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拳打開的裂縫

2017/8/4 — 12:17

【文:白水】難度:★★★☆☆

有一套離經叛道

有一套英雄漫畫,傳統主角臉的英雄只是配角,圓圈加幾筆的木獨男才是真正的主角;最強的角色沒有什麼華麗而且創新招式,他只會打電玩中所有角色都會的普通直拳;英雄們都沒有多能幹,他們擅長裝酷逞強然後悲壯倒下,壞人反而倒是強大得多,並且有時還比正義的英雄更要正義一些。

廣告

這套離經叛道的漫畫叫《一拳超人》。故事確實奇怪,但總教人會心微笑,而且更看得着迷。但在搞笑和精彩以外,我總覺得故事還帶點荒謬和難以接受,而此中種種,其實才最發人深省。這篇文章要說的不是《一拳超人》本身內含的哲學思想,而是可以由《一拳超人》引伸出來的哲學反思。

廣告

做英雄不過興趣使然,強大因為體能訓練

無証騎士為了正義而要跟壞人奮戰,傑諾斯因家鄉被一個瘋狂的機器人全毀而走上英雄之路。琦玉一反英雄傳統,他沒有什麼長篇大論並且可歌可泣的故事,也沒有什麼偉大的目標,他當英雄只是因為想所以做,不過就是「興趣使然」。有人喜歡做醫生,有人喜歡做律師,琦玉淡淡然的說句:我就是喜歡做英雄。雖然在他們的世界,做英雄要考牌,但做英雄的原因卻不必經過驗證,琦玉做英雄就是如此的簡單。

琦玉的強大是一個謎。他禿了,然後他強大了。被問到強大的原因,他說除了禿頭之外,也全靠他連續三年每天都做一百下掌上壓、一百下仰卧起坐、一百下深蹲,還有跑十公里長跑。原來做體能訓練就可以變成天下最強,徒弟魔鬼改造人傑諾斯也只得苦笑,還枉他不斷改造自己,又把琦玉老師的一舉一動用筆記記下,其實都是浪費心神,畢竟老師的強大就是不明所以。

老師的戰鬥對比起傑諾斯和忍者音速索尼克實在有天壤之別。「帥氣」兩字形容不了傑諾斯的戰鬥。他每次都引擎全開,銀色的機甲冒著赤色的火,凡走過的路都連環爆裂。他高速左右移動,大大小小的鎗在他凌空轉身三周半之時發射,在爆炸煙霧中,被擊中的對像消失了,他卻從霧中慢慢走出來。索尼克也不惶多讓,他以高速聞名,他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快速移動,你不見其人,但見其殘影,在漫天飄散的手裡劍亂舞之中,幾個他不知不覺從你身旁走過──原來他已經把你斬成兩半。

這些招式都華麗,但在老師面前都只是華麗的雜耍。老師面對這些把戲,恥笑也懶得,他的面容一如以往地呆滯。不過簡單的一拳,他就把所有招式都轟掉,呼——「又結束了?」老師報以呵欠然後施施然離去,還一邊走一邊露出緊張的神色,想起自己原來忘了超市有特價。老師這才告訴我們,打架又何需繁複,招式又何需要多?

荒謬?

宏願與興趣、苦練與偶然、浮華與一拳,老師都屬後者,所以一拳超人特別破格。它沒有像一般英雄漫畫詳細地交代主角走上冒險之路的動人心路歷程,亦沒有好好解釋他是如何走到今時今日的強大。老師做英雄的理由、變成強大的原因還有戰鬥的方式都是如此簡單,簡單得像是在開玩笑一樣,總之就是不明所以,就是不知何解,教人看了覺得荒謬。我們總會覺得這些說法難以接受,因為我們看漫畫是很理性的。

人總喜歡解釋事情,解釋不僅僅讓我們知道多了,它更有一種實際的作用,能令我們對世界產生一種掌控感,讓我們覺得世界可被掌控。如果世界不能被我們理解,我們會不舒服甚至恐懼,而相反理解就可以令世界納入我們掌控範圍,讓我們可以跟它安然共處,籌劃自己的將來。

