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alking Dead :古埃及木乃伊

2017/5/29 — 10:59

背景圖片來源:香港科學館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香港科學館 Facebook

木乃伊的故事是由一個人的死亡開始。

抱歉,這篇文章不會講述什麼驚世木乃伊故事,卻是就著參觀將會舉行的木乃伊展一些忠告,甚至建議。必會有人看到這裡就說:「我想點參觀都得,唔洗你教。」坦白說,我絕對沒有要教的意思,只想衷心提醒你這個展覽其實跟參加哀悼、追思會沒有大差別。因為,參觀展覽的時候的確是與屍為伴。

木乃伊最初為何出現,與我們今天的防腐概念及目的其實有所出入。防腐的目的,某程度是為了讓家屬好友看見死者時舒服一點,以安撫我們心靈。所以防腐及遺體化妝師的工作就是要大體看上去很平和、平靜,甚至健康,就像睡著了一樣。但古埃及木乃伊卻是為了能讓死者可以順利到後世生活。木乃伊化跟防腐最不一樣的地方是它是按照屍體的存放環境、氣候而自然形成的,因而不同地域國家的木乃伊會有不同模樣。但無論哪一款,木乃伊只要在適當的環境下,都可以永久保存。最常聽到的就是古埃及木乃伊。

廣告

古埃及的木乃伊製作幾乎可以算作一門專業。所牽涉的專才包括石棺及棺材製造師、祭司等,這些專才把所有殯葬儀式及步驟不知不覺中從死者家人奪走(有覺得熟悉嗎?)。七彩斑駁的墓穴壁畫及石棺,金字塔的建造及以噸計重的石棺蓋,都把墓穴主人封印起來,與我們這個世界隔絕,好讓他可以順利走到後世。只是有一些剛好走到我們博物館展覽室裡。部分木乃伊雖然現在多淪為世界各地博物館的展品,但曾經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透過他們,我們了解古時的人跟「死亡」的關係及他們的生活習慣,猶如走了一趟時空穿越之旅。

廣告

在之前,科技還沒有進步到可以透過 CT 掃描去仔細檢查木乃伊的時候,很多考古學家都會把木乃伊的繃帶纏開,但同時亦會「手多多」把木乃伊的陪葬品,如項鍊吊飾等都順手牽去。這種極為噁心及不道德的做法極為不可取。今天的科技已經讓我們可以透過 CT 掃描以 360 度立體呈現繃帶下的狀態,不拆開也可以研究說故事。 因為,木乃伊並不應該只是關於繃帶下到底有什麼,而是他們到底過了一個怎麼樣的人生,到底是誰。這也是當代每一個木乃伊展覽,甚至任何關於人體遺骸的展覽必須呈現的態度。

每個展覽都會想以多媒體、文獻、各種燈光,甚至聲效幫助參觀者回到當時,我亦不太反對此作法。始終,我們要想像的是幾千年前的事,非常很不容易。但必須知道過分戲劇化的表達可能會提供了錯誤資訊。需要記得的是,整個參觀過程我們都是與死者作伴,無論他是於石棺內外。同時,參觀者也不應只注重美麗的石棺、閃閃發光的陪葬品,而是棺內躺著的那個人,及他或她(甚至是牠及它)要你聽的故事。

納悶到底我們應該怎樣?

其實很簡單,不要以觀看展品角度去看。反之,把這看待成一次認識不同時代朋友的機會。的確,眼前木乃伊曾經是人!雖然他們不能為自己明辨或做些什麼。當你從人性化角度去嘗試理解木乃伊的故事,你的感受及體驗會很不一樣。如果恰巧木乃伊有名字,可以嘗試以名字稱呼他或是她,而不是按照奇特的外觀或造型「改花名」。無論你有否宗教信仰,你甚至可以為他們祈禱、靜默片刻。

如果你懂得對社會不公義、人權、種族歧視等全球人道議題發聲,尊重木乃伊都是顯淺的道理。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我要特意寫這長長一篇去講一個從小到大都聽過的道理。哈!當你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紀念及博物館聽到過有人用廣東話在處決場說:「其實都無死得好慘姐,都無好似佢地講到咁殘忍、不人道丫!」,你就知道「要放尊重」的小道理其實也不一定是 common sense 。記住,木乃伊裡的人本來就沒有要當作展品的意願,這是偶然,始終有天有機會「他朝君體也相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