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鑽研的代價與成果

2015/2/22 — 11:03

這兩星期在「形上學」講解 David Lewis 的著名論文 "The Paradoxes of Time Travel",這已是我第八次用這篇論文作這一科的教材;用作教材的很多其他論文都逐漸換了新的,這一篇卻一直保留著,不但因為我喜歡它內容豐富有趣、文風別樹一格,還因為其中一些問題我還未想得通,希望透過教學相長的方式鑽研下去。

「鑽研」這個詞語,用來形容學問的探求,實在很有意思。學問的鑽研,並沒有省力的「電鑽」這回事;這鑽,是要集中精神和出氣力的,否則便鑽不入,就算入了也不會深。要深入學問的堂奧,非踏踏實實花大量工夫鑽研不可,那是難事,要有刻苦的精神;浮誇的人往往欠缺這種鑽研的耐力,因此,就算很聰明,也只能流於涉獵,學問不會高到那裏(不過,如果涉獵得廣,總算博學,當然不是壞事)。

廣告

然而,鑽研並不保證有期望的結果。假如鑽研的目的是達致別開生面的創見,甚至是解決了鑽研的問題,而最後的結果卻只是知識的量增加了,便可能會覺得浪費了精神和時間,或至少會覺得結果與付出不成正比。如果是哲學研究,則有可能由鑽研演變成鑽牛角尖,甚至越鑽研越思想混亂而不自知,可說是走火入魔,那就更不划算了。

Lewis 那篇論文裏一些較含糊的論點,這兩年我開始想得清楚了一點;這當然不能只靠重複閱讀和思考論文的內容,還要看很多有關的哲學及科學材料。本來我十分喜歡這篇論文,可是,開始想清楚那些含糊的論點後,便越來越不喜歡它,認為 Lewis 的論點站不住腳。至於會不會寫篇論文來討論,我現在還不肯定,但即使不寫,我也不會覺得浪費了鑽研的精神和時間 --- 對我來說,那知性上的滿足感已足夠了。

廣告

無獨有偶,「知識論」也有一篇論文是我為了鑽研而用了多年作教材的,就是 William James 的 "The Will to Believe"。與 Lewis 那篇相反,我起初十分討厭 James 這篇論文,但討厭歸討厭,我還是想弄清楚他的立場和論點。結果是,雖然我現在仍然不同意 James,但已開始懂得欣賞他這篇論文,這可說是始料不及。

我的主要研究範圍是知識論而不是形上學,James 這篇論文的有關問題我已思考了很多年,近來漸有眉目,待手頭上那三篇論文完成後,應該會寫一篇討論 James 的 --- 寫到這一句,竟有點 can't wait 的感覺!如果最後寫不出論文,應該是會有點失落感的。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