些化學物質影響,在使用後數分鐘內被驅散。然而,香港示威地區鄰近民居,警察亦多次在未有足夠警示下,或無遵守發射準則便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惹起更多公眾的反彈。

化學、生物、輻射與核能防護專家 Dan Kaszeta 日前於《自然》撰文指,現時各個地區使用該些所謂非致命性化學武器時的守則令人困惑,而且現有參考資料或訓練材料均繼續引用 1950 年代的動物或軍人毒理研究,對公眾使用的守則與相關研究相當貧乏,促請各國重新審視催淚彈和胡椒噴霧等武力的安全問題。

Kaszeta 又表示,每個人對這些非致命性化學武器的反應都有所不同,普遍造成呼吸困難、皮疹、腹瀉嘔吐等症狀。如果當局錯估其使用數量,本身受傷或殘障人士可能無法逃離現場,有機會造成永久傷害,甚至死亡。他舉例指人權醫療組織 (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 在 2016 年發表的報告審視了 31 份研究,確認 5,131 人遭防暴化學物質傷害,其中兩人分別因催淚彈的 CS 氣體引致呼吸道問題,以及催淚彈擊中頭部被殺,另有 70 人出現包括失明的永久性傷害。

廣告

除了會造成直接死傷外, Kaszeta 亦提醒這些武器有機會造成火災,部份發展中地區使用的武器製造品質參差,其毒性亦可能較高。

廣告

另外,現時針對兒童、孕婦和老人家的防暴武器研究非常少,就算 2013 年土耳其反政府抗議運動後有人發現女性呼吸系統受 CS 氣體影響程度是男性的 4 倍,但醫學界現時仍無法給出任何機制解釋,所以 Kaszeta 建議,為了盡量減少死亡和嚴重傷害數量,學界和掌權者必須共同努力,擴大研究範圍保障公眾健康、安全之餘,亦應制定更嚴格的指引及必須在使用化學武器後呈交詳細報告,限制警方何時以及如何使用該些武器,同時可讓這些防暴工具用得其所如部署一樣有效。

不過, Kaszeta 指出現時防暴武器的研究貧乏由多個因素造成。其中一個是對弱勢群體進行測試是不安全和不道德的,就算使用涉及囚犯的舊數據可能存在同類問題;而收集示威實況數據又需要示威者表明身份,特別是在有政治逼害以及局勢不穩的地區,示威者普遍不願意參與此類研究。

雖然 1997 年生效的《禁止化學武器公約 (CWC) 》表明容許於示威中使用催淚彈、胡椒噴霧等化學武器,但並無明文限制其製造與儲存量,就算條約簽署國必須申報儲存量,現時也無國際框架限制這類化學武器的出口和貿易,更無使用後的報告機制。因此除了警察行為不當的法例,根本就無任何禁令限制當局過份使用這些武力。

Kaszeta 舉例指如美國這個主要催淚彈出口國,幾乎沒有法律限制其使用;英國則禁止入口、個人擁有或使用這些武器作自衛之用。此外監管警方較寬鬆的國家如中國、土耳其更常使用催淚彈等化學武器。他補充部份媒體將催淚彈誤述為神經毒劑,但這些失實陳述可能使部份人的暴力升級,呼籲媒體小心字眼。

在文中, Kaszeta 認為各國政府有必要重新考慮他們應如何使用防暴武器,而且警方是經過長期培訓,理應在一對一情況下可使用警棍或電槍(香港警方並無使用)等較低武力制服示威者,但這些武力也有機會造成嚴重傷害包括骨折與心臟停頓,應小心衡量其危險性。

Kaszeta 在文中最後指,現時必須要做在安全情況下收集更多毒理數據,以了解催淚彈的危險性,更有力地證明加強監管使用有其合理性,政府亦應帶頭研究最佳使用守則、落實相關管制法例,亦要加強培訓警察。國際間可做的是修訂《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加入更多條例限制使用防暴武器, Kaszeta 預期全球多個地區出現大規模示威活動,類似限制條文的討論應加入於 11 月的聯合國相關會議中。

來源:
Kaszeta, D. (2019). Restrict use of riot-control chemicals. Nature 573, 27-29(2019). doi: 10.1038/d41586-019-02594-5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