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座現代城市的編年史,我心中主流神劇之最:HBO《The Wire》(篇五)

2019/5/28 — 9:48

警方一方的主角團體經過多次改組,並出現過聯合行動。

警方一方的主角團體經過多次改組,並出現過聯合行動。

(五)體制失效

本文含有《The Wire》的Spoilers,請斟酌使用

上篇說到《The Wire》中,黑幫團體與警員團體的對奕。其團體運作也隨著季度而產生變化。有評論將《The Wire》的主題劃分成「體制失效」與「監視」。

廣告

後者比較好講。適逢該個年代,恐怖主義抬頭,政府反恐行動與私隱民權如何擺位,是政府內部最傷腦筋的事情。一邊廂,警方內部的官僚煩人,主角們要弄一部儀器有時也很不方便,還鬧出不少劇情出來。但有時又有很輕鬆,不過有時限,要在限定日期內盡量使用監聽設備去破案。另一邊廂,政府內部以反恐之名願意動用大量資源,其他政府部門如果撞正「對家」有著反恐任務,該部門可是會一美分也拿不到。

廣告

而為何需要金錢呢?因為《The Wire》跨過的實時年份,正經歷大量科技進步歷程。由固網電話的勾線,到手提電話的出現與流行。由攝影只能靠菲林相機,到小型拍攝器械,全部都在00年代初發生科技長進,此劇都有紀錄。

劇中《The Baltimore Sun》的編輯室

劇中《The Baltimore Sun》的編輯室

這也扣連到去另一主題,「體制失效」。或者我會改寫少少成為「組織失效」,因為在《The Wire》中失效的,除了包括國家機器體制,也包括各個黑幫、船務公司、甚至第五季的新聞機構。

政府體制內,警方資源錯配、人事爭鬥頻繁,有時主管調查主角警探團伙的長官會願意為為行動而犧牲個人利益及事業機會,有時則不。整個鬥爭越走越上,有陪著男主角Jimmy McNulty成長的長官Cedric Daniels追逐警察總監之位成功,但因受不了罪案數據造假之風而退隱。有另一位在男主角入學堂時已看著他長大的教官Howard “Bunny” Colvin,因試行新的中庸和諧反毒階段性社區實驗而被降級,最後甚至被逼退出警業。

主角們監視很多時都會直接利用肉眼

主角們監視很多時都會直接利用肉眼

從這兩位長官的遭遇已可想像巴爾的摩的毒品相關罪案是如何難搞,而警局內各懷鬼胎,有心處理的警察,只屬少數。去到《The Wire》最後十多集的階段,描繪警員為取得珍貴的資源,例如加班錢、警車使用權等的醜態,既是爆笑,卻又可悲。這班人,我們又哪能指望他們能以身犯險偵破毒案?

同一時間,毒犯組織內也有自己的秩序與失序。

由第一季第一集開始,整個「故事主體犯罪組織」是以Barksdale家族為核心,內裡的表兄弟、舅父姨生等都在組織內有地位。箇然,有人認為自己應該要排在高位而不得志,又有再高位者不滿在下者的心態與表現等,也生出劇情與拉扯的契機。

一個這樣的組織,再靠槍炮與首腦的機智,都難以長治久安。

Barksdale家族兩位主腦

Barksdale家族兩位主腦

有重心人物大意被捕,也有人被殺,黑幫就是如此,古今中外皆然。組織在巴爾的摩失勢,新的、更年青、更冷血的黑幫出現,搶奪Barksdale家族的地盤與商機,Barksdale家族組織去到後來,勢力已大不如前。

警方內部各派系因著打擊毒匪的成敗而得失威望,由第三季開始戲份漸多的政治家們也因為警匪角力而候機而行,罪犯們也與政客警察的軟硬關系而得到利益與損失,可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極之互連。任何一個人的命運、一個組織甚至整個社會的走向,也是集體責任,沒有人是孤島,沒有人是無辜的。

五季共六十集,即是一部長篇的視象編年史小說。

 

(十之五完)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