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野馬非野生:最新研究助揭馬匹演化史

2018/2/26 — 14:40

背景圖片來源:San Diego Zoo Institute f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背景圖片來源:San Diego Zoo Institute f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馬匹與人類息息相關,但科學家一直未能確認現代馬匹起源。最新研究發現現代馬匹可能是源自未知馬匹種類,而唯一存在於世上的野生馬,也非真正的野生動物。

以往科學家一般認為馬匹是源自 5,500 年前,居於哈薩克的波泰文化 (Botai culture) 。較早前研究中亞遊牧民族基斯泰人馬匹基因時就發現,不少基斯泰馬基因變異大多與神經脊 (neural crest) 有關。現代馬則可追溯至兩種 700 年前的古中東馬種。今次研究的波泰文化,則由史前獵人牧人組成。研究人員曾於波泰文化陶器中發現馬肉脂肪及奶類脂肪,這些發現或反映當時可能會食用馬肉或搾取馬奶。另外,研究人員亦從遺址中發現不少馬匹骸骨。種種證據均似乎顯示馬匹是源自這個古代文化。

因此,古生物學家 Ludovic Orlando 及動物考古學家 Alan Outram 決定分析古代馬匹的基因,以確認馬匹馴化起源。他們先從遺址中發現一個古代畜欄,是另一個當地人曾馴化動物的證據。然後,他們再收集 20 個波泰馬骸骨樣本,並將基因排序。此外,他們亦將過去 5,000 年以來,不同地區的馬匹樣本作基因排序。研究人員再將這類排序數據與現存數據比較,當中包括普氏野馬 (Przewalski’s Horses) 。利用此類數據,研究人員可為馬匹譜出「族譜」,由此找出那一品種較接近。

廣告

出乎意料之外,普氏野馬跟波泰馬匹相當接近,有機會是逃脫的波泰馬匹後裔。換言之,研究發現全球已沒有真正野生馬匹。不僅如此,研究人員亦發現其他馬匹並非波泰 馬的後代。此發現即代表波泰馬並非現代馬匹源頭。

研究人員認為其中一個可能性是波泰人開始擴展至歐洲和亞洲地區,期間不斷為波泰馬與不同野生馬匹配種,最終令原本波泰基因完全「消失」,由此令現代馬匹數據看起來與波泰馬全無關係。另一個可能性,則可能是波泰馬早已滅絕,並被其他地區馴化的馬匹取代。若此說成立,即馬匹曾經歷多於一次馴化。

廣告

然而,由於現時欠缺 4,000–5,000 年前的基因樣本,所以尚未可肯定哪一個情境才能解釋馬匹演化史。Orlando 亦向《科學》透露,古人類基因有助了解當年的移民史、及人口結構,由此或可進一步揭開馬匹演化史。 

來源:
Science, Ancient DNA upends the horse family tree, 22 February 2018

報告:
Gaunitz, C., Fages, A., Hanghøj, K., Albrechtsen, A., Khan, N., Schubert, M. ... &  Orlando, L. (2018). Ancient genomes revisit the ancestry of domestic and Przewalski’s horses. Science, Published Online. DOI: 10.1126/science.aao3297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