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鼠耳蝠藏伊波拉抑制免疫系統基因達 1,800 萬年 暫未確定為何仍遺傳至今

2018/7/25 — 15:55

鼠耳蝠

鼠耳蝠

正當剛果民主共和國宣佈該國史上第九次伊波拉疫情結束,最新刊於 Cell Reports 的研究卻發現,鼠耳蝠 (Myotis) 祖先在 1,800 萬年前已從伊波拉病毒與馬爾堡病毒 (Marburg virus) 相關的古病毒盜取一個重要基因 VP35 ,多年來在鼠耳蝠體內未有重大改變之外,更普遍存在於多種鼠耳蝠。該基因正常會抑制受感染動物的免疫反應,但為何鼠耳蝠體內仍有該基因尚未被了解。

研究由水牛城大學演化生物學家 Derek Taylor 領導,他指出鼠耳蝠體內的 VP35 在 1,800 萬年來只有少數改變的情況相當罕見,因為大多數外來基因在這樣長的時間內,通常都會在繁衍過程中被破壞變成碎片。此前, Taylor 與其他學者也曾在包括倉鼠、田鼠與小袋鼠的數種哺乳類動物中發現 VP35 ,這些 VP35 基因均來自古代絲狀病毒 (filoviridae) ,而這些絲狀病毒都是現代伊波拉病毒與馬爾堡病毒的共同祖先。

病毒中的 VP35 會製造蛋白質阻止受感染動物出現免疫反應,令病毒可於動物身上繼續不斷複製。研究團隊為了解鼠耳蝠體內 VP35 的演化歷史,對比了鼠耳蝠屬下的 15 個品種 VP35 基因組,並再從這些基因組重製成 1,800 萬年前的 VP35 祖先版本。結果發現,全部 15 個品種體內、現代伊波拉病毒、馬爾堡病毒與祖先 VP 35 版本均極為相似。

廣告

雖然各 VP35 版本相似,但病毒中的 VP35 與鼠耳蝠的仍有所出入。團隊在實驗中發現,鼠耳蝠版本的 VP35 會有抑制製造干擾素 β (Interferon β) 這種免疫蛋白的功能,但比起病毒版本效能較低。

Taylor 表示,干擾素與身體發炎反應有關。雖然未知鼠耳蝠的 VP35 實際作用為何,但由於長期發炎會對身體有害,團隊估計鼠耳蝠使用 VP35 來調控發炎反應。不過,他強調 VP35 可能有其他未知的作用,需更多研究了解。

廣告

來源:
Phys.org, Bats harbor a gene swiped from an ancient Ebola-like virus—here's how they may use it, 24 July 2018

報告:
Edwards, M.R., Liu, H.J., Shabman, R.S. & et al. (2018). Conservation of Structure and Immune Antagonist Functions of Filoviral VP35 Homologs Present in Microbat Genomes. Cell Reports Volume 24, Issue 4, p861–872.e6, 24 July 2018. DOI: 10.1016/j.celrep.2018.06.045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