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陰謀背後(一):騙局

2016/5/19 — 18:30

catherine / flickr

catherine / flickr

陰謀論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將毫無關係的事件包裝成一個似模似樣的故事,然後跟你說:「信不信由你。」

人人都樂於聽取一些不為人知、打破社會慣性、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正正是我們好奇心,衍生了不少陰謀論故事、節目、旅行團甚至「另類療法藥廠」。我們就在無意間,因為他們的一兩句謊言,孕育了整個陰謀論行業。我只知道:他們在笑著數銀紙。

廣告

圖 1:Free Thought Project 網站截圖

圖 1:Free Thought Project 網站截圖

廣告

其中一單引起不少人注意的,是去年流傳的自然療法醫師「殺局」。事件起初由外國另類醫學網站報道,指 5 個自然療法醫師相繼在去年 6-7 月被藥廠所殺,另外更有 5 個醫師失去蹤影。報告指:他們死前曾被美國政府調查或接觸,而報道指這批醫師的死可能是藥廠甚至整個醫療體制想他們收聲,以免讓「自然療法」破壞廠家的如意算盤所致。

很不幸他們的指控,似乎都是一個一個堆砌而成的故事,有心誤導讀者去對醫療體制完全失去信心 ——最重要是,他們故意隱瞞了事實的全部。

2 個自閉症兒子的愛爾蘭藉媽媽 Fiona O’Leary 無意中在網上找到可醫治自閉症的,但未經許可和驗證的藥物 GcMAF 。她對此深感懷疑,並開始調查反疫苗醫生 Jeffery Bradstreet、 Immuno Biotech 東主 David Noakes 和 First Immnue。 Fiona 在搜證後,她向英國藥監部門投訴,而相關部門搜查 Bradstreet 位於劍橋製作 GcMAF 的實驗室後發現,該處衛生情況相當惡劣;最恐怖是,製作 GcMAF 的原材料本身都不能供人使用。最終 Bradstreet 的劍橋實驗室被英國當局關閉。

圖 2 : 當地法院頒佈的搜查令,目標是 GcMAF

圖 2 : 當地法院頒佈的搜查令,目標是 GcMAF

但 Fiona 的調查並沒有因而停止,她留意到 GcMAF 仍在美國銷售,令更多家長和兒童受害。她再向美國食品藥品監察局 (FDA) 投訴 Bradstreet 和 David Noakes 等人。FDA 接報,派出人員在 6 月 18 日搜查 Bradstreet 的住所,目標是搜出一切有關 GcMAF 的證據。瑞士當局其後更指,Bradstreet 的 GcMAF 曾引致 5 個病人死亡。在搜查後翌日,Bradstreet 駕車去到北卡羅萊納州的酒店。但由於他的酒店房還未準備好,他離開了酒店,一走就再沒有回來;最終被人發現他躺在河邊,心口中槍死亡。

當局認為 Bradstreet 的死因沒有可疑。相信他尋死的原因,也是因為眼見自己一手建立的「GcMAF 王國」被推翻,一時失意所驅使。但一批陰謀論者就指 Bradstreet 的死是因為 FDA 想將「真相」隱瞞 ——有人故然謀殺這個「落難醫生」,更將揭開真相的 Fiona 批評為「兇手」之一。問題是:究竟 FDA 要隱藏甚麼「真相」?為甚麼偏偏藥廠或者 FDA 要在調查中,並有機會將他入罪時將他殺死?可見陰謀論者的指控並不合理,而是希望順水推舟,將 Bradstreet 死亡的責任推到政府身上。

最妙的是,陰謀論者為了令整個「陰謀」變得更令人信服,他們將另外一批毫無關係的醫生失蹤或者死亡事件也拉在一起報道,但不會告訴讀者這類案件之間根本沒有關連:他們有些是明顯因年紀大而死於自然,失蹤的墨西哥醫生根本和 FDA 甚至美國無關、有些根本不是自然療法醫生,又有一些是被伴侶謀殺 。整個陰謀論根本站不著腳,但報道卻故意串連一起,引導讀者得出錯誤結論。

另外,《Snope》專欄作家 Kim LaCapria 就引用簡單數學,解釋「醫生死亡」並不是罕見事:至去年 3 月為止,美國有 897,000—1,000,000 個醫生,每 100,000 人中,每年就有約 821 人死亡。再根據這個數字推論,每年就可能會有 6,500—8,200 個醫生離世,也就是說一個月會有大概 700 個醫生死去。就數據而言,這些另類療法所提出的「不尋常」個案,其實也是相當尋常的事件。

我不敢說 100% 流傳的陰謀都是虛構,但作為讀者,正因為有很多毫無道德的人會當所有讀者是沒有思想,會因此「作故仔」引導到讀者達到他們所想的結論,甚至從中獲得大量商機。要找出真相,就不能隨便被立場左右,處理資料時更加小心過濾資訊、小心判斷。這也令我想起專門踢穿謠言的魔術師 Penn Jillette 的一句話:「如果你很想相信某些事,就更加要去質疑它們。

陰謀論是相當有趣,將截然不同的故事講出——或者有時真的會揭穿一些不為人知的事。但當你不分由說就相信一個陰謀時:不要忘記,不僅有人會受傷害,同時既得利益者也正躲在暗角恥笑著你。

參考資料:

Science Blog, GcMAF and the life and death of an autism quack, 19 July 2015

Washington Post, The mysterious death of a doctor who peddled autism ‘cures’ to thousands, 16 July 2015

Snopes, Five Holistic Doctors Dead, 21 July 2016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