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業飲食改變人類語言 發出更多 F 、 V 等唇齒音

2019/3/15 — 15:16

圖片素材來源: Keri liwi, Unsplash

圖片素材來源: Keri liwi, Unsplash

在英文中, “F word” 是個禁忌。然而,要不是史前人類由狩獵部落轉為以務農維生,我們還有這種禁忌嗎?

最新刊於《科學》的研究指,人類在農業社會下可吃更多較柔軟精製食物,這種飲食習慣改變了我們的顎骨生長及牙齒磨損程度,繼而可製造更多以 B 、 P 、 F 、 V 這些唇齒音 (labiodentals) 開首的聲音與字詞。

有參與研究的蘇黎世大學語言學家 Balthasar Bickel 指,這有助歐亞語系在至少 4,000 年前開始變得更多樣化,而類似拉丁文 patēr (意即父親)在約 1,500 年前改變成古英文 faeder 的文字取代,亦因此變得更為普及。

廣告

早在 1985 年,美國語言學家 Charles Hocket 已猜想,史前狩獵部落的人類,只能進食堅韌食物纖維,使其下顎骨較發達變大突出、臼齒則出現較多磨損,亦隨下顎向前移,使上下排牙齒變得對齊,這種對刃咬合特徵 (edge-to-edge bite) 令他們難以發出唇齒音。

不過, Hockett 的說法普遍不被語言學界接納。而 Bickel 的團隊則希望以電腦模型證明 Hockett 的假說是錯誤。而模擬顯示,現代人類使用覆咬合牙齒與顎骨結構發出唇齒音,所需的氣力比有刃咬合特徵的史前人類少 29% 。

廣告

其後,團隊審視全球多種文化語言,發現狩獵部落所用語言的唇齒音,平均僅為農業社會的四分之一。團隊最後再調查各語言之間的關係,發現自從 8,000 年前,人類由狩獵文化逐步演化成以農業為主的社會,增加了對食物加工如將穀物磨成麵粉的同時,唇齒音加快傳播,這些輔音開始的辭匯亦由罕見變得更為普及。

Bickel 認為,隨著越來越多成人有覆咬合特徵,他們意外地開始更常使用 “f” 和 “v” 的聲音。他又指,在古印度和古羅馬,這些唇齒音可能是階級象徵,表明自己更富有,吃的食物更精製柔軟。另一方面,這些輔音也通過其他語系傳播,目前為止 76% 印歐語系中也有唇齒音。

未有參與研究研究的水牛城大學演化形態學家 Noreen Von Cramon-Taubadel 指,研究顯示文化變遷能改變我們的生理結構,繼而影響我們所用的語言。新墨西哥大學名譽語言學教授 Ian Maddieson 則對研究較有保留,但同意飲食等外在因素可改變語言。

研究又發現,我們能發出唇齒音是有代價的:失去刃咬合特徵,我們的下顎比史前人類短,減少了智慧齒生長空間,口腔變得較擁擠,也更易出現蛀牙。

來源:
Science, Ancient switch to soft food gave us an overbite—and the ability to pronounce ‘f’s and ‘v’s, 14 March 2019

參考資料:
Blasi, D.E., Moran, S., Moisik, S.R. & et al. (2019). Human sound systems are shaped by post-Neolithic changes in bite configuration. Science 15 Mar 2019: Vol. 363, Issue 6432, eaav3218. doi: 10.1126/science.aav3218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