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奪走的肝臟

2018/9/5 — 20:39

pexels

pexels

話說之前文科生上肝科課堂時,教授分享了一個案例,令文科生有點心酸。

52 歲 K 女士突然七天作嘔作悶 (nausea) 、厭食 (anorexia) 、排出偏深色尿液、非常淺色的大便以及出現異常疲累 (lethargy) 等症狀,因而來到醫院求診。

生化血液檢查發現 K 女士的肝酵素極高 (AST ,ALT 高達 3,000)、膽紅素 (bilirubin) 高達 230、凝血指數 INR 高達 2.5 、白蛋白 (albumin) 低至 32 。

廣告

沒錯,這些均是典型急性肝衰竭的特徵。肝臟不單止是分解毒素的最大器官,更是控制我們凝血因子生成,以及製造膽汁、蛋白的重要角色。當肝臟急性衰竭時,所有的功能都會隨之衰退。

K 女士收入病房後,病情不斷惡化,持續地昏昏欲睡 (drowsy) 以及變得不恰當 (inappropriate) 。臨床上,醫生會懷疑是她患上的是肝臟衰竭引起的肝性腦病 (hepatic encephalopathy) 。

廣告

肝性化驗測試顯示, K 女士的乙型肝炎抗源和抗體呈陽性反應 (HBsAg, Anti-HBc IgM +ve) 。而在病歷上亦發現到病人在跟丈夫離婚後,曾和一位來自越南的伴侶發生四個月性行為。教授診斷為她是透過性行為,感染急性乙型肝炎,再而引發急性肝臟衰竭。

K 女士持續惡化,凝血指數 INR 升至 9.0 ,肝性腦病更惡化至需插喉協助呼吸。由於惡化急速,K 女士被安排換肝,並排在第一位。在 24 小時後,剛好有人捐肝而重獲新生,得以完全康復。

嗯,看到這裡,你會想這不是大團圓結局嗎?K 女士剛好有肝換而重獲新生。但實情是:

This is preventable 整件事情是可以避免的
This is preventable 整件事情是可以避免的
This is preventable 整件事情是可以避免的

你知道嗎,乙型肝炎疫苗是很有效的疫苗。研究顯示完全跟隨乙型肝炎疫苗的時間表接種疫苗,可提供 90% 以上的保護性。如果 K 女士當初有接種乙型肝炎疫苗的話,就很可能不會感染到乙型肝炎引發肝臟衰竭、也不會需要換肝、更不會需要終身服用抗排斥藥物。

你知道嗎? K 女士換肝的同時,也代表著排名單第二位的病人失去了這個肝臟、失去了重獲新生的機會,要繼續在那換肝名單中等待。對末期肝炎的病人來說,每一天的等候都是折磨,肝病引起的腹水腹漲、營養不良、骨痛、出血、腎臟衰竭等等,這些都是病人每天要面對的痛楚、唯一可以盼望的就是有死亡的病人能夠捐出他們的器官,重新出發。

你知道嗎?世界各地,特別是香港,器官捐贈的比率是非常的低,這些重獲新生的機會是可一不可再,每一個器官都是來自一個逝去的生命、都是來自一個 grieving 的家庭,全都是得來不易的。

這些悲劇在現代醫學原本都可以是可以避免的。醫學昌明,藥物發展日新月異,一些昔日醫學界束手無策的疾病變得可以避免——預防往往勝於治療。

但無奈的是,醫學進步的同時卻有一部分的人腦筋不斷退步,在社會上推行反疫苗,危害大眾的健康。我們要持之以恆的不斷譴責這些公共衛生的毒瘤,同時推廣疫苗的重要性。

這些悲劇,不可一,不可再。請向身邊的親朋好友灌輸正確的知識。向偽科學、向公共衛生毒瘤、向悲劇說不。

#請支持器官捐贈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