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ct Check】「專家」憂 AirPods 致癌高危?

2019/3/13 — 16:36

華文媒體亂抄英國小報的陋習仍然不改,製造無名恐慌,亦鬧出笑話。近日,有報道就指 AirPods 等入耳式無線耳機發射出的電磁場會增加致癌、損害生殖系統和遺傳基因等問題,更有多達 250 名「專家」與醫生聯署,要求聯合國及世衛正視問題云云。

類似的解釋,我已在《如果電話發射站危害健康 看東張西望也一定會》一文交代過,不如再看一次:

「輻射」其實分為「游離輻射 (ionizing radiation) 」和「非游離輻射 (non-ionizing radiation) 」。波長較短、頻率較高的 X 光、伽瑪射線等屬前者,可見光、紅外線以至電話發射站的電磁波則屬非游離輻射,波長較長頻率較低。其能量不如游離輻射高,不能改變 DNA 結構,但不代表完全沒有危險性。

低頻電磁輻射的影響,目前我們了解得最為清楚的就是射頻加熱,譬如接觸高功率發射器或者在其附近逗留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燒傷——微波爐正是利用這種效應對食物進行加熱的。但節目中老人所謂的頭痛明顯並非「加熱」造成,所以東張西望完全是誤導大眾。值得注意的是,電視也是靠無線電波傳播,如果說電話發射站會引起頭痛,倒不如說看 TVB 也會造成健康問題。

廣告

藍牙訊號有幾危險?

AirPods 等入耳式無線耳機發射出的非游離輻射,來自手機所發出的藍牙訊號。相對電話發射站又或 WiFi 發出的電磁波,藍牙訊號一定較少。

廣告

這種能量身體吸收值則被稱為 specific absorption rate (SAR) ,根據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訂立的標準,人類從手提電話吸收的最高安全 SAR 為每公斤 1.6 瓦,如超過這數字將不會獲准推出市場。

一般藍牙無線耳機的 SAR 則為每公斤 0.001 瓦,根據 2016 年外媒報道,第一代 AirPods 最高只可發出 10-18 毫瓦功率,當中只有 1% 能量為電磁輻射。如果學界都認為未有足夠証據証明手機訊號會致癌, AirPods 只發出是手機訊號 1,000 分之一的輻射,相對下訊號極之微弱,電磁輻射最高功率值也只為幾百毫瓦,如何能說服人會致癌呢?

更重要是,加大無線產品功率,會影響其電池續航力,你想想有哪家廠商會這麼笨,忽略這個其中一個用家關心的問題(與賣點),令你更易患癌?

沒錯,聯合國旗下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將低頻電磁輻射列為「可能引起癌症 (Group 2B) 」類別,但這只代表現時未有足夠証據証明手機訊號會致癌,需更多研究証明之。傳媒直接將之寫為「致癌」是一種過於簡化的誤導說法。

與此同時,低頻電磁輻射可能會引起的其他健康風險,如影響精子質素等,卻無太多人關心,傳媒是不是譁眾取寵,看官自行衡量。再者,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在分析多國數據後,未能見到腦癌或腦相關問題在過去數十年有增幅跡象,在美國甚至乎逐漸減少

「專家」證據與來歷

所以,這批聯署專家有甚麼證據,又是甚麼來歷呢?

有理由相信,他們是參考美國國家毒理學計劃以及相關的動物研究。其中 2012 年一份長達兩年的小鼠研究曾顯示,長期吸收流動裝置發出的訊號,會增加患腦及心臟腫瘤風險。

不過,該研究在當年引起極大爭議,首先是小鼠的結果能否直接套用於人類呢?第二就是,研究所用的訊號,是現今手機所發出的 50-100 倍,而小鼠整整兩年每日 18 小時都曝露於這種高強度訊號,人極少長期曝露於這種環境之下,所以負責計劃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不斷強調,計劃的多個研究根本不可直接參考,或用以得出結論性建議。

至於網上列出的聯署學者、專家,部份的來歷也相當可疑,他們來自反電磁輻射私人機構(如德國的 Franz Adlkofer 、英國的 Michael Bevington),甚至是專營防輻射設備公司(美國的 David Stetzer);就算是真學者,所謂有出版過相關研究,也無法找到該些論文,例如葡萄牙的 Olga Ameixa 是生態學家,在其個人網站上只曾列出昆蟲多樣性的論文;意大利醫生 Michele Casciani 的研究則圍繞管理工作環境如何減少工傷;中國機械工程師 Xin Li 更只發表了一篇機械輪椅研究論文,這些都與輻射有甚麼關係呢?

其實,現時我們使用手機與耳機的習慣,已大大減低了自身的輻射接觸率:我們較常使用耳機接聽電話,而非拿起貼住臉聽電話,我們亦較多以短訊代替打電話。這一切都可抵消所謂的藍牙訊號輻射造成的「傷害」。

亂分享資訊真的隨時害死人,反疫苗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各位傳媒朋友請不要每遇到「好爆」的新聞就立即要譯作中文,先用腦袋思考一下,然後再去 Fact Check 驗證是否正確,這是很基本但又很重要的一回事。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