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本童書看 TSA

2016/1/15 — 6:02

【文:鄺穎萱】

最近香港對應否取消學校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產生極大爭議,反TSA者認為評審經以變質,學校迫學生應付評核,令他們過度操控練成考試機器,但亦有人認為問題不在評核,因為這不是公開試,只是收集數據令學校知道學生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水平,過度操練催迫是學校及怪獸家長心態有問題。對於TSA的爭議,我相信評核制度引發學校及家長的競爭心態,最後難為了學生。有關制度本意是好的,但推出後牽扯上「殺校」問題,學校為了生存便催谷學生,而只要有考試,自然成為教科書出版商眼中「肥豬肉」,推出艱深試題給學生操練,為爭取好評級,學校也樂於採用。當初教育改革高舉「求學不是求分數」、「多元學習」等目標,早已變質。以往所謂填鴨式教育,中學會考、A-level是一舖定輸贏,而現在學生家長則是每天在較量,比併,既比學業成績,也比運動、音樂、美術,還加上TSA,實在叫家長及學生均勞累不已。世界早已變了,在講求創意創新年代,還製造大量考試機器出來,有甚麼用呢?

廣告

今次我想介紹一本叫The Empty Pot的童書,作者是Demi。故事講述在中國古代某國度,人人都擅長於種花,主角小男孩阿平也是其中之一,他可以種出大果樹。國王愛雀鳥、動物及花,每天都在花園內留連,但由於年事已高,需要選擇王位承繼人。由於國王愛花,決定以此作為選擇標準。翌日他宣召國內所有小孩入皇宮,每人發給花種子,同時公佈:「明年今日,誰人可以向我展示最好的,就可繼承王位」。消息哄動全國,大家都湧去皇宮拿種子,父母們都希望孩子會被國王選中。

阿平也拿了種子,他深信自己可以種出最美的花,他在花盆內放入肥沃泥土,將種子小心埋入去,每天淋水,恨不得見到它立即發芽,開花。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花盆沒任何動靜,阿平很擔心,於是換了個更大的花盆,換上更肥沃的黑泥。兩個月後,仍然沒任何動靜,冬去春來,很快一年過去。所有小孩都打扮一番,拿着他們美麗的花朵湧去皇宮。阿平對着空花盆十分苦惱,他的朋友拿着一株大花走過說:「你不是打算拿個空盆去見國王吧?你種不到像我一樣的大花朵嗎?」阿平說自己以前種過很多更美的花,只不過這次的種子不知為何長不出來。阿平父親安慰他,認為既已盡了力,就這樣去見國王吧!於是阿平就拿着空花盆入宮。國王細心地逐盆花欣賞,不發一言,最後終於去到阿平面前,他垂下頭擔心會被責罰。國王問為何盆內空空如也,阿平一邊哭一邊回答,說自己已盡了力,但種子長不出花。國王這時慢慢露出笑意,並宣佈他已找到一個有資格做王的人。原來國王給全國小孩的種子,根本就煮熟了,絕不會發芽,或是開花。而其他小孩手捧一盆盆搖曳生姿、爭妍鬥麗的鮮花,全是造假!

廣告

TSA評核原意是希望切實反映學校的水平,但學校卻用不斷操練的方法催迫學生練習艱深的試題,去拿好成績,就等於拿着美麗花朵的天真小孩,他們手上的鮮花,是甚麼人給的?作者沒有交代,但聰明的讀者,你們懂的!難怪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重新提出採取抽樣方式考TSA,利用學童身份證號碼攪珠,找出人數為全港學童5%以下的參加者,由於只有很少數人接受評估,相信盲目操練可即時停止。

其實,真正問題是大人們,不應墮落到集體造假。■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