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切都在倒數:從Dunkirk反思命運

2017/8/28 — 18:32

【文:張往@教育工作關注組】

我的另一個身分是歷史教師。今年,我和一班學生的承諾是:每學期帶他們進戲院看一齣歷史電影,我將這件事視作一個社群的重要事件。農曆年前,我們看了《十個拆彈的少年》(Land of Mine),而這個暑假,我們去了看《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我在開場不久便發現:「這不是歷史電影,這更像是文學作品,是一部以歷史題材寫成的小說。」幾星期後,我發覺自己對這電影的印象彷彿變得模糊,於是便想找它的劇本來看,偶然之下看到一篇對談 (註)……

「有甚麼令你想要拍一齣戰爭電影?」(What made you want to make a war movie?)

廣告

「我從來沒想過要拍一齣戰爭電影。」(I never wanted to make a war movie.)

導演說他是希望呈現一個關於生死存亡的故事 (a survival story)。在那些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軍事領袖以外,無論是誰,面對一個時代的戰爭,首先都是考慮「生存」這道命題。一個普通士兵設法登上撤退回國的船隻、一個因戰爭失去兒子的長者想要展開一場拯救行動、一個空軍機師希望擊落敵軍戰機凱旋而歸……他們每個人都只知道眼前發生的事情,以及有著截然不同的戰爭經歷。生存當然是一場勝利 (“Survival is victory”),但犧牲的人也不一定是失敗者。

廣告

時間,是這電影的一大焦點:從堤岸等待回國要一星期,從島嶼邊緣往返要一天,從空中到達戰場只需一個小時。對不同的人而言,時間的長短和輕重是不同的概念。我們雖然身處一個表面和平、遠離戰爭的時空,然而無論誰身處何方,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衝突,都是永不止息的現實。如何把握手上的時間,正是決定你能否生存下去,或堅守信念的關鍵。一切都在倒數,而命運就是,有很多問題沒有答案,有很多東西突然失去,有很多真相無法解開。所以,面對屬於自己的時代,即使有太多事情看不清方向,也只有沉著應戰,直到最後。也許你永遠不會看到你的敵人,正如你永遠不會知道最後勝利何時到來。

 

註:Allowing Fate to be Arbitrary (A conversation between Christopher Nolan and Jonathan Nolan), in Christopher Nolan, Dunkirk (United Kingdom: Faber & Faber, 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