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藍金之爭:從裙照門看大腦奧秘

2015/2/28 — 18:17

圖:BBC 認為右方藍色裙為照片原物

圖:BBC 認為右方藍色裙為照片原物

一覺醒來,「裙照門」完美風暴風眼已過。眾說紛芸過後,科學和直覺同樣未能決定裙子相片原物的顏色。原來「現實」並非鐵板一塊,同一景象可以看出不同的世界,太好了。

「如果不是金色,我的一生就是大話」——Swiked,裙照門始作俑者



一幅緊身裙背光照片引起一場既神秘又科學,將網民分裂成藍金兩營對立(藍金之爭)的激辯,流量以數千萬計,疑團的謎底遂成為社交網體傾力競逐的聖杯。不過,芸芸「答案」當中,唯一的贏家是 vox.com,只有它有勇氣說:《我們依然未能解釋》,及《科學家大致上能解釋裙子的顏色,但有一個大疑問

廣告

筆者對視覺幻象一直有莫大興趣,自然不放過「裙照門」。經過一天洗板,很多網友已覺厭倦,以為只是又一次無聊的媒體搞作瘋傳。今次真的不是,裙照門辯論打開大腦運作奧秘的一線門隙,絕不無聊。眾說紛紜中,這是我的總結:

  1. 同時同地,不同人看出不同顏色
    
筆者昨晚四代同堂團年聚會中測試過數十人的反應,得到震撼的確認:數人一起同時看,真的有人看成藍,有人看成金,互不相信對方。所以,藍金之爭和螢幕及環境的色溫無關,也不是江湖術士的掩眼法。有人提出藍色視力隨年齡減弱,本身有實證根據,但不能完全解釋這個案例,因為很多年幼者都看出金色。
  2. 照片光譜不原整,不能「還原」

    BBC 找到原物(文首圖),是一條藍色帶黑條子連身裙,可信程度很高。於是很多網上「專家」穿鑿附會地將照片調向藍色,興高采烈地說「證明」了只是 photoshop 問題。不對!看 wired 文章這張仿藍照,我的視覺皮層頑固的 colour constancy 只看到金色變成深啡,依然看不出是藍黑(忘了說,我是金營)。


    圖:wired 雜誌 photoshop 調色效果
    其實原照拍得裙子的陰影部份,環境光譜不完整,相機接收到的影象根本不是原物完整的表述。如果有人看到原物後說它是金色,他可能有色盲之類的視覺缺陷。但我們不能將這幅不完整的照片還原成藍黑色,則是照片資訊不完全的問題,不代表視覺有問題。
  3. 不是一般的視覺幻象
    
平常的視覺幻象圖,大家都看到同一效果。但裙照門中,藍營金營互指對方看到幻覺,大家都覺得自己看到的才是真實。如果只有一個人看這照片,裙照門不會發生。

「顏色恆常」不能解答

相信你已讀過網上流傳的科學「答案」,多數引用維基百科的 Color constancy,指人類與生俱來的「顏色恆常」視覺能力,讓我們無論在藍天白雲的野外,或黄昏或燭光的餐桌,所見的影物顏色都一致。顏色恆常是腦部的運算效果,足夠日常應用,讓我們不會因認錯顏色而誤判,讓自己進入險境,或錯失覓食等良機。這是人類祖先演化出來的生存機能,亦構成了個人所認識的世界。

廣告

無論原圖怎樣調向偏藍(上圖),我依然只看到金,就是顏色恆常的威力。可是,顏色恆常不能解釋藍金之爭。

Wired 訪問了兩位視覺學者達人,都引用顏色恆常背後的視覺思維運作原理,但引起藍金之爭的關鍵在於每個人的視覺思維都不一樣,而裙子照不完整的光譜迫使每一個作出非藍即金的抉擇:

當人們看著這裙子照,視覺系統會嘗試將色調的偏差打折扣。除去藍色的人會看出金色,除去金色的人會看出藍色。1

Wellesley College(Harry Potter 魔法學院!)學者 Bevil Conway 給出這猜想,大家都覺得有理,但他卻沒有信心指這就是答案,相信是因為如另一位受訪學者,華盛頓大學的 Jay Neitz 博客所說,

我從事顏色視覺研究卅年,這是見過最大的個人之間差異。我以為我會找到色盲療方,現在可能餘生要先解決這個難題。2

裙照門帶出的藍金之爭,讓我們看到,視覺感知因人而異。同一幅照片,有人以局部資訊重組原物的藍黑,有人重新演譯出金白,筆者內子甚至看出橙藍。不用害怕,世界多了可能性,只會更有趣。

答案,如果一定要有的話

很多議論都不老實,偷看了「答案」。相信很多人知道原物是藍黑色之後,都想迫自己看到「正確答案」。其實不必,裙照已和原物無關係。攝影是再造,不是複製,就如下圖中,夏慤村的營幕在光譜嚴重不全的金屬鹵化物街燈下,很多顏色都不能重現。若非 BBC 查出裙子原物,大家就不會分心「出貓」,直面裙照門揭示的奧秘:每個人看到的世界都可能不一樣。

裙照門打開了就不會關上。希望幻象達人們,如北岡明佳,願意繼續浪費時間,尋找藍金兩營之間的秘密通道,例如望著某些影象卅秒之後裙子就會變色那種掩眼法,慰撫大家看不到對方顏色的遺憾。

  1. "What's happening here is your visual system is looking at this thing, and you're trying to discount the chromatic bias of the daylight axis, so people either discount the blue side, in which case they end up seeing white and gold, or discount the gold side, in which case they end up with blue and black.” Color perception scientist says he's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e color-changing dress, second last paragraph.
  2. "But I’ve studie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color vision for 30 years, and this is one of the biggest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ve ever seen.” The Science of Why No One Agrees on the Color of This Dress, forth paragrap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