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areth Evans 的一頁紙哲學論文:等同關係是否模糊、不確定?

2016/9/28 — 10:28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前陣子,王偉雄教授在博客寫了一篇文章《難懂的分析哲學》,裡頭提到哲學家 Gareth Evans 的經典哲學論文 “Can There Be Vague Objects” 。

這篇論文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只有一頁紙。你沒聽錯,整篇論文只有一頁紙!我相信只有分析哲學界才能接受這麼「單薄」的論文;換著其他學科,這簡直是神話或奇談。

也許分析哲學家特別喜歡幹這種怪誕之事。哲學家 Edmund Gettier (1963) 也曾寫過一篇著名論文 “Is Justified True Belief Knowledge?” ,內容同樣少得可憐,只有兩頁半紙。

廣告

但大家別過早羨慕或指責分析哲學為何能容納這種怪東西。雖然兩篇論文的內容極少,論證表面看起來也很簡單,但它們牽涉的哲學問題極為複雜深奧,非一般人能夠明白。事實上,這兩篇論文刊出後,都引發了極為龐大的討論,可見其重要性。(關於 E.Gettier 那篇知識論文,可參考王偉雄教授撰寫的《試論分析哲學的正路與歧途——以蓋提爾的論文為例》)

以下是 Evans 的論文全文:

廣告

王偉雄教授提到他對這篇論文仍然似懂非懂。我自然要趁這機會賣弄小聰明,嘗試解說這篇論文的論證。

等同關係本身是模糊、不確定的嗎?

讓我們從可怕的哲學家世界回到日常的世界裡。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有時會為「某個東西是否等同某個東西」感到猶疑、不確定。譬如,今日我帶籃球到籃球場。到了球場後,我使用別人的籃球打球,把自己的籃球放在一邊。兩小時後,我要回家了,便決定找回自己的籃球。但我原本放置籃球的地方,卻有數個籃球在那裡。我隨便拿起其中一個,端視它是否我的籃球。它似是,也像不是。我不確定這個在我手中的籃球與我帶來的籃球是否同一個籃球。

在上述的情況,「在我手中的籃球與我帶來的籃球是否同一個籃球」這件事是不確定的,通常會被理解為純粹是因為我的資訊不足,不夠資料或證據判斷手中的籃球與我帶來的籃球是否同一個籃球。這即是說,當我們不確定某些東西是否等同(i.e. 某些東西的等同關係是不確定的),我們通常認這是基於「我們某方面的知識缺乏導致不確定這些東西的等同關係」的緣故,而非因為這些東西的等同關係本身是不確定。

畢竟,我們普遍都認定了「等同關係本身是一種確定的關係」。意即,對於任何東西 A 和 B , A 或是確定地等同 B ,或是 A 確定地不等同於 B 。不會出現以下的情況: A 本身是不確定等同 B ,或是, A 本身是不確定地不等同 B 。

不過有些哲學家反對上述說法。他們認為有所謂不確定、含混 (vague) 的等同關係。換句話說,我們認為「有些東西不確定是否等同某個東西」,也許並非基於我們的認知不足,而是 m 可能因為「這些東西本身不確定是否等同那些東西」。

哲學家把這種不確定、含混的等同關係通常稱之為「模糊等同 (vague identity) 」。對一般人來說,這個概念自然極為古怪,也不容易理解。事實上,不少哲學家也覺得這個概念很古怪,反對有這樣的等同關係存在。

Gareth Evans :「模糊等同」不存在

哲學家 Gareth Evans 的這篇論文便是嘗試論證這種模糊等同的關係並不存在。他的思路大致是:假設這種模糊的等同關係存在,就會推論出矛盾的結果。因此,根據歸謬法,沒有任何模糊的等同關係存在。

這篇論文運用了邏輯符號。一般人也許看不明白。但如果用日常語言表達,也不是太難理解。現假設模糊的等同關係存在,亦即是「至少有個東西 A 本身並不確定地等同東西 B」。接著 Evans 做以下的推論:

