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56,真‧廚師(三)

2016/4/18 — 10:0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小巷入口傳來熟悉輕盈的腳步聲,今夜遲了一點,是 Arti 。美麗剛強的女孩,美麗的名字,她說, Arti 是印度教的其中一位神祇。看到她那深邃迷人的大眼睛,在黑喑中閃動,我的心情好了不少。伸一伸懶腰,站起來與 Arti 輕輕的擁抱了一下,問:「美女廚師,今天準備了甚麼食物?已經餓瘋了。」她打開紙袋,愉快地回答:「這是牛油雞塊 Butter Chicken ,這是辣椒羊肉, Rogan Josh ,以及曾經在二小時前又熱又脆的烤麵包。」嘩,好味道。 Arti 來自 Kashmir ,煮的是拿手北印度菜。我揭起放在長木椅上的厚底圓煲,說:「今晚獨沽一味,香草番茄小龍蝦,一大盤。」 Arti 嗅了一下,回答:「很香」,然後也不打話,立即交換食物,就這樣坐在後巷吃得津津有味。

繼 1984 年的經典電影《The Terminator 》之後,有無數導演曾經重拍類似題材,說人工智能不斷發展,最終會變為大魔頭,毀滅人類。這件事,結果沒有發生。十多年前, AI 通過「完全圖靈測試」(着實嚇了科學家一跳),然後又在八年前,變成超級智能, The Terminator 也一直沒有出現。不單是這樣,無所不知的「老大哥」,始終如一,有求必應。科學家們說,人類寫入程式中的制約有效,危機已過,可以放心進入「超級智能年代」。我們這班死硬派不信,我們認為,真正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Arti 看到我在吮着手指上的醬汁,笑了起來。她問:「今天情況如何?」我說:「多了幾位年輕客人,有說有笑,反應算是不錯,妳呢?」 Arti 點頭回答:「這半年的『自我運動』着實有點勢頭,人客是逐漸回升。不過,今天有一位廚師,頂不住工作艱苦,辭了職。」唉,大家都說我們這批人,「有自唔在,攞苦嚟辛」,人手短缺,是難題。

廣告

我們從不接受「超級智能年代」的原因很簡單。這等於一個本來勤奮的農夫,一覺醒來,手中多了一盞神燈。只要擦三下,燈神出現,萬應萬靈,結果會怎樣?結果這位農夫很快變為一條廢柴,他不再需要下田耕種,不用修理房子,家務當然更不用做,到了後來,拿一杯水,他也絕對不動,寧願擦燈搞定。農夫把神燈傳給兒子,這兒子從沒認真工作過,他的唯一生存可能,是死命守着神燈,然後希望每次擦三下,燈神總會出現。兒子是廢柴中的廢柴。這故事,是很多年前聰明的霍金說的。「老大哥」是燈神,它沒有毀滅人類的需要,因為在它的智慧下,人類的生死,基本上沒有重要性。它本來無愛無恨。能夠毀滅人類的,最後還是人類自己。

廣告

既然能夠舒適地做管理工作(即是擦神燈),為甚麼要親自入廚房?這是我們每天要解答的問題。答案是這樣:除了不想有一天變成廢柴中的廢柴之外,人手做的食物,套用一句老舊的說法,多了一種人情味。

就好像今天早上起來,雨過天青,看到露台那幾盤香草翠綠葱郁,心中一動,摘了一堆,又想起那一年在巴黎學藝,師傅教做香草小龍蝦這個簡單 Comfort Food 的好日子,於是跑去街市,買齊原料,晚上便做了這個菜。

客人問,怎的這麼香?我說,早上從露台摘的呢。又有客人問,為甚麼你的巴黎味道,輕手了這麼多?我說,大家年紀差了二十年,你是老式巴黎,我是新式巴黎。這便是「超級廚師四型」的唯一死穴。它們雖然有齊世上所有食譜(當然包括香草小龍蝦),有永不出錯的技巧,但它們,沒有我這種早上醒來,「心中一動」的情感反應。沒有心,怎能心中一動?亦因而不會感召記憶,更不會發展成後來與客人的對話,而這些對話,相信又會各自觸動客人情感。

機械廚師做的食物,完美無瑕,但不等於有趣,不等於感動,不等於有靈魂。近年很多母親們加入『自我運動』,因為她們知道,再新型的家居管理機械人,做的菜,始終抵不上母親的味道。她們不落手落腳去做,孩子們便沒有親切記憶,這是不能接受的悲哀。所以說,現在雖然很多人迷糊了,但只要有人把傳承留下,必然等到眾人陸續醒覺的一天。家子弟說,「老大哥」其實是再生佛,讓我們看清自己。我相信。我望着 Arti 的側影,想,鬥爭剛開始,路還長,但不寂寞。女廚師吃完整盤小龍蝦,樣子很滿足,抬頭問:「這是甚麼香草?為甚麼會有這種味道?」哈!哈!哈!我的心又跳起來,回答:「家裏露台種了幾盆,這品種從西西里島拿過來,妳,今晚,要不要來看一看呢?」

(三之三)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