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綜合日本落語、電音、京崑、插畫投影的悲劇

2019/3/12 — 11:34

圖片來源:大稻埕戲苑

圖片來源:大稻埕戲苑

在遙遠的 1989 年,不只發生了天安門事件,到國中同學家的一場書房邂逅,也開啟了我的視野。這位同學的父親書房裡,有一面書牆,滿滿的是新潮文庫的翻譯書。我看著羅素、莫泊桑、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等不同的作家,竟然有想要掉淚的感動,原來這就是世界。隨手拿起了一本書,竟然是芥川龍之介的地獄變,當時就被這樣的書名與內容震撼,但是一直到有自己的書房以後,才有機會用了新潮文庫的書蓋了自己的一道牆。不過,已經忘了曾經被這本書震撼過。它就這麼靜靜的躺在書架上,直到兆欣決定把這部小說改編為戲曲。

兆欣是個奇才,也是我跟索非亞的共同好友。當我知道他要改編這部小說在舞台上表演,而且擔任導演時,我覺得他應該像畫師一樣的瘋狂,因為他是京崑名家,專司青衣,師門從程硯秋派,如果你喜歡霸王別姬,那個活脫像是女子的男兒身,大抵就是兆欣。他不是從小開始學習京劇,竟然是高中為了「興趣」而開始投入,最後也拿到了中央大學中文系戲曲組博士。我喜歡聽他唱崑曲《思凡》,就是在霸王別姬裡,小豆子的那段唱詞:「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師傅削去了頭髮,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

當他在表演時,大約就是「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廣告

所以,我相信他是有能力把地獄變改編為實驗京崑,做出有意思的新藝術。但是,我不知道他竟然還找了戴開成老師一起合作。開成乍看之下,很像中國的山東大漢,約莫就像是《虬髯客傳》裡大口喝酒吃肉的豪俠。他在東京學建築,也是建築師,但卻一頭栽進了自己最愛的日本庶民藝術,也就是落語。落語類似我們熟知的單口相聲,他可以一個人坐在軟席上,像是個日本落語家,拿把扇子用中文講出許多有趣的故事,隨著他語調的變化,就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催眠,聽眾不知不覺就進入他的落語世界裡。

一個豪俠、一個書生,兩個年輕藝術家,勇敢嘗試一場創新,於是乎,一場綜合日本落語、電音、京崑、插畫投影的悲劇,在台北大稻埕展開。

廣告

不論是 3 月 16 日下午 1930,或是 3 月 17 日下午 1430,都希望有朋友可以到大稻埕戲苑,鼓勵這群青年藝術家,種植不同的藝術文化在台灣生根。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否則就是我得要買了,請不要讓我失血過多,謝謝大家。

圖片來源:大稻埕戲苑

圖片來源:大稻埕戲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