1. A(本身)不確定地等同於 B (假設)
2. A 擁有 [不確定地等同於 B] 的性質
3. B 確定地等同於 B (∵所有東西都確定地等同於自己)
4. B 不擁有 [不確定地等同於 B] 的性質
5. 根據萊布尼茲定律,如果 A 等同於 B ,所有 A 擁有的性質, B 也會擁有這些性質。
6. 但 A 擁有 [不確定地等同於 B] 的性質, B 卻沒有這性質。
7. 所以, A 不等同於 B
8. 根據上述的推論, A 確定地不等同於 B 。

既然 A 確定地不等同於 B ,便不是 A 不確定地等同於 B 。這與原初假設「A 不確定地等同於 B」矛盾。根據歸謬法,原初的假設「模糊的等同關係存在」為假。

換句話說,若然這論證成立,就不存在任何模糊的等同關係。不過,這個論證要成立,以下的預設都需要正確:

1. 所有東西都等同於自己(所以,B確定地等同於B)
2. 存在著 [不確定等同於B] 這類等同性質 (identity-involving properties)
3. ⊢Φ蘊涵 ⊢▲Φ 。即,如果句子 Φ 為定理,則句子 Φ 確定地真。( 由 (7) 推論出 (8) 的預設)
4. ▲Φ恆等於~▼~Φ 。在這論證裡,即是依靠它由 (8) 「A 確定地不等同於 B」得出「不是 A 不確定地等同於 B」。而後者與原初假設明顯矛盾。

不難預料,(愛找麻煩的)哲學家自然反對上述的一些預設。我無法在此簡單介紹他們的反駁,因為這些討論都牽涉專技的形而上學概念,非常複雜。有興趣的人可以根據文章最後的參考資料閱讀相關討論。

不過,有一點必須向大家說明,這個論證其實有多過一個的詮釋版本。

譬如,從論文的題目可見, Evans 似乎論證的不只是「模糊的等同關係不存在」,更是「模糊事物 (Vague Object) 不存在」。如果Evans要從「模糊的等同關係不存在」推論到「模糊事物不存在」這結論,至少要預設以下可疑的主張:

如果存在一個模糊事物 A ,則會使得某樣東西B與A的等同關係並不確定。

另外,我們也要特別注意:原本論文對於論證裡的假設,寫法是「『A 等同於 B』這句子的真值是不確定的 (The sentence “A=B” is of indeterminate truth value) 」。這個說法也許與「模糊的等同關係存在」有非常微妙的差別,會引來極為不同的形而上預設與相關爭論。

難懂的分析哲學

我特別向大家提醒這點,是想說明哲學的深奧之處,就在於你在評價論證之前,你必須通過以下的難關:

(一) 你至少要看得懂字面上的意思,對論文的內容有一個概括(但可能有問題)的理解。
(二) 然後,你需要注意任何看似無關痛癢的用詞與寫法,因為它們很可能會令你錯誤地理解整個論證。你需要再三確定你是否真的毫無錯誤地理解該論證。
(三) 假如你發現任何用詞或寫法的細微差別,就必須思考它將會引致怎樣的問題,譬如它會否引致截然不同的形而上預設。

也許很多人連第一關也過不了(譬如看不懂這篇文章)。為了寫這篇文章,我特別找了數本書與數篇論文,參考它們如何理解與討論這論證,但我仍然不敢說自己完全正確理解這論證。這就是王偉雄教授說的「難懂的分析哲學」。

參考資料
Evans, Gareth (1978). “Can There Be Vague Objects”
Lewis, D. (1988). “Vague identity: Evans misunderstood”
Williamson, T. (1994). “Vagueness”
Tye, M.(2000). “Vagueness and reality”
Williamson, T. (2002). “Vagueness, Identity and Leibniz's Law”
Lowe, E. J. (2002). “A Survey of Metaphysics.”
K.Hawley (2001). “How Things Persist”
Identity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Vagueness(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正心誠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