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貓之馴化史:由老鼠殺手變成埃及神靈

2017/6/22 — 18:23

公元前 1950 年,埃及開羅以南 250 公里的一個墓穴壁畫畫上了一隻奇怪生物:牠有著長前腿、長尾,頭呈三角形。這其實是古埃及首個有關家貓的藝術品,此後貓就經常出現於古埃及的壁畫、成為雕像,以至被製作成有永生的木乃伊。一切看來,古埃及就是家貓的發源地。

然而,考古學家於 2004 年在地中海有貓島之稱的塞浦路斯,發現一個有 9,500 年歷史墓穴當中有貓隻成為陪葬品,這個發現顯示貓早與人類共同生活,時間比古埃及文明出現早上千年,推翻了家貓源自埃及的說法。

最新刊於《自然 — 生態與演化》的研究[1] 再次將現代家貓的源頭帶回埃及:古動物學家 Wim Van Neer 的團隊分析逾 200 隻古代貓隻基因後,發現現代家貓即使在古埃及以外第一次被人馴服,卻是古埃及人一手繁殖出「征服全球」的現代貓,二次馴服貓類。

廣告

2008 年, Van Neer 於埃及南部、尼羅河西岸一個約 6,000 年歷史的墓穴中,發現兩大四小共 6 具貓隻遺骸,牠們明顯被人類飼養。雖然論歷史而言,前述的塞浦路斯貓是年代較為久遠,但足以令 Van Neer 思考究竟埃及人有否獨立馴化野貓。Van Neer 從非洲、歐洲、中東搜集數以百計的貓樣本,當中包括毛髮、皮膚、牙齒、骨頭以及木乃伊,歷史由公元前 7,000 年至 19 世紀不等,並尋找樣本中是否仍存有只由母親遺傳的線粒體 DNA 。

2007 年曾有研究指,現今所有家貓均源自非洲野貓 (Felis silvestris lybica) ,而從其線粒體 DNA 我們可再辨別出五種不同基因標誌 (genetic signature) ,從而找出這些貓祖先何時、如何廣佈全球。

廣告

世上第一批家貓全部都有 A 類基因標誌,至少在 9,000 年前的土耳其出現。考古學家估計約在一萬年前,隨著農業愈來愈發達,人類儲存大量的農作物吸引到老鼠嚼食,非洲野貓隨之進入人類村莊補獵老鼠,並自我馴服成家貓。值得留意的是,這些地區與塞浦路斯只有數十公里水路之隔,相信是有漁民將貓養在船上保護漁獲。到 6,500 年前,這些線粒體 DNA 帶 A 類基因標誌的家貓隨著農民遷徙,出現於歐洲東南部,逐漸踏足於歐洲其他地方、非洲及亞洲。

故事還有下半集。 Van Neer 研究團隊從埃及貓木乃伊身上發現,牠們帶 C 類基因標誌,最早於公元前 800 年出現——時間有機會再早一點,但團隊無法在更歷史悠久的樣本找到有用的 DNA 。而帶 C 類基因標誌的貓相當受歡迎:在公元五世紀時已遍佈全歐洲及地中海地區;有公元後首一千年牠們在很多地方的數目比 A 類貓還要多,例如在土耳其西部 C 類與 A 類貓的比例達到 2:1 。

領導前述 07 年研究的 Carlos Driscoll 指,這與古埃及人有豐富資源有關。他們能將幾乎所有事情,包括貓隻變得更好。當古埃及人養到足夠數量的貓,他們就開始選擇最容易馴服、更親近人的來繁殖。事實上,古埃及藝術品能反映出這個大趨勢。貓最早出現於藝術品被描繪成與狗一樣的工作性動物,如負責墓穴的滅鼠工作,但幾個世紀後貓卻多出現於家居環境的場景之下,如與人一起獵雀,一幅公元前 1500 年的壁畫更畫上貓躲在餐桌下吃魚。

公元前 1500 年的古埃及壁畫畫上貓躲在餐桌下吃魚。
Credit: Ashmolean Museum, University of Oxford/ Bridgeman Images

公元前 1500 年的古埃及壁畫畫上貓躲在餐桌下吃魚。
Credit: Ashmolean Museum, University of Oxford/ Bridgeman Images

不過,我們現時仍未知 C 類基因標誌從何而來,有機會是土耳其帶A 類基因標誌的貓在遷徙時與埃及野貓交配形成,又或是本身由埃及野貓獨立馴化而來。有專家指,貓受人類第二次馴服的講法合理,因為豬與狗也曾不只一次被人類馴養。不過 Driscoll 指,貓未必於埃及獨立馴化,因為當地有很多動植物都源自土耳其。

團隊另一個分析顯示,貓毛花紋幾千年未曾變過,直到 14 世紀才開始有多種演變。這比狗、馬等動物在馴化過程早期已有毛色變化極為不同,顯示古時人類對貓的顏色毫不在意,只著重其滅鼠及其與人類共同生活的能力。 Van Neer 現正籌備另一研究,調查貓是否在埃及真的接受了人類第二次馴化,填補歷史中的空白之處。

來源:
Science, Ancient Egyptians may have given cats the personality to conquer the world, 19 June 2017
The Guardian, Africats to the Purr-ymids: DNA study reveals long tale of cat domestication, 19 June 2017

報告:
1. Ottoni, C. Van Neer, W. Geiger, E. & et al. (2017). The palaeogenetics of cat dispersal in the ancient world.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1, 0139(2017). doi: 10.1038/s41559-017-0139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