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牆之隔,偷聽與偷心:談古典愛情之空間意象 — 讀東坡〈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

2019/2/1 — 16:12

“Black and red graffiti of woman's face with fashionable haircut on textured wall in Belgrade” by Marija Zaric on Unsplash

“Black and red graffiti of woman's face with fashionable haircut on textured wall in Belgrade” by Marija Zaric on Unsplash

【文:戈登】

何謂「伶工之詞」?

中國文學早期的詞作,可以統稱為「伶工之詞」 。王國維云:「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

廣告

「伶工之詞」即為其時酒女歌伎所唱的艷曲小詞,內容多是三種主題:

一、閨怨,且為男性幻想女性之悲哀。
二、鄉愁,遊子之思。
三、離情,代擬之作。

廣告

最大特色是「非抒己情」,「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詞作看不到作者自身的形象 。

古人對這些講愛情,這麼多幻想的詩詞評價不高,因為這和「詩言志」自我抒情不一,又與家國政治無關。

到近代五四之後,大力提倡個人情愛,始有一大逆轉。現今甚至將愛情詩置於最高地位,而愛情詩詞之中,東坡這首作品可謂名作。

八字閱讀秘訣,破詩詞之景物

蘇東坡 〈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讀古典詩詞的景物描寫,一定要記住以下八字秘訣:「景不孤生,因情而出。

古人寫景極少獨立單純描繪,往往因應作品之情而作襯托,因此以情為主,景物為輔。

上半片看似描繪大自然的風景,有什麼深層意涵在其中呢?

「花褪殘紅」,凋謝的花;「青杏小」,果實卻開始成長。枯死、生長,有生生不息的暗示。

「燕子」,秋離春回,代表春季降臨,多作意味對愛情的渴望。

萬物生長,水映照旁邊的青草,化成綠色。柳綿四散,愈吹愈少,會否找到值得托負的土地呢?

東坡用一句:「天涯何處無芳草」作答。芳草四處皆是,何必要為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

Photo by frank mckenna on Unsplash

Photo by frank mckenna on Unsplash

禮法之牆,隔絕愛情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人受限於空間,其實同時亦在創造空間。例如房間的佈置,反映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建築是文化的直接反映,影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下半片重點在於「牆」,一牆之隔。隔阻男女溝通,封閉大家見面可能。

這是一個極好的例子,說明中國古代男女愛情如何受空間影響,塑造彼此的期待和慾望。

〈詩經.將仲子〉:
「將仲子兮,無逾我牆。」

李商隱詩云:
「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

有形的「牆」,是以無形的禮教和社會階層堆疊而成。男女之間的交流,充斥了空間的阻礙。

牆足以阻擋肉體,但擋不了人對外界的好奇心,對愛情的渴望。千古以來,又有什麼可以改變我們對愛情的期盼呢?

「牆裡鞦韆牆外道」,古時女子愛玩鞦韆。在高牆的圍堵之中,燕子飛天在上,水流之聲繞過耳朵,柳綿盪來盪去,或者只為看一眼外面的殘紅青杏,盪高至望見一眼牆外的世界。

那麼牆外的男子呢?「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聽著女子盪鞦韆的笑聲,可聞而不可見。

笑聲令人忍不住幻想她的美麗,她不是為了其他人而笑,只是一種如大自然似純粹的呈現,但卻引來痴心男子等待,直至「笑漸不聞聲漸悄」。

「多情卻被無情惱」,漸漸一切聲音都消失了,剩下男子自作多情的煩惱。

上半片的豁達,下半片的難耐,互相呼應,卻又顯出了理性和感性之間的矛盾。縱然我們知道「天涯何處無芳草」的道理,在人生真實的存在經驗之中,往往會忍不住執著貪痴,忍不住去猜測疑問:

如果我們的「牆」消失了,是否彼此就有了新的可能?天涯有無數芳草,我卻只遇見了你。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