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拳超人》亂評

2015/12/22 — 14:03

【文:朝雲】 

筆者深佩一拳超人的節奏,沒有一點拖泥帶水,一分鐘都沒有。

不少劇集和動漫,為拖時間,都會加入感情戲等無關宏旨的支節*。那些婆婆媽媽,其實使人老大不耐。《一拳》的製作組,顯是有意為之,大刀闊斧,截斷眾流,令人擊節。

廣告

(*傑諾斯已代替感情戲,吸引宅女腐女)

簡潔的另一好處,是避重就輕,避免構建體系的風險。

廣告

武俠、奇幻等小說電影,拔萃者之所以引人入勝,乃成功構建一個「似層層」的體系,使讀者投入其中。《星戰》、《基地》、《沙丘》、《碟形世界》、《魔戒》、《哈里波特》等系列,堪為表表。

為何雨果在《孤星淚》早段,花五十多頁解釋法國下水道,為人津津樂道?就是雖假亦真的氣氛營造;金庸在武俠小說成就尤高,歷史與武俠混成一體,虛實互見,武功在意料之外,史實在情理之中。

問題就在於,不是誰都可以寫出《玫瑰的名字》。

《火影忍者》便是野心過大,而力有不逮的例子。《火影》當然是優秀的作品(得罪動漫迷會死無葬身之地所以要戴頭盔),作者想建立複雜的體系,來支撐其忍者世界,惜尾大不掉,沒法自圓其說。

一來作者過分依賴對話推進故事,本應沉著的敵人,作戰時都滔滔不絕,不是解釋自己的忍術,就是和盤托出身世,使情節變得兒戲;而且體系 crossover 太多跳脫的元素,難以取信(內容時似日本,時似西方,或涉古代,或涉現代,既有總統山又有魔戒)。隨著忍者的能力愈高,情節愈來愈誇張,與早期刻劃的忍者世界根本接不上榫,漏洞愈來愈多,體系無力承託。

(劇透劇透)

反觀《一拳》的處理方式,就是乾脆不理。以最後一集為例,預知未來的巫婆,分明是用來「過橋」,推進故事。用完即棄,輕輕帶過。巫婆戲謔地啃死,敵人話嚟就嚟。

部份觀眾或覺兒戲,但請細想,若《一拳》要認真解釋種種緣起,興許要多搞一套《哈比人前傳》出來。《一拳》背後又沒有托爾金寫原著,何必犧牲簡潔,冒險求功?《一拳》選擇大可理解的現代為背景,唯有英雄脫離現實。觀眾看慣美系超人片,心理早已接受得到。避拙取長,去繁就簡,是《一拳》的最好選擇。

第三是深意。相信觀眾和筆者一樣,從未擔心過埼玉,他定能打敗敵人。筆者更想不到未到最後已經了結。

由始至終,《一拳》都在說:可怕的不是什麼惡魔怪獸,而是人心。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

片尾似暗示因災難和威脅,英雄協會為保護人民,擴充體制,攫得愈多權力,愈像一如怪物的霸道,壓迫人民。埼玉和傑諾斯的下一場仗,恐怕不只要對付怪物,還有為求力量而墮落;以正義之名行惡的英雄。

***

撰寫報道時一直會掙扎,應不應該呃 like--筆者選擇妥協,想取乎中道,兩邊討好。結果往往不如所料,以為呃到 like 的沒人看;以為沒人看的卻多人 like。

埼玉延續的,似乎是先知的傳說。唯有精誠所至,始終如一,方如有神助,以得天佑。他真正厲害的不是力量,而是素心。在追逐權力和勝利的路上,能夠留住自己的,能有幾人。

「好人有好報」固然騙人;但超人一樣向壁虛構。我們無法一拳打敗敵人,但我們真的可望自己,成為埼玉和傑諾斯一樣的人。非求天道酬勤,但求不變本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