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座現代城市的編年史,我心中主流神劇之最:HBO《The Wire》(篇二)

2019/5/24 — 9:49

《The Wire》

《The Wire》

(二)它真的重要嗎?

本系列首三篇沒有Spoilers,警告將會在第四篇開始出現

《The Wire》創作人David Simon因著記者生涯時對警、匪有著深刻的觀察,決意要寫巴爾的摩的警、匪故事。他留意到有警員面對著官僚難題而使多少罪案無法偵破、罪犯不少也是為勢所逼、而記者也有自己的難處,這個城市罪案頻盈,但要記緊,當中沒有人是純粹大奸大惡的。「我向電視台推銷的是警察故事(cop show),但他們不知道其實不單純是一個警察故事。」

廣告

2015年3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與《The Wire》創作人David Simon會面,大談這套神劇。

2015年3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與《The Wire》創作人David Simon會面,大談這套神劇。

廣告

David Simon在邀請偵探小說家、冷硬派犯罪推理小說代表性獎項「漢密特獎」(Hammett Prize)得主George Pelecanos加入編劇團隊時,這樣說。而我每次跟朋友說起這套「警匪劇」,不少朋友都耍手擰頭,說不看警匪劇。

但是啊,這就是《The Wire》的妙處了:一套不只是警匪劇的警匪劇,也是它超越時代之處。

David Simon(左)與小說家George Pelecanos(右)

David Simon(左)與小說家George Pelecanos(右)

開始製作的那個年代,如果說是一套警匪片,會比較易Sell。Sell完才把「其他東西」放進去,同時拍好警匪實感,就能完成任務同時說完作者自己想說的事。這個年代,大部份獲得資源的現代劇目,也要意念最創新、手法最先驅、最有型格新潮感,這不犯法,也很好,但如果找一部硬橋硬馬的警匪劇同時有一定深度的,就比較難了。

有看美式運動的都知道,不少傳統美國電視台一直仍然有製作警察、間諜、黑白兩道題材等的電視劇並在球賽期間不停宣傳,但近年真正達致觀眾討論及劇評大愛的,可以說是沒有。

我很粗疏地說一句,這個網上看劇的年代,已不流行硬派警匪劇了。我也留意到,華文世界,對於《The Wire》,討論也接近零。由是此,隨著各大平台百億千億放下去製作,都仍然不把一兩個億放到傳統的警匪劇目時,《The Wire》,一年比一年,變得更重要。

《The Wire》的查案方式不是每次交鋒都開槍,也有很多溝通與試探。

《The Wire》的查案方式不是每次交鋒都開槍,也有很多溝通與試探。

真的重要嗎?

奧巴馬曾經以《The Wire》作引子,與Simon討論美國國內的反毒品戰爭;恐怖小說大師史提芬京在12年前表示自己也很喜歡此劇,當中一名女角可能是電視史上最恐怖的角色。《衛報》、《GQ》資深流行文化寫手Dorian Lynskey表示,《The Wire》或者是史上最佳美劇。BBC記者Emma Jones也曾說過,《The Wire》是史上最佳劇集。

對了,奧巴馬也說過,《The Wire》是他最愛的電視劇。

夠重要了吧?

 

(十之二完)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