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醫生教我的事情

2019/1/8 — 15:54

十多年前,我家人生了一場重病,幾度生死關頭徘徊。我因而知道了一種名之為「自體免疫」的疾病。

顧名思義,「自體免疫」是一種和免疫系統相關的病。

通常,我們提到免疫系統出問題的時候,大都是指免疫力低下。但「自體免疫」卻不同。這不是免疫力低下,而是免疫力錯亂的問題。

廣告

如果說免疫系統像是捍衛我們身體不受外來病菌、病毒的軍隊,那麼「免疫力低下」是說這支軍隊的武力配備不足,作戰能力不強;而「自體免疫」卻是這支軍隊經常殺紅眼,不分敵我,錯殺人民,並且擁兵自重,形同軍閥般興風作浪。

因此,如果要對治「免疫力低下」,我們要針對凶悍的外敵,先補充免疫系統的軍火;如果要對治「自體免疫」,我們卻要善加安撫軍閥,讓他們把亂開亂打的武器熄火,平靜下來。

廣告

所以當醫生在治療患有「自體免疫」病人的時候,經常要面臨一個極大的挑戰。

當這個病人發燒,感到不舒服的時候,醫生首先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這個病人現在的這些癥狀,到底是外來病菌或病毒激發的,還是自體免疫作亂所引發的?

如果是外來病菌或病毒激發的,那就要先「攘外」,消滅外來的敵人;要消滅外敵,醫生就要給病人提供比較多的軍火,所以要讓他服用抗生素之類的藥物。

如果是自體免疫作亂,那就要先「安內」,平定內亂的軍閥;要使軍閥不作亂,醫生就要幫病人的自體免疫系統平靜下來,減火軍閥手上的軍火,所以要讓他服用類固醇之類的藥物。

因此,當自體免疫的病人發燒,不舒服的時候,就是他體內發生了戰亂。醫生為了判斷現在爆發的戰亂、猛烈的砲火,到底是外敵攻進來打起來的,還是自己軍閥發狂,先作怪的,需要進行一系列測試,小心掌握治療的順序。

如果是外敵入侵,卻誤判為內亂,先要減少供應軍火,那麼外敵還沒消滅,先讓自己所有軍隊全部熄火,會是災難。

如果是內亂,卻誤判為外敵入侵,大量增加軍火供應,結果就可能造成軍閥更加發狂,四處作亂,也是災難。

何況,很多實際的許多情況是:先有外敵入侵,軍閥也趁機作亂,或者,先是軍閥作亂,造成外敵也跟著入侵。

因此,到底怎麼既供應武器來消滅外敵,又要設法讓軍閥的砲火逐漸平息下來,醫生需要小心掌握進行的順序和節奏。當真是如履薄冰。

我因為那次家人生病的經歷,很幸運地見識到一位醫生在治療過程中所展現的順序和節奏,如何一步步從迷霧中看出方向,抽絲剝繭。他一步步釐清戰爭的起因,有時先是全力消滅外敵,有時又是內外並治,逐步清理戰場,終於撥雲見日,平定了內亂也消滅了外敵。

我因為很近距離,也很仔細地觀察過那位大夫怎麼處理這些順序,所以那段時間的受益,不只是家人逐步得以康復的欣慰,同時也讓我體會到所有工作的重點,其實都在順序和節奏。

一二三的步驟,你做成一三二是一種結果,做成三二一又是另一種結果。雖然同樣的都做了這三個動作,但是結果和效果卻是截然不同。

那位醫生就是謝松洲大夫。

我寫《那一百零八天》記錄家人那段醫治經過的時候,只寫了「謝大夫」之名而沒寫他的全名。

很榮幸出版他親自現身說法來談自體免疫疾病的書。

《從紅斑性狼瘡看免疫風濕》是一系列三本書的第一本。

在此向他致謝,也和所有的讀者分享心得。

謝松洲大夫在台大的門診一號難求,大家可以先看他的書來了解。

後記:

謝大夫是個低調得不得了的人。

我們出版的CARE 系列,醫生所寫的書上通常都會有作者的照片。但是謝大夫堅持不要,到了放他的照片就不要出的地步。

@博客來 https://rebrand.ly/2b095
@誠品 https://rebrand.ly/3eb12
@金石堂 https://rebrand.ly/62a22
@讀冊 https://rebrand.ly/taaze36bd7
@大塊 https://rebrand.ly/1111CE06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