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閱讀泛科學的心得

2015/1/28 — 18:40

Erik Berndt / flickr

Erik Berndt / flickr

泛科學可謂近十年最成功的華人網絡科普知識平台,閱讀量高,社交網絡分享次數多。這情況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想不到那麼多人對科普知識有興趣。

我傾向於自然主義(即主張大部分課題都需要科學研究),也熱愛了解科普知識,見到泛科學發展得如此成功,自然感到高興。但同時,我還是有點不知足,希望泛科學可以辦得更出色。

理論上,科普文章,就是用一般人看得明白的日常語言,道出科學家的研究成果。因此,科普作者應該「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不應在報告中加入太多的個人立論。但是,泛科學裡有不少文章都不只是在報告,更是作者嘗試使用科學研究的成果去處理日常生活上的難題,當中涉及人倫、道德、政治等規範性問題。本來,科學研究包含生活中的難解,這屬常事,因為科學家的研究動機有時是為了解決生活中某個特定的難題,因此我們也常常見到科學家在研究報告的結尾都會提供可行的建議,讓人們用科學知識去解決問題。

廣告

然而,建議還建議,如果一個科普作者在可行建議上加添更多的內容,譬如嘗試處理特殊的人際關係或道德問題,那麼作者應當注意到,這時自己在處理的範疇很可能已經超出研究成果可提供的證成內容,否則科學家不用那麼小心翼翼給出一個比作者稍弱版本的可行建議。這時候,作者就不只是在作科學報告或推廣科普知識的工作,更是在建立某個規範陳述。若此,作者應有責任提供更多的論據去支持自己的論點,並說明清楚這屬個人立場,不只是研究報告的內容。但我見有些泛科學的作者似乎沒注意到這點,「興奮地」以為自己的想法可以直接從研究成果中得出,然後言之鑿鑿地分享個人腦補的「研究成果」。

別誤會,我不是在刁難泛科學。我想這是搞網絡知識普及的媒體無法避免的必要之惡。當代的知識研究愈來愈專業與分工,尤其是科學世界,某個科學範疇的研究人員可以完全看不明白另一邊的研究人員在幹什麼。搞知識普及的我們,說得好聽點是,分享個人的閱讀心得;說得難聽點,只是比一般人了解多點、自以為是的知識發放者。

廣告

因此,我建議,如果普及知識的推廣者不是發放高度可靠(學界內有所共識、爭議較少)的知識,而是在發放爭論頗大的研究課題時,那麼不應妄下判斷,行文時應留下存疑的心態,供讀者思考的地方。畢竟在網路上,大多數人的角色都只是擁有最基礎判斷能力的訊息載體,作用是與其他訊息載體(人)交流彼此的看法與異見,沒有多少人真的有心力去繼續找相關的專業文章閱讀。因此,推廣普及知識者,尤其是推廣科學知識的,應該對自己的立論保持謹慎,因為科學爭議的解決只能由專業科學解決,不同於一些倫理、政治課題,人人都可以加上一張嘴。

所以,我在閱讀泛科學時抱著的多是增廣見聞但不會盡信的心態,除非我有時間研究 reference 內的論文或文章,否則我一概抱持懷疑,等待相反立場/研究成果的文章出現,在作對比,立一個基礎判斷。我想這才符合科學精神,也是我閱讀泛科學(同時是閱讀其他網絡文章)的心得,僅供大家參考。

最後,我想說,泛科學是很值得大家閱讀與支持的平台。我期望它愈辦愈出色。

原刊於捷學的哲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