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哲學小驗證

2016/2/25 — 9:45

早兩天在臉書見到一位朋友貼出英國哲學家 G. E. M. Anscombe 的一段文字:

"Think of the English sentence 'If you can eat any fish, you can eat any fish', which sounds like a tautology, but is, on the contrary, a false judgment. Any native English-speaker will understand that sentence: few could explain how it works." (An Introduction to Wittgenstein's Tractatus, pp.140-141)

為方便論述,以下我會用 '(E)' 來代表 'If you can eat any fish, you can eat any fish'。

廣告

我看過這段文字後,大感疑惑。首先,我自己的直覺判斷是 (E) 為真;此外,我懷疑是否任何 native English-speaker 都會如 Anscombe 所言,判斷 (E) 為假。在 (E) 裏,'you can eat any fish' 出現了兩次,假如兩次表達的意思都一樣,(E) 便明顯地為真;要判斷 (E) 為假,便須要將這兩個 'you can eat any fish' 理解為不同的意思,問題是,這真的會是 native English-speakers 感到最自然的理解嗎?

Anscombe 是 native English-speaker,也是出色的哲學家,是維根斯坦最有名的學生,這段文字亦權威語氣十足,然而,這些事實都不能稍減我的疑惑。於是,我決定做一個小小的驗證,找我認識的 native English-speakers 作調查對象,看看他們怎樣判斷 (E)。

廣告

我先後問了四十人,向他們展示 (E) 之前,我先強調這不是甚麼哲學或邏輯難題,他們只須要根據最直接自然的理解,判斷我展示的句子是否為真。結果是二十六人判斷 (E) 為真,只有十四人判斷 (E) 為假。

Anscombe 認為任何 native English-speaker 都會判斷 (E) 為假,那是錯的,不過,她認為判斷 (E) 為假的人很少能夠 "explain how it works",卻似乎是說對了。那十四個判斷 (E) 為假的人之中,只有一個能夠清楚解釋他為何這樣判斷:他將第一個 'you can eat any fish' 理解為 'any fish is edible'(「任何魚都是可吃的」),將第二個 'you can eat any fish' 理解為 'you are in a position to eat any fish' (「你可以吃到任何魚」)。其他判斷 (E) 為假的人未必這樣理解,而這個理解亦不見得是最自然的。

這個小驗證還有些有趣的資料:那四十人之中有十一人是在大學教哲學的,十一人之中只有一個判斷 (E) 為假;其餘二十九人都是我的學生,其中六人主修哲學,六人之中也是只有一個判斷 (E) 為假;餘下的二十三個學生中,判斷 (E) 為假的卻比判斷 (E) 為真的稍多 --- 十二比十一。讀哲學的大比數不同意 Anscombe 的看法,何解?

在這個小驗證裏,我問的 native English-speakers 都是美國人;Anscombe 是英國人,她說的 "native English-speakers"會不會只是指英國人?這點我不得而知。假如讀者中有英國朋友眾多者,對這問題有興趣的,不妨也做過類似的小驗證,說不定會有另一些有趣的發現。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