未知總是可怕。如果有一個風急夜黑的晚上,你和朋友去到一個深山,就在深入探險時,密不見天的林蔭下,你們忽然聽到幾下怪叫,你會害怕你會想逃走。這時如果你們能夠解釋怪聲的來源,便立即安心很多。那不過是風聲,動物走過的聲音,這樣我們又重新掌控世界,可以繼續走下去。

其實世界一直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只是我們太過習以為常,所以難以察覺,通常都要有一些突發的事情才能重新透顯出掌控感的重要。我們總是能給予各種現象和種解釋,於是乎我們可以安心地計劃不同的行動,與世界打交道,只有世界的秩序失控,一切像愛麗絲的夢境一樣般難以捉摸,我們才如夢初醒,在失序的格局要重新尋找規律。

解釋不僅能應用到把握世界之上,更會影響到我們看待事物,包括漫畫。琦玉老師的強大、做英雄的志願乃至他最為平實但又天下無敵的招式,都像是無法解釋的謎,我們總會覺得很難接受。體能訓練和禿頭能夠成就無比的強大?他居然只因興趣就以英雄為終身事業?你總得給我更好的理由。怎麼他的一拳可以勝過別人千招萬招?有人會一笑置之,說不必太認真看待,那只是搞笑漫畫的設定一部分,這樣他就能安心看下去,但他忘了,其實這已經是一種解釋,他找到一個自己認為恰當的定位去安放這套漫畫的位置,於是乎他又能掌控這漫畫。

失序的世界

如果解釋的目的是安心,那解釋最重要的不是理性與否,所以或許有人能夠接受深山的聲音是鬼神的叫喊。解釋最重要的是有效,它需要能夠一貫地解釋世界。可是有時解釋會失效,我們對世界的解釋與世界之間會出現裂縫,這就成了危機,令我們不能掌控世界,誠惶誠恐,不知如何是好。

我相信好人有好報,結果鄰居的好人哥哥就收了一張好人卡;我曾幾何時深信政府為民服務,警察保護市民,但到頭來都是笑話;我以為自己很受歡迎,豈料原來大家根本沒當我一回事;我時常認為他就是我的好朋友,但到了危難關頭他第一個出賣我。既有的秩序和規律分崩離析,我自己也連帶分崩離析。我傷心,我也不安,因我不知道到底應該怎樣重新把握世界。

琦玉或許就是故事裡的裂縫,他許多許多的不明所以都刺痛了我們。我們有時感到奇怪,有時又當成一場玩笑,但我們都忘了,其實有時世間許多東西都是難以說明的。精英班的精英是精英,因為他們真的是精英;有人真的因純粹的興趣而做醫生律師;有很多時擂台上果真是千腳不如一拳。人生有時就很難解釋。

我們要學習的就是如何面對這些裂縫。正因我們總認為英雄要有宏大的志願,所以嗚人要做火影,路飛也要做海賊王;我們亦認為英雄的強大總有解說,悟空和比達就在精神時間屋修練了很久;強大總不能一拳了結,要精彩亮麗因而我們需要創新華麗的招數,這是幾乎所有打鬥漫畫都有的元素。可是現實有時就是:人生沒有什麼偉大的志向,聰明和強大都不用修練,而且你付出再多,有時還是被人一下了結。琦玉正好提醒我們什麼才是現實。

就讓琦玉不明所以

一拳超人沒有告訴我們怎樣面對解釋與現實之間的裂縫,反而以琦玉不斷提醒我們裂縫存在。如果一拳要繼續精彩,我認為它應該繼續不解釋琦玉一切的謎,就讓一切隨風,因為這正好讓我們學習 ── 應學習的不是琦玉的強大,而是如何去面對琦玉不明所以的強大,這正正就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

 

原刊於好青年荼毒室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