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5 萬年北非人基因組 揭人類遷徙更頻繁

2018/3/16 — 18:04

Credit: Abdeljalil Bouzouggar

Credit: Abdeljalil Bouzouggar

位於北非摩洛哥東部的 Grotte des Pigeons 洞穴,有著迄今已知最古老的人類墓地: 1.5 萬年前的現代智人會將死去的同伴以全著的姿勢葬在這裡,當中更有貝殼造成的珠子、動物角、石箭等石器作為陪葬品。 20 世紀的考古學家一直以為墓地屬於較先進、來自歐洲的伊比利毛里文化 (Iberomaurusian culture)

不過,最新刊於《科學》的研究指,從墓穴骸骨得到的基因組顯示,這些人類並無歐洲血統。相反,他們與中東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人關係更密切。換言之,北非是人口遷徙的重要交匯處,遷徙亦比學者之前所想更為頻繁。

考古學家從 1908 年發現 Grotte des Pigeons 洞穴時就認為,古代摩洛哥人的起源始於來自現今伊比利亞半島 (Iberian Penissula) 的歐洲人。這個狩獵採集群族於 2.2 萬年前開始放棄原始的粗糙工具,改用更精細石刀,以拋射方式擊中更遠的獵物,而洞穴亦有這些精細石器出土;類似的工具早在西班牙、法國和歐洲其他地區出現,其中一些與著名的格拉維特文化 (Gravettian culture) 有關。

廣告

Grotte des Pigeons 洞穴
Credit: Abdeljalil Bouzouggar

Grotte des Pigeons 洞穴
Credit: Abdeljalil Bouzouggar

廣告

有份參與研究的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考古學家 Louise Humphrey 指, 60 年代開始有學者認為伊比利毛里人從格拉維特人身上習得石器打磨技術,因為在 2 萬年前的冰期,海水水位比現在低得多,伊比利毛里人可能從西西里或直布羅陀乘船橫越地中海,到達摩洛哥定居繁衍。

Humphrey 團隊在 2005 年從洞穴發掘出 14 具伊比利毛里人骸骨,有機會測試這個看法是否正確。團隊與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古基因學家 Matthias Meyer 與 Svante Pääbo 合作,成功從該些骸骨的耳骨提取 DNA 。這是非常重要的技術突破,因為古 DNA 很易在和暖氣候下被降解,而提取的 DNA 亦比此前在其他非洲人類骸骨古老近一倍。

其後這些 DNA 再轉交至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的古生物學家 Marieke van de Loosdrecht 和 Johannes Krause 進行排序。他們最終分析到其中 5 個人的細胞核遺傳物質,以及 7 個人由母系遺傳的線粒體 DNA 。結果顯示,這些古摩洛哥人與古歐洲人無任何關係。相反,他們與中東人和其他非洲人有關:他們有約三分之二的基因與 1.45-1.1 萬年前居住在中東的納圖芬狩獵部落 (Natufian) 有關,其餘三分之一則與撒哈拉以南非洲人有關,當中最為密切的是現今西非坦桑尼亞的哈札人 (Hadza) 。

由於 Grotte des Pigeons 洞穴起出的骸骨歷史早於納圖芬人,但前者又不是納圖芬人的直系祖先,加上納圖芬人缺乏來自非洲的 DNA 。這表明,兩者都繼承了遠於 1.5 萬年前居於北非或中東一批更大的人類群族的 DNA 。

至於為何新排序基因組中含撒哈拉以南非洲人的 DNA ,團隊估計這些北非人可能是從同時代的南方移民那裡獲得,又或是他們繼承了來自非洲南部的更古老 DNA ,成為如摩洛哥的 Jebel Irhoud 發現的最早一批北非現代智人後代。

現時北非人口有大量來自歐洲人的 DNA ,研究顯示北非人類歷史比想象更為久遠,而且北非、中東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之間的遷徙比以前認知的要多。 Krause 指,未來將需進一步的研究,了解將搜尋引起伊比利毛里人與納圖芬人的關係。

來源:
Science, Oldest DNA from Africa offers clues to mysterious ancient culture, 15 March 2018

報告:
van de Loosdrecht, M., Bouzouggar, A., Humphrey, L. & et al. (2018). Pleistocene North African genomes link Near Eastern and sub-Saharan African human populations. Science 15 Mar 2018:eaar8380. DOI: 10.1126/science.aar8380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