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座現代城市的編年史,我心中主流神劇之最:HBO《The Wire》(篇六)

2019/5/29 — 9:14

後來我們就會懷念這片小小的空地

後來我們就會懷念這片小小的空地

(六)視像小說

本文含有《The Wire》的Spoilers,請斟酌使用

《The Wire》是一部長篇視像小說。劇集創作者David Simon這樣提出,評論人、學者如挪威貝根大學訊息科學及媒體研究教授Erlend Lavik也有跟進這個觀點。

廣告

流行文化網站Salon形容《The Wire》擁有小說結構、比起其他罪案劇集更有深度。每季多線行走,同時只會單線進行。60集入面只有兩次倒敘,但這不代表這套劇輕鬆好懂,你可要極之留心每名角色的對話。對白嚴謹,沒有廢話,如果有廢話,也只是因為需要廢話而廢話,例如廢話之王、男主角曾經直層於他的沙展Jay Landsman、或是男主角的好拍檔Bunk Moreland等,都多次交出經典的Trash Talk。

第二季的碼頭工Nick(左)與表親Frank Sobotka(右)

第二季的碼頭工Nick(左)與表親Frank Sobotka(右)

廣告

這部經典,由第一季的Barksdale家族黑幫氣勢如雄,掌管半個巴爾的摩所有街角開始。第二季話鋒一轉,不再談街頭黑幫,改談巴城的航運業。這個可是在十來集之中盡顯《The Wire》深度的一筆。第二季整整12集都以航運為背景,既以海上運輸涉及的罪案如走私、運人蛇及謀殺作主題,但更多是講一個行業的衰落。航運業者,看過以前的風光,曾想望自己的子孫也可世世代代得到富足而豪邁的生活,但時代變社會變,生意少了,開拓門路,富貴惟有險中求。

男主角Jimmy McNulty在海上回歸陸地查案回歸,成功破案。在第三季在地面繼續與Barksdale家族及更多幫派搏鬥。更多幫派人物戲份提升、有開當鋪修理店做掩飾、有的比Barksdale家族更凶惡,有造形斯文、嚴重影響日後警匪片特式色描繪的打呔黑幫、也有心底裡存著一份善意的毒販小工,前文提到,大作家史提芬京大愛的女角Felicia “Snoop” Pearson,也在第三季出現,而且極之搶戲。

造形斯文的殺手Brother Mouzone

造形斯文的殺手Brother Mouzone

Felicia “Snoop” Pearson(中)與其他幫會成員,此幫會在劇集後期戲份極重

Felicia “Snoop” Pearson(中)與其他幫會成員,此幫會在劇集後期戲份極重

第四季是我個人最有感受的一季。談教育。

作為一個黑人人口過半的城市,巴爾的摩泰半青年面對不少問題,學業、生活、健康、朋輩等,各種問題都與社會政治有關,而且一時三刻無法解決。不少學童參與毒品罪行,有的醉心「入行」,有的被逼做三兩次後捲入無法逆轉的錯誤。曾在首三季與主角們一起查案的主角Roland “Prez” Pryzbylewski因錯誤開槍而離職,當老師。熟知巴城毒圈對青年的禍害,他希望救得一個得一個,卻無奈一個也救不了。

巴城學童,難有快樂童年

巴城學童,難有快樂童年

第五季,說傳媒業。當了編輯七年的筆者,對媒體轉型,很有感受。這個轉型在美國首先發生,《The Wire》描寫報館轉型,賣盤、搬遷據點、裁減人手、改作網上版、容不下太多深度故事等。有資深編輯堅持新聞精神,也有年青記者走精面甚至作故事。新聞記者抱著抱負去篤破社會流弊者眾,做到的比例上很少,負上大代價的熱心人,在本季也可見到他們的命運。

季末主角們各奔前程,或聚首酒吧,或在街角碰見,回憶舊事,唱唱警隊歌謠,好不歡樂。最後兩分鐘慢鏡特寫巴爾的摩各處,中城區、商業區、第一季出現並是主要毒竇但後來因城市發展已拆的一片地、第二季的碼頭等,最後McNulty以在公路回望巴城告終。飾演副警總Ervin Burrell的演員Frankie Faison說「這部劇照顧了巴城的所有社會面向,由最低的最低,到最高的最高。」

可以說,這部劇集,就如同一部佈局精密的馬利蘭州巴爾的摩半虛構寫作編年史 — — 甚至可以說,可以代表每一座美國二三線城市的虛構歷史。

 

(十之六完)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