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憶的迷思(一)︰ 甚麼是「記憶」?

2015/5/20 — 8:30

「記憶」 仿佛像一本厚重的日記,刻劃著一段又一段的往事,深深埋藏在腦海中等待被翻開回味的一天。我想這會是大部份人對「記憶」這個詞語的理解。沒錯,記憶在我們眼中,也許只有對事和物的追憶;但往往我們也忽略了「記憶」並不止於此。記憶可以說是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在未來數篇文章,我將和大家探討幾個和記憶有關的主要問題。希望在數星期後,讀者和我也會認識到原來,記憶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簡單,甚至是令人類擁有更多智慧的關鍵。

首先要搞清楚「記憶」是怎麼一回事。先請大家想想,生活上有甚麼情怳會利用到記憶?大家可能都會感到疑惑。除了思念兒時快樂的片段或者中學時和初戀女友分手慘痛回憶外,還有甚麼會利用到我們的記憶而自已懵然不知?別擔心,或者專門研究記憶的科學家可以給你一點頭緒。

記憶也有分種類?

原來,和一般人所想的大有不同,記憶在科學家眼中其實是有很嚴謹的分類。大家要先知道記憶並不只限於有意識的記憶,其實還有一部份記憶是我們毫無意識的;例如,當我們縛鞋帶這個簡單動作其實就是一種無意識的記憶。而簡單而言,我們可以將記憶分作「短期」和「長期」記憶兩種。

廣告

短期記憶

短期記憶是在短時間內 (通常在幾秒內) 人所記到的資料。資料包括數字、詞語、音調等。那究竟我們的短期記憶有多強大?其中部份科學家發現人一般會記得大概 7±2 ( 5 至 9 ) 個資料。或許你會好奇究竟怎得到這個 " Magic 7 " ?認知科學家 Miller 在 1956 年在其中一個實驗發現,他播放了不同數量的聲音(而這些聲音是由十個不同音調的聲音組成)給實驗參加者聽 (例如第一次會播 5 個聲音,第二次會播 9 個聲音),Miller 發現參加者記 5-6 個聲音的表現最好,而參加者最多可以記到約 7 個聲音,之後有其他研究也發現了類近數字(下篇補充)7。這個發現並不足以解答短期記憶的所有問題,而其後研究發現了另一種記憶——工作記憶 Working Memory 1 也進一步解釋了短期記憶和學習之間的關係。例如推理,記憶本身和閱讀等,經不停練習後,可以成為長期記憶。篇幅所限,會留待下次再和大家深入了解。

廣告

長期記憶

相反,想信你也猜想到長期記憶的意思。從字面解釋,就是留在人腦比較長時間的記憶。那除了停留在腦海的時間外,究竟和短期記憶有甚麼分別?要解答這個問題,首先要介紹一下甚麼是長期記憶。

科學家約略地將長期記憶分為外顯記憶 Explicit Memory 和內顯記憶 Implicit Memory4,5,6,8 ,並將兩種記憶再細分為不同種類。外顯和內顯記憶各自細分下來分別就是陳述記憶 Declarative Memory 和程序記憶 Procedural Memory2,8,9。 陳述記憶和程序記憶這兩個聽起來都很 Fancy 的字眼,其實有甚麼分別?

回想剛才問到大家的問題,日常生活中最明顯會用到記憶的例子,其實就是一些我們可以從記憶中回想再說出來的事情。例如記得昨晚有甚麼飯菜、中環和灣仔的距離有多遠、考試內容 (例如水的化學公式是 H2O ),或者三年前今天你在做甚麼。這些記憶就稱為陳述記憶。不過其實陳述記憶中,有再細分作兩種不同的記憶,分別為語義記憶 Semantic Memory 和情境記憶 Episodic Memory8,9。語義記憶就是世界的知識,例如地球圍著太陽公轉,或者英文 Psychology 是心理學的意思。情境記憶,就像一個人的回憶,例如上年聖誕節和家人吃大餐的快樂回憶。

可能讀者和我起初只會想,記憶就只限回溯起過往的事。其實記憶的功能並不限於此,例如學習一些無意識的動作。這類記憶是叫做程序記憶 Procedural Memory8,9,聰明的讀者應該也會想到,程序記憶的命名就是因為這種記憶是用作記住一連串程序的。換句話說,程序記憶主要是經過長時間練習的成果,而例子就有經典條件反射3(另一個有趣的心理學現像,可看片 )、彈鋼琴、踏單車等。和陳述記憶不同,程序記憶是無意識的。就以踏單車為例,即使你在學習踏單車後長時間沒有練習,也能隨時踏起單車來。

總結

聽起上來好像沒有甚麼關系,但記憶對學習,日常生活,個人心理健康都是唇齒相依的。但究竟記憶是怎樣影響到學習,甚至可以影響到日常生活的基本技巧,兩者的關係將留待下回再詳盡解釋。
 

Reference

  1. Baddeley, A. D., & Hitch, G. (1974). Working memory. Psychology of learning and motivation, 8, 47-89.
  2. Cohen, N. J., & Squire, L. R. (1980). Preserved learning and retention of pattern-analyzing skill in amnesia: dissociation of knowing how and knowing that. Science, 210(4466), 207-210.
  3. Clark, R. E., & Squire, L. R. (1998). Classical conditioning and brain systems: the role of awareness. Science, 280(5360), 77-81.
  4. Graf, P., & Schacter, D. L. (1985). Implicit and explicit memory for new associations in normal and amnesic subject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11(3), 501.
  5. Graf, P., Squire, L. R., & Mandler, G. (1984). The information that amnesic patients do not forget.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10(1), 164.
  6. Merikle, P. M., & Reingold, E. M. (1991). Comparing direct (explicit) and indirect (implicit) measures to study unconscious memor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17(2), 224.
  7. Miller, G. A. (1956). The magical number seven, plus or minus two: some limits on our capacity for processing information. Psychological review, 63(2), 81.
  8. Squire, L. R. (2004). Memory systems of the brain: a brief history and current perspective. Neurobiology of learning and memory, 82(3), 171-177.
  9. Tulving, E. (1985). How many memory systems are there?. American psychologist, 40(4), 38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