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ilgram 的盲點:自主與盲從

2016/2/23 — 12:40

「這將會是一個記憶實驗,我們想知道懲罰對學習的影響。」房中唯一一個受害者懵然不知地被帶到「電擊房」,「犯下」自己也想像不到自己會做的事。

1962 年,著名的 Milgram 實驗報告指人會(被)放下平日確信的道德原則,接受命令對鄰房施以高達 450 伏特的「電擊」。這個簡單的實驗足以證明:人性愚昧,總會向權威低頭服從命令。

不過,問題只是因為「盲從」,還是有其他因素? 科學 Blogger Gina Perry 發現 Milgram 的經典實驗中, 大家都集中於 25 次中最明顯的一次結果,其他都被人忽略了。加上實驗雖有 65% 參加者用最高電壓電擊,但卻只有 40 人參與實驗,數目之少根本未至於可以肯定結論;再者,施暴者在其餘 24 次實驗的服從程度也相差甚遠:由絕不服從到絕對服從亦有,也未能確定大多數人會「絕對服從」,更有 60% 的人退出實驗。你還有得揀。

廣告

越來越多的數據令人重新思考「盲從」的說法。心理學家 Alexander Haslam 和 Stephen Reicher 在虛擬實境實驗發現,即使有參與者服從放電,也會無意中嘗試減少對方痛楚,他們會將選擇題答案說得稍微大聲一點,希望另一端的「受害者」可以選到正確答案——參加者無意中會無聲反抗,也未算是對上司「絕對且盲目的服從」。這可能代表人還會受價值和道德觀所影響,盡力在被罰者的利益與服從間取得平衡。

相反,之所以人會做出駭人聽聞的事,Reicher 認為是因為他們真心認同命令者「理念」。在實驗而言,參與者會相信現擊是對科學有所貢獻而來的 Necessary Evil ,所以即使違背良心也會遵循指示;二次大戰納粹德軍服從長官命令而犯下惡行,有機會是因為他們真心相信當權者理念——換言之,他們不是「服從」,而是虔誠的信徒。在香港而言,就是警察確信高層所指示威者是搞事份子,而狠心一棍棍地打。

廣告

但當然,Milgram 的說法亦未被推翻。神經科學家 Haggard 重新試驗 Milgram 的實驗。他將志願參加者分為懲罰者,另一批則是被罰者。基於早前他們的研究發現,人會在不自主活動時,感知時間會較長。另外,自主的表現也會令原來的腦部區域亦會變得活躍。Haggard 發現參加者接受命令時的感知時間的確較長,而且腦區活動也減少。換句話說,他們會感覺到自己的自主性少了,同時地突顯領袖指令做成的影響力相當大。

我們對於人類服從或者自主性之間尚未了解清楚。也許我們暫時只可以幾個問題:究竟是暴政驅使的盲從可怕,還是權威的信徒恐怖?政制,又可以怎樣制衡當權者呢?而最重要是,法律又可以怎樣應對?

參考資料:

Caspar, E. A., Christensen, J.F., Cleeremans A., & Haggard P. (2016). Coercion Changes the Sense of Agency in the Human Brain. Current Biology 26, 1–8. DOI: 10.1016/j.cub.2015.12.067

Gina Perry, The Shocking Truth of the Notorious Milgram Obedience Experiments, Discover Magazine

Haslam, S. A., & Reicher, S. D. (2012). Contesting the “nature” of conformity: What Milgram and Zimbardo's studies really show. PLoS Biol. DOI: 10.1371/journal.pbio.1001426

Haslam, S. A., Reicher, S. D., & Millard, K. (2015). Shock Treatment: Using Immersive Digital Realism to Restage and Re-examine Milgram’s ‘Obedience to Authority’Research. PloS one, 10(3), e109015. DOI: 10.1371/journal.pone.0109015

New Scientist, ‘Torture’ study redo shows people feel less agency under orders, 18 February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