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學院 — 解剖科(二之二)

2018/5/29 — 9:00

其實到了十年後的今日,我仍然記得的也只有當年最印象深刻的 mnemonics ,例如 All Prostitues Take Money (所有妓女也會收錢),是用來記住心臟的四個活塞名稱和次序。而 "Oh Oh Oh, To Touch And Feel (Very) (Green) (Vegetable), Ah Heaven!" 則是十二條 cranial nerves 的名稱,到我而家做眼科還有用到。(括號是出得街的版本! 醫學生會知我講緊咩...)

第一年考解剖科除了 MCQ 之外,還有 Steeplechase 那就是在解剖室內,大概有三十個 stations ,分別有屍體不同部分,在骨/肌肉/血管上,插了幾個小旗子,紙上寫著問題。問題不會太簡單直接,例如旗子會插在手中的幾條肌肉,然後問題問肌肉 A 是由哪條神經線連接著,肌肉B會令手指做什麼動作等等。

那年剛考完試後,我在 Officer Training Corps(英軍軍官訓練團,屬於英國 Territorial Army)由 SAS 野外求生訓練時,我們一個小組獲發一隻活雞,我同僚殺了雞後,我幫手清走內臟時,竟然被教官問到內臟名稱!我不禁偷笑,當然也都一一答對,那也是題外話了。

廣告

最後一節解剖堂,是對捐贈遺體亡者的悼念儀式,以感謝他們對我們醫學教育的貢獻。而我們也在那天被告知,我們這一年來每週相見的屍體的名字(他生前是一名兒科醫生)。那一天解剖部也邀請了亡者的親屬,一同前來悼念。當年只有十九二十歲的我們,彷彿也上了寶貴的一課。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