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5 萬年前東南亞比想像中更擠擁 智人曾與至少四個人族雜交 其中兩個身份未明

2019/7/18 — 13:30

研究顯示之亞洲多次智人雜交事件

研究顯示之亞洲多次智人雜交事件

東南亞是全球其中一個人類基因最多樣性的地區,上周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研究指,智人在 5.5-5 萬年前出走非洲後,曾在亞洲遇上 4 支不同古人族雜交,當中兩支是完全未知的人族,相信東南亞在數萬年前的人族多樣性比想像中更高。

參與研究的澳洲阿德雷得大學演化生物學家 João Teixeira 在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在現今非洲以外人口中,約有 2% 攜帶近親尼安德特人 (Neandethal) 的基因,換言之智人與尼人雜交是前者離開非洲以後發生。類似的基因訊號都會記錄著智人多年來遷徙遇上甚麼近親,以及有否透過雜交換基因。

團隊重組 5.5 萬年來的古植披地圖,以了解智人遷徙路線,再對比過去基因組研究,推斷雜交事件出現時間與大概位置。團隊發現智人在中亞遇到尼安德特人雜交後,其中一支西行至歐洲繁衍,只一支則往東走。由印度、巴基斯坦一帶的旁遮普人 (Punjabis) 以及孟加拉人口,遠至新畿內亞及澳洲人口基因組中,仍保留著一些既非尼安德特人亦不是丹尼索瓦人 (Denisovan) 的未知人族基因。因此團隊估計在現今印度北部一帶,曾出現第一次亞洲的大型雜交事件。

廣告

然後,現代智人再次兵分兩路遷徙,其中一支北上到達亞洲大陸中心地區並與丹尼索瓦人雜交,這些丹尼索瓦人的基因與現代阿爾泰山脈附近人口最為相似,其他現代東亞、南北美洲人口也保留不同水平的丹尼索瓦人基因,後者是透過東北亞智人遷徙而獲得該些基因。

另一支智人則南下到達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島嶼,但當時該地區已有其他古人族棲息,當中包括一些與已知完全不同的物種。新來到的智人首先與一支丹尼索瓦人遠親於馬來西亞或婆羅洲附近雜交,其基因訊號仍殘留於「澳洲 — 巴布亞人 (Australo-Papuans) 」以及幾個東南亞島嶼人口身上,但此批基因訊號與其他東亞人口的非常不同,而且相信是來自 28 萬年前離開阿爾泰山脈的丹尼索瓦人遠親。

廣告

智人的遷徙潮亦未有停下來,他們以東南亞島嶼作為跳板,再以木筏橫渡到更遠的新畿內亞及澳洲繼續繁衍。透過不少於澳洲發現、突然於 5 萬年出現的古人類考古遺址,我們知道智人很快就穿越東南亞島嶼上附近的華萊士線 (Wallace’s Line) ,而在橫渡東南亞島嶼期間,智人除了再與另兩支古人族雜交外,菲律賓狩獵部落的基因組亦保留了另一個與丹尼索瓦人雜交的紀錄。

有關華萊士線

華萊士線是區分東洋區和澳洲大陸的生物地理界限線。 1854 年到 1862 年生物地理學之父 Alfred Wallace 在馬來西亞群島研究島嶼上的動物時,注意到婆羅洲與蘇拉威西島、峇里島和龍目島之間,似乎有一條隱形的界線將兩邊的生物分開,峇里島的鳥類與爪哇島幾乎相同,但在距峇里島僅約30公里的龍目島卻只有 50% 鳥類一樣,後世為紀念其發現,因此將界線命名為華萊士線。

東南亞有其他未知人類並不意外,並可在佛羅勒斯島的利昂布阿洞發現的佛羅勒斯人 (Homo floresiensis) 身上可以看到。此前的研究已顯示這些被稱為哈比人的矮細人族,無攜帶來自直立人的 DNA 。是次研究則發現佛羅勒斯島附近現代人口同樣有不屬於尼安德特人與丹尼索瓦人的未知古人類基因。

研究顯示,現代人類祖先似乎至少在六次雜交事件中,遇到四個不同古人族。這一切都發生在離開非洲後的 5-5.5 萬年之前,以及到達澳洲和新畿內亞,即 5,000 年之後的相對短時間內。更重要是,這些古人族都不涉及已知的呂宋人(Homo Iuzonensis) 與佛羅勒斯人,換言之,東南亞在 5 萬年前比我們想像中更為擠擁,曾有很多不同古人族居住,但最終也只剩下現代智人成為「倖存者」。

來源:
The Conversation, Southeast Asia was crowded with archaic human groups long before we turned up, 15 July 2019

報告:
Teixeira, J.C. & Cooper, A. (2019). Using hominin introgression to trace modern human dispersals. PNAS first published July 12, 2019. doi: 10.1073/pnas.1904824116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