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認識:毒品上癮元兇是⋯⋯

2015/11/4 — 8:00

epSos .de / flickr

epSos .de / flickr

食毒品食上癮竟然唔關毒品事,有冇搞錯?

日前一段由 Johann Hari 聯同 In the Nutshell 製作的短片在 facebook 上瘋傳,將吸毒上癮矛頭直指環境,聲稱真正導致上癮的是我們的生活圈子,而不是藥物本身。那毒品成癮的真正幕後黑手究竟是...?

廣告

Johann Hari 是誰?

我對他的認識不多,Wikipedia 指他是一位英國專欄作家,曾為獨立報撰寫文章。現年 36 歲的他出版了《Chasing the Scream》。雖然暫未拜讀,但見評語還不錯。他在書中講述美國持續多年的「毒品戰爭」,質疑整個禁毒行動並不成功。而他亦認為大家對毒品的看法有錯,甚至是對成癮問題有所誤解。但似乎他對毒品的看法,還需多點科學證據考證...

甚麼是成癮?

簡單來說,上癮 (Addiction) 是對藥物產生了依賴,大量服用後會產生抗藥作用;當缺乏藥物時,我們會開始有脫癮癥狀。而在我們大腦亦可看到因藥物造成的成癮現象,當中最明顯的就是轉錄因子ΔFoS-B 。這種因子會因服用成癮藥物而累積增加,從中改變控制多巴胺 (dopamine) 的腦部結構。有研究認為,上癮其實和長期病患十分相似,可能是遺傳因素所引致。曾有研究就發現同卵雙胞胎的兄弟(或者姐妹)同時有出現藥物(包括海洛英、酒精或及大麻)成癮現象的會比異卵雙胞胎來得多,可能是被未知的遺傳因子影響 [2]

廣告

不過, Hari 卻認為這些說法都是錯的,真正引起上癮的不是藥物內的成份——而是環境。

醫院有用,所以不成癮

他認為即使病人在醫院接受 diacetylmorphine (醫學用海洛英)鎮痛後,病人出院後都不會變成「癮君子」。這即代表「海洛英」本身並不會引致上癮。這個推論也許跳得太遠了吧。

先不談世界各地(例如英國)已沒有,或者減少使用海洛英作鎮痛劑而改用嗎啡 (Morphine) ,即使醫院曾使用海洛英鎮痛,都和一般以非法渠道獲得的大為不同。醫院有相應指引控制份量和有適當的方法減藥,令成癮的機會減少。加上海洛英這種鎮痛藥物只會在嚴重痛楚才會用到,一般痛楚有其他藥效較輕的藥物取代,所以病人比起一般濫藥者攝取到的劑量少得多。

現時醫院常用的鎮痛藥物包括:

  1. 非鴉片類止痛藥 (paracetamol, aspirin 和 ibuprofen)

  2. 合成類止痛藥 (co-codamol, co-codaprin 和 co-dydramol)

  3. 鴉片類止痛藥 (codeine, tramadol 和 morphine)

*這些藥物藥力由小至大排列。[3]

Rat Park Experiment ,錯誤的解讀?

以往科學家在研究毒品成癮時,會將老鼠放在一個只有水和混有毒品的籠內觀察。所以,在缺乏選擇的情況下,得出的答案通常都是:老鼠上癮,服用過多藥物致死。不過 Bruce Alexander 提出改善籠內環境 [1],將之變成樂園 (Rat Park Experiment) 般令老鼠居住的環境多了吸毒和喝水以外的選擇,也可以有同伴一起生活,大幅度減少上癮的風險。而 Hari 也捉著這點,質疑其實人類世界之所以有致癮,都是因為缺泛社交、娛樂所致。

其實環境對吸毒有影響並不是新鮮事。在過去幾年,一直都有研究針對環境對毒癮的影響。科學家發現,在標準環境(Standard Environment ,即有基本的食水和食物的環境)的生活的老鼠會比較佳環境 (Enriched Environment,即除了基本生活條件外,還有玩樂和休息的地方)的更易惹上毒癮。同樣社會地位較低,而且生活中承受較大壓力的猴子也會偏向選擇可卡因而非食物。好像和 Hari 形容的都挺吻合?

不過這類科學家也強調這些結果只是反映較好較高的環境和社會地位會令動物對接觸毒品的動力減少,或是較佳環境改變了部份大腦結構,令對抗成癮變得更有效[4,5],所以上癮的機會亦會減少。上述的研究結果可以幫助政府找出相應對策預防吸毒或者加快戒毒復康的進度,例如可以改善社會環境和政策,或者改善戒毒復康中心的環境,同時鼓勵市民支持復康者盡快融入社會,戒除毒癮。但不是如 Alexander 或者 Hari 所指出的——藥物本身並不會成癮。事實上,只要長時間服用致癮藥物,已經是半隻腳踏上成癮路了。

人與人之間——還需要關懷

雖然 Hari 對成癮毒品的看法不太準確,但這就代表他重新提出的意見並無可取之處嗎?不是。

現在各國政府都在有意無意間將對抗「毒品」的矛頭指向吸毒者,而非毒品本身。加上市民的態度普遍對吸毒者都十分抗拒,社會吸毒問題並沒有改善,更令壞性循環持續,曾染上毒癮的朋友繼續在社會中迷茫地浮浮沉沉。

如 Hari 所說,人類需要有社交圈子才可以快樂成長。一個較理想的居住環境,當然可以減少濫藥的情況發生。除此之外,或者我們可以參考一下荷蘭的例子:與其禁止所有藥物,倒不如透過設置受規管的場所售賣傷害性的藥物,盡量減低全面禁止藥物所帶來的傷害,同時令吸毒者不再遭人白眼。在幫助吸毒者戒毒也可以考慮處方少量成癮藥物逐步減少吸毒量,並減輕低質素藥物傷害。

Hari 所渴望改變的,其實也值得大家一同反思,我們可以為吸毒人士,以至整個社會帶來甚麼轉變?最後,吸毒危害健康,切勿貪得意試。

 

 

後記:謝謝網友 H 和醫生 T 給的意見,助我完成此文。

參考資料:

  1. Alexander, B. K., & Hadaway, P. F. (1982). Opiate addiction: The case for an adaptive orientation. Psychological Bulletin, 92(2), 367. DOI: 10.1037/0033-2909.92.2.367

  2. McLellan, A. T., Lewis, D. C., O'Brien, C. P., & Kleber, H. D. (2000). Drug dependence, a chronic medical illness: implications for treatment, insurance, and outcomes evaluation. Jama, 284(13), 1689-1695. DOI: 10.1001/jama.284.13.1689.

  3. Arthritis Research (NHS), Pain Killer, 2011

  4. Solinas, M., Thiriet, N., El Rawas, R., Lardeux, V., & Jaber, M. (2009). Environmental enrichment during early stages of life reduces the behavioral, neurochemical, and molecular effects of cocaine. Neuropsychopharmacology,34(5), 1102-1111. DOI: 10.1038/npp.2008.51

  5. Xu, Z., Hou, B., Gao, Y., He, F., & Zhang, C. (2007). Effects of enriched environment on morphine-induced reward in mice. Experimental neurology, 204(2), 714-719. DOI: 10.1016/j.expneurol.2006.12.02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