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準備好迎接完美風暴潮嗎?— 論嚴重風暴潮對香港的威脅

2018/9/16 — 16:15

9 月 16 日,強颱風「山竹」引發海水湧入港島近岸屋苑杏花邨,屋苑內如同澤國,現場更可見海水將大量垃圾沖至岸上。

9 月 16 日,強颱風「山竹」引發海水湧入港島近岸屋苑杏花邨,屋苑內如同澤國,現場更可見海水將大量垃圾沖至岸上。

【文:李栢榮】

隨著近年香港多次受到風暴潮的威脅,大眾對風暴潮的認識亦有所加深,但除非是住在低窪地區的居民,否則風暴潮可能對一般市民沒有切身影響,但風暴潮對香港的影響真的只限於此嗎?本文旨在探討香港出現嚴重風暴潮時可能達到的水位,以及該水位能對香港造成多大破壞。

要說香港的嚴重風暴潮,大家記憶猶迎的超強颱風天鴿,就帶來 3.57 米(海圖基準面以上北角/維多利亞港,下同)的戰後第二高潮位。至於戰後最強颱風 1962 年溫黛,除了為香港帶來強勁風力以後,亦為香港帶來3.96米潮位,紀錄至今仍未打破。而 2008 年颱風黑格比及 2001 年颱風尤特亦為香港帶來戰後第三及第四高的潮位。

廣告

除了歷史資料,我們亦可參考風暴潮預報模式模擬熱帶氣旋在不同情況下為香港所帶來的風暴潮影響。天文台曾模擬 2008 年颱風黑格比、2013 年颱風天兔及 2017 年颱風天鴿在香港以南近距離掠過的潮位,分別達 4.5 米、5.0 米及 4.5 米,均比溫黛影響時的潮位要高。值得留意的是,上述熱帶氣旋在數值預報中雖然是走對香港有最嚴重影響的完美路徑,但在最接近香港時強度均只有強颱風至超強颱風下限的強度。假如香港不幸遇到環流廣闊、中心風力超過每小時200公里的超強颱風,再加上天文大潮的影響,香港絕對有可能出現 5.5 米以上的潮位,最極端情況下維多利亞港更有可能出現達 7 米的潮位(2.5 米天文大潮加上 4.5 米風暴潮)。

推想到此,或者有人會質疑這些數字均只是電腦模擬,在真實情況下不可能發生,可是這些數字在近年已一次又一次出現。直接受天鴿風眼壁影響的澳門就在上年錄得 5.6 米高潮位,而汕頭在 2013 年超強颱風天兔侵襲期間亦錄得 5.9 米高潮位,顯示完美風暴潮正不斷地與香港擦身而過。在戰前香港數據較不完整的年代,天文台在曾分別在 1874 年及 1937 年估算及錄得維多利亞港出現 5.2 米及 4.05 米的水位,可見風暴潮所帶來的超高水位並非沒有在香港歷史出現。再加上因全球暖化而引起的海平面上升,香港出現嚴重風暴潮的機會實是與日俱增。災難電影畫面般的預言絕非危言聳聽。

廣告

有了以上的資料,我們便可以評估此水位高度對香港的影響。下圖列舉了不同地區或設施的高度以及各熱帶氣旋歷史/推算風暴潮高度:

作者提供圖表

作者提供圖表

總括而言,當水位達 3.5 米岸邊低窪地區便會出現水浸(參考黑格比及天鴿襲港時的情況),而一旦出現 4.0 米以上的水位,維港兩岸便開始會出現水浸,而當超過 5.5 米的完美風暴潮出現的話,香港絕大部份填海地,包括機場、新市鎮等都會出現水浸。除了電力供應中斷之外,我們還要擔心香港的交通命脈 — 地下鐵路受水浸的風險。這些基建一旦受到如此破壞,相信並非能在短時間內能夠修復,香港或需以週甚至以月計的時間才能恢復。

這次完美風暴潮也許會在今天出現,更有可能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出現,因此我們應對此做好準備。誠然,一旦出現上述規模的風暴潮,市民除了遠離低窪地區及預備過最少幾日無水無電的生活外,實在是處於非常被動的位置。香港政府無論在災難發生前的準備、應變、重建等各方面均責無旁貸。天文台可考慮設立風暴潮警告,為各級別的水位對不同地區作預警。保安局應設立機制,為大規範疏散撤離作準備。政府長遠更需考慮興建大型水閘及在發展沿海地區時把嚴重風暴潮的威脅納入考量。

希望本文能起拋磚引玉之效,為應對未來嚴重風暴潮帶來更多討論。

 

作者自我簡介:業餘氣象學者、香港氣象交流中心